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醒了,啊,今天天气不错呢!不对,周末的宿舍怎么隐约有臭味飘来?肯
定是谁昨晚袜子没有洗就丢床下了」谁……「我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假装咳嗽
2 声「不是吧,这是我的声音?怎么今天是我的声音这么细,明明就是个女孩子
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还有些耳熟,不会吧,难道我今天是女生?自从高中住校以
来就这,每天都会发生一些怪事在我身上,虽然每天的新奇不少,但困扰也不
小「「女生?那如果我今天是女生的话?「我的手摸了下自己的下巴「我是什么
子呢?而且「我提起了被子,「哎,不是豪乳啊,不过也对,我才高一,B 才
是该有的尺寸嘛,那么「「嗯,手感还不错,哈哈,那下面,哇没有毛欸「我死
命弯卷身体也看不到自己的裆部,「看来要找个镜子,可哪里有镜子呢?有了,
用手机盲拍「「哇,这就是女生的下体,果然没有东西哎,不行,还要再来一张
「我顺势用食指和?名指撑开肉缝,一股空虚的意从两腿间传来,「哇「,
烈的好奇心驱使我用中指轻轻触摸试探,有个鼓鼓的肉块,「这是啥?女孩子尿
尿的东西吗?不对啊,没有洞的,尿从哪出来啊,哦,好像和鸡鸡龟头一,有
皮肤包的,那翻开皮应该就是了,「哇,女孩子这么感觉这么大的吗?「翻开
皮的瞬间,一股意伴?尽的空虚感向我袭来,我有点意乱情迷,手指不自觉
的去摸皮肤下的小肉疙瘩,但瞬间近似刺痛的感觉让我身体一凝,我下意识的抬
起手指,不敢再碰这个肉疙瘩,但手指皮肤离开的瞬间,粘连被撕开般的感觉又
一下子电的我措手不及,空虚感和好奇心几乎消失不见,「女孩子这么嫩的吗?

  「想到之前自己撸管时候的刺,?从发泄的?力感让我闷闷不乐「二子,
你在干嘛,一大早在被窝里撸管啊,搞的床一抖一抖的「「啊,都忘记这货还在
寝室了「」谁二子,谁撸管,你全家都撸管!「」啊,对不起,同学,我以为是
我室友,我开玩笑的「」不对啊,这是男生寝室,怎么会有女生,二子你带女生
回来啦,你行啊,你等我会,我马上要出门的「」什么二子,什么女生,我,是
我,好好想想,我!「」啊,二子?那你今天是女生?你可以啊,来,下来让兄
弟看看「」滚「」别这么小气嘛,大家都懂的,我就不信你不好奇,你刚才抖床
是自己在试吧?」」滚「我嘴上说,但人还是坐了起来这时候,王聂也坐了起
来,一边看我,一边把他床头抽里的镜子递给我,」校花啊,二子你可以啊,
别傻坐了,我们玩玩呗?」」滚,你脑子里都想的是啥?」」我就不信你不想,
来嘛,机会难得,而且再说了,也不是你的身体,别自己独吞嘛,而且,你一个
人玩不开心的」王聂一边说,一边挤眉弄眼的我瞥了他一眼,伸手就把睡衣脱了
「我靠,你这这么突然的啊,我鼻血都快下来了」

  「少废话,我平时都裸睡的,早上冷,才披的睡衣」

  「微乳,粉红,哇,还白虎,这屁股,哇,赞,你往后靠靠,把腿张开点」

  我按照他的话一步步在做,气氛有点奇怪,我的脸颊开始发烫了「别害羞啊,
我上手没关系吧?」

  「害羞个屁,哥是直男,就是被哥男人看有点奇怪,你动手吧,可是轻点,
比你想象的要嫩多了」

  王聂点点头,蹲在我两腿间,小心翼翼地飞开了我的肉缝,他的手好暖和,
有点痒痒的,我都听到他吞口水的声音了,忽然他用手指往上翻那肉疙瘩上的皮
「啊」我轻哼一声「你小心一点,这肉疙瘩很敏感很敏感的」

  「什么肉疙瘩,你生理课没听嘛?啊,好香」我还在回想课上都说了啥,他
忽然把头埋在我两腿间,一个湿湿的东西笼罩了我的阴蒂,很快一股吸力传来,
肿胀,我快炸了「不要……」

  「哈哈,你不是直男嘛」

  「妈的,有本事你来试试」

  他没在理会我,又把头埋回我的腿间,但这次并没有去吸我「啊,湿湿的,
他在舔我的阴蒂,好刺激,这刺激感不像之前那痛的让我不敢前进,勉可以
承受的刺激充满了我的大脑,我不行了「」啊…啊…嗯…啊啊啊「我拼命夹紧双
腿,大腿根也在不自主的一次次夹紧,我和我的声音都开始颤抖」停,啊,停,
不要弄了……「我的话一断一断,我努力稳住说话,但他每次舔到我的阴蒂时,
他的每一颗味蕾刮过阴蒂表面时,肿胀到爆炸的阴蒂在不断的打断我的思绪,它
在告诉我,这一刻,它才是身体的主导,我只能默默承受。

  我极力保持清醒,在恍惚间,我用手奋力敲打王聂的头,他一愣,忽然松开
我,我的世界解放了,?力的保持之前扭曲的姿势躺在床上,大口喘气。」

  不好意思,激动了,你没事吧,要不我让你也舔一下?」他嘴角露出坏笑」

  滚,你当我是啥,路边的鸡?哥是直男「」行行行,你是直男,来,我们用
直男的方式对话」他用力把我往后一拉,我终于平躺在床上,他抬起我的腿,等
我反应过来,他的肉棒已经顶在了我的洞口「你要干嘛?」

  「啥干嘛,用直男的方式啊」他没等我在开口,一下就刺了进来,我刚要说
话的口型,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啊,但没有声音「妈的,什么事啊,我还没碰过女
人,被一个男人碰了「他的龟头肿胀的极限了,把我阴道里各种空虚都扫走了,
相比舌头,原来龟头这么光滑,但这种光滑在坚硬的支撑下,顶在一块会放电的
地方,每一次撞击,每一次撑开,都在不断的把电流传到我的全身「什么感觉?
爽?」

  「爽个屁,哥是直男」

  「但你已经有呻吟了」

  我一愣,努力克制自己的呼吸,原来女生的呻吟不是叫出来的,而是?法控
制的呼吸,不自主的从心底深处回荡而出的,我的精神一分散,阴道内的电流便
在阴蒂时有时?的刺激感的助攻下,夺取了我大脑的主控权,我的阴道在不自主
的收缩,他的龟头显得更大了,我下意识的夹紧大腿去少他的击,但是徒
劳的,而且正相反,紧绷的阴道现在全部都在向我发射电流,我已经被打晕了,
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忽然,他也绷紧了身体,电流随他动作的停止而逐渐
衰退「我靠,这个时候这家伙停了?「「啊,好爽,你也爽吧,几次高潮啊?」

  「高你个屁,你算算自己几分钟」。

  「啊,没道理啊,我可以是很的,我自己撸可以半小时起步的,是你这身
体太极品了,你等下」他去翻弄他的抽里,也不知道他想干嘛「我涂了润滑了,
可第一次可能有点难进,你忍下」

  「啊?什么东……」忽然一个粗硬的东西刺进我的菊花,临近排便的膨胀感,
混合刚才阴道残留的电流,让我产生很奇妙的感觉「这是之前我哥买的按摩棒,
很好玩的」。

  他打开了电源,整个棒子在我的菊花里振动起来,阴道里的电流开始蠢蠢欲
动了,紧接,一股电流从棒子上传来,我的菊花随之一紧,这是真的电流「怎
么,好玩吧,这是电子脉,能模抽插的感觉」。

  我没有回应他,我已经?法说话了,不同于阴道抽插的电流从菊花里传到阴
道,传到阴蒂,再传到全身,没有刚才那么烈,但一爽他看我没说话,又在
我的洞口摩擦,几秒他居然又硬了,然后毫不犹豫的想重新进入我的身体。

  一股前所未有的电流从子宫传来,阴道剧烈的收缩,直接把他的肉棒挤了出
去,同时出去的,还有我忍不住如柱的水流」嘿嘿,现在再告诉我不爽啊「他
行又插了回来,迅速的进行活塞运动,?论我怎么夹紧,都没法让他离开我的
身体,而且菊花里不时传来的抽查感,让我不能时刻夹紧阴道。

  我什么都做不到,我只能紧绷身体看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被送至高潮,我
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几次,我只知道我不行了,我要坏了……」二子,你今天是不
是校花啊?」

  「花个屁,你是鬼子投胎吗?」

  「哦」四下寂静良久「如果你不介意就一个洞,我也不介意」我说……

[ 本贴最后由 13542322969 于 2018-11-04 21:4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