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合集更新:

  重新制定了网页版带图片的合集,放在网盘上。

  手机也能顺利阅读。

  避免和谐,取消网盘共享,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自行下载解压。

  有需要PM我,非诚勿扰,且用且珍惜。
***********************************


        Chapter 216 南奥

        听到哭声的郭玄光了一跳,赶紧安慰说:「不是、不是,你听我说,
我、我不在政投市啊,我、我有些急事回梁山市了。」

        「哼,你就知道逃,就知道逃……呜呜……连给人家打个电话都不打…
…呜呜……」

        郭玄光急道:「你别激动啊,我怎么不给你打电话了,我不经常打电话
给你吗!」

        「呜呜……你呀你……你什么时候给我打过电话了。人家把电话本都、
都给你了,你就是不理人家……呜呜……你说……为什么一直没找我嘛……」

        「什么?什么电话本?」郭玄光有些糊涂,被郎贤贤的哭声弄得心烦意
乱的,「电话本、电话本……到底是什么事呢?」

        郭玄光绞尽脑汁,终于想起了上次告别政投市前的事。那时候郎贤贤特
意送了一本精致的电话本和照片给郭玄光,还有那首好听的「那么骄傲」。

        「难道是那时候的事?」郭玄光心里猜测,但是又不大确定,「哎呀,
女人啊!有事不能只说吗?不过就算我打了电话又怎地,当时你不有男朋友嘛,
我打电话给你又有何用呢?」

        郭玄光不敢和郎贤贤直说心里想的,只能压心里的憋屈,顺郎贤贤
意和她聊。

        不知道聊了多久,郎贤贤的声音终于低得不能再低了。郭玄光站了起来
看了下时间,原来已是快凌晨两点了。

        此时的司徒帼英已经回到家里洗完了澡,做完护肤的保养后就躺在了床
上。

        「这的新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那老虫既给了我机会狠狠地虐了李
傥那家伙一下,又在俱乐部里给我提供了工作,暂时就这么招吧,嘻嘻!」想
想,司徒帼英心里不禁有些窃喜。

        为什么会有窃喜?因为司徒帼英又开始期待那个,那个会有触手怪人
出现的之前让她出一声冷汗的。她清楚地记得上次表演完后也是这个子,
那天晚上她就又做了同一个。

        今天,一切都按照那天晚上的经过重复。司徒帼英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什么也不去想,只想放松身体的疲累。

        正如司徒帼英所料,那个全身都是触手的怪人又再出现。如往常一,
司徒帼英是一路狂奔,希望能摆脱那怪人的纠缠。

        可惜同的剧情又再出现,怪人的触手最终还是缠上了司徒帼英的身体,
把她的手脚都拉了开来。不单如此,司徒帼英身上的衣服也被数的触手撕扯得
支离破碎,半裸躯体被拉倒在沙发上。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司徒帼英又恰好发现了沙发上的那支尖笔。她想也
不想,大叫一声就抄起笔狠狠地其中一条触手戳去。

        「嘶嘶……」那些触手仿佛也知道痛,马上从司徒帼英的身上缩走。

        按照以前的恶剧本,这时候境就会结束。但是今天和上次司徒帼英
表演完后的情一,她竟然还没醒。

        只见那些触手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马上又往司徒帼英扑了过去,一下
子就又把她缠得动弹不得。

        其中一条显得特别粗大的触手看上去竟如阳具一般,在空中好像眼镜蛇
似的对司徒帼英摇晃。一眨眼的工夫,那触手已经蹿入了司徒帼英的小穴里,
如同阳具一般开始抽插起来。

        那触手的表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肉粒状的东西,和真正的肉棒相比显得
有些粗糙不堪。那些肉粒还不断地分泌出一些透明液体,好像是汗水,更加像是
润滑剂。

        「不、不、不……啊……我、我……」猛烈地快感顿时摧毁了司徒帼英
的意识。只见那条触手不只是做简单的进出运动而已,还同时左右快速地旋转,
简直就如同真阳具和电动棒的混合体。

        「啊……啊……啊哈……」司徒帼英眼神迷离地看那阳具般的触手在
自己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整个身体都被法抗拒的快感所占据,只剩下大声的呻
吟声作为反抗。

        触手猛烈地抽插了一会儿,突然蹿到司徒帼英的面前,好像射精一般把
一些白浊的粘稠液体射在了她的脸上。与此同时,另一条类似的触手又已经钻入
了司徒帼英的小穴里开始抽插起来。

        一条,两条,一条接一条的触手尽地与司徒帼英的身体交合,她好
像每一秒都在经历高潮一般。

        「啊……给我……啊……给我……」司徒帼英不断地叫喊,一直大声
地发泄,直到自己的意识变得模糊,直到最后,直到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既然等不到司徒帼英,奈的郭玄光只好乘坐早班火车返回梁山市。一
路上,他的思绪又回到了那十万块,还有王嫣和陈思妤那。郭玄光不甘心就这
被陈思妤控制,他要找机会给予还击。

        随后郭玄光又想起郎贤贤昨晚那突然而至的电话,中午的时候赶紧和郎
贤贤联系了一下,确认她没有什么特殊状才安下心来。

        自从陈思妤挑明了那十万块后,郭玄光当然不敢轻举妄动。陈思妤也非
常守信,再也没有纠缠郭玄光。而可疑的王嫣也没有再加班,甚至还提早下班了。

        虽然郭玄光很想察看一下有什么蛛丝马迹,但是现在陈思妤和王艳两人
都偃旗息鼓,根本从下手。

        接下来的几天里,郭玄光都过得是如履薄冰一般,干每事情都分外的
小心。甚至连同事的一个眼神他都细细思量一番,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事情。

        好不容易到了星期五,郭玄光在下班前收到了郎贤贤的电话。此时郎贤
贤的声音也恢复回如同以往一般,让郭玄光听也觉得心醉。电话的内容是要完
成上次错过的约会,邀请郭玄光去郎贤贤的新居玩。

        「不好意思,这么迟才约你,不知道你明天有没有空?」

        「有空有空,我本来就没有什么打算的,我当然有空!」

        「嘻嘻,那太好了!」郎贤贤的声音也显得十分兴奋,接还详细地告
诉郭玄光到哪里去坐直达巴士。

        郭玄光心里是恨不得有这的机会,马上就把陈思妤的事情扔在一旁,
憧憬明天的约会。

        郎贤贤的新居南国奥运公是在政投市南面新开发的一个大型楼盘,因
为交通还不是很方便,因此楼盘还配有几条到市区的专用公交线路。说是公交,
其实是临时租用的一些小巴士而已。

        到了星期六,郭玄光就按郎贤贤所说的选择了就近的体育中心线路。当
他8 点半左右到达体育中心西门的车站时,惊喜地发现郎贤贤已经在那里等候。

        只见女神穿一袭黑色的连衣裙,远远看过去显得神秘而又性感,让人
禁不住那探索美好的欲望。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约好在南奥那里等吗?」

        「你吖,人家怕你第一次嘛,特意跑出来还不谢谢我!」

        「好好好,谢谢啦我的女神!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你呀,其实是想早
些看到我对不!」

        「唓,看你自大的子,谁稀罕见你呢?」

        「那自然是你咯!」郭玄光拉郎贤贤的手,有说有笑地上了车。

        郎贤贤坐下后略带得意地道:「嘻嘻,很快啊我就不用坐这公交车咯!
我的新车子下周就要提货了,是新款的丰田威驰!」

        郭玄光嘴上夸奖了几句,心里有些纳闷:「她怎么那么厉害,买了房
子不说,连车也买了!好像她只是普通文员而已,从哪儿赚了那么多钱?」不过
这个念头只是在郭玄光脑中一闪而过,他也没有追究下去。

        郎贤贤接道:「到时候我可以开车上班,不用天天想抢位置咯!」

        郭玄光笑道:「哎哟,你这么个大美女,肯定一堆人抢让座给你的,
哪用心啊!」

        郎贤贤眼带微笑地瞪了郭玄光一眼道:「哼,那是自然的!你都不知道
啊,每天不知多少人抢跟我聊天呢!」

        郭玄光故作紧张道:「什么什么?那你怎办,那你怎打发那些狂蜂浪
蝶呀?」

        「嘻嘻,我自有妙招。」郎贤贤顿了一下道,「碰到那些烦人的,我一
句' 已经结婚了' 就打发掉了!」

        「什么?那……那也不失为一个好招!」郭玄光搓了搓郎贤贤的手说,
「不带戒指也算吗?」

        郎贤贤翘起嘴角道:「你管我,反正让那些人闭嘴就是了!」

        「好好好,就你最聪明了好吗!」郭玄光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
听到「结婚」一词其实是有些不舒服的。他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不过心中就
感到被刺了一下。

        两人之后依旧有说有笑的,大概半个小时多一些的车程,他们就到达了
南国奥运公。

        离车站不远处就是南奥的大堂,大堂前有个场,后面连销售部和
会所,一眼看去果然是气派不凡。大堂两侧是商业区,不过还有一半的铺位仍在
招租。

        郎贤贤拉郭玄光走到一旁的地图上就介绍起来:「你看,这里就是第
一期的,我就是住在卡萨布兰卡区。这边都是还没开发的,第二期、第三期等等!」

        之前郭玄光留意过不少梁山市的楼盘,政投市这边就没有什么接触。此
时看这南奥的规模,心里也不禁暗暗赞叹了一声。

        「这里面大得很,先不急上我家,我带你到处走走吧!」说罢郎贤贤领
郭玄光坐上了小区内的电瓶车,到南奥里的各个区都转转。

        这里离梁山市有些距离,楼盘的设计也有所不同。郭玄光发现这里以六
层的公寓为主,另外有少量的单独或联排型别墅。

        除了楼房以外,最有特色的就是遍布各区的运动场所了。乒乓球、羽毛
球、篮球、足球、网球,甚至高夫练习场也是一应俱全。除了球类运动,游泳
馆瑜伽馆什么的也是不缺。

        对于郭玄光来说这么一个小区和自己住的老城区相比简直就是天堂了,
他越看越兴奋,拖郎贤贤的手心里不禁想:「如果和她住在这里也算是妙不可
言了!」

        两个人大概在南奥里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门口,就在一间小店里歇脚
和喝些东西。

        这时候大堂那边还有场的人流明显增加了许多,而且车站那边也陆续
有大批大批的人涌了过来。

        郎贤贤看人潮道:「哦,对了,今天应该是有个狗展的,就在足球场
那边,待会儿过去热闹?」

        郭玄光对狗不太感冒,不过他看到郎贤贤跃跃欲试的眼神,当然是不会
拒绝的。

        到了狗展场地的时候,到处都已挤满了人,偌大一个足球场,居然只剩
下几条缝隙让人走过。狗吠声自然也是充斥在场地里,声音高低各自不同,一时
间就像是交响乐一般。

        郭玄光和郎贤贤就沿最近的一处走入了场地中,一路经过了好几个展
区,最后来到中心的表演区停了下来。

        「嘿嘿,幸亏我坚持带你来,你看多精彩啊,如果因为哥有事不来就浪
费了!」

        「是啊,这里确实有很多的狗啊,让我大开眼界了,真的谢谢你啦小叔!」

        「哎哟,还这么见外啊,像我哥那叫我阿傥就好了!」

        「呵呵,你们呀一个' 傥' 一个' 樘' ,我可怕叫错了哦!」

        「哈哈,嫂子你真会说笑!叫错没所谓,别认错了就好,呵呵!」

        可能是因为现场太吵杂,大家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地提到最高。此时紧
贴在郭玄光身前两人的对话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心里默默地道:「不会那么巧吧?
难道是四里村的那个李傥和他嫂子……叫什么赵茹雪的?」

        郭玄光马上打量了一下前面那人,只见一头满是蜡油的短发还戴个太
阳眼镜,白色的修身衬衣加上天蓝色的提脚西裤和黑白相间的皮鞋,看就像是
个时尚人士。

        郭玄光有些纳闷:「这个不可能是李傥那痞子吧,就头发而言李傥那家
伙就比这人长不少啊,但是声音是十足地像!」

        男子旁边是个身材高挑的女的,披一条白纱披肩,披肩下是露肩黑色
的紧身裙子,脚上是黑丝和一双高跟鞋,只看背影就觉得是个婀娜多姿的美人。

        「看这女的倒真的有8 分像了,但是没理由她还有另外的小叔啊?李傥
两人不是绝代双骄吗?哪还能多冒出一人来。」郭玄光不想惊动二人,而那疑似
李傥的人显然注意力都在旁边那女子身上,更加不会留意身后的人了。

        「其实你要过来下次尽管跟我说,我们家在这就有套别墅,都忘了是什
么时候那个开发商送我爸的,所以过来玩很方便。我看嫂子你平时也是闷的,
所以才想养只狗玩玩吧!」

        「是吗?那么巧?我之前还和朋友过来政投市这边玩呢?」女子稍微侧
了侧身子,露出了半张脸,「你也猜得不错,我现在突然不用工作了是有些闷,
因此想弄个小动物玩一玩!」

        郭玄光听到这话,再加上女子的侧面,百分之百肯定这就是赵茹雪了。
不过他真的不敢想象前面这人是李傥,因为这男人的形象和他之前所见的李傥的
痞子形象差得太远了。但是如果不是李傥,这又是谁呢?

        「嘿嘿,过来玩?这还不容易。得了,以后你有什么活动,跟我支会一
声就行。你知道我哥经常是没影儿的,玩这档子事包在我身上吧!」

        「那我先谢谢你啦,还好你不用经常回公司的,我有什么事情要找你
忙就容易了!」

        「回公司?没听说过那痞子要上班的呀?」郭玄光已经把这男的和李傥
连在一起,脑子快速地转,「但是听他们这一唱一和地,这男人就应该是李
傥那家伙呀,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郎贤贤这时突然提高了声调说:「喂,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吗?」

        郭玄光思绪都在李傥和赵茹雪那,确实没留意郎贤贤的话。这时他突然
惊醒,赶紧道:「好好,走吧!」

        郎贤贤扑哧一笑道:「走什么走?你傻了?我跟你说什么都不知道。」

        郭玄光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刚才顾看那表演了,所以……嘻嘻!」

        原来郎贤贤说的是中午吃饭的事,她刚才正在询问郭玄光的意见。两人
随后一商量,就定到比较安静的西餐厅就餐。

        这间西餐厅在正门的会所那,一进门就感到里面的布置格外宽敞,桌子
也是分成不同的间隔,完全没有相连的桌子。餐厅的一边全是巨型的落地玻璃,
能看到外面喷水池和绿化带的景色,让人能十分愉快地用餐。

        「怎么,气氛不错吧?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比其它地方好,价格也
只是贵了一点点而已!」

        郭玄光也点头道:「真的很不错哟,这里吃饭真的是安心的!」

        两人随后就一起用餐,大概1 点半左右就往郎贤贤的家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