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215 空等

        照片上显示的是那天郭玄光送U 盘给经理时在大堂和那男子会面的情,
而且完美地捕捉到了郭玄光递U 盘的那一瞬间。

        陈思妤又道:「人家酒店的监控都拍下来了,还有视频哦,你想抵赖也
是赖不掉的!」

        郭玄光被说得晕头转向的,完全不知道怎么插嘴:「你发什么神经病,
突然跑过来乱说一通。那天不是你叫我去送东西吗,什么证据不证据的!」

        陈思妤冷笑一声道:「你还要装?我是让你去送资料给经理,可没让你
卖资料去了!难道你想说不认识跟你接头的人吗?他可是我的老相好了!人家都
把十万块打入你帐号了,你难道还可以赖吗?把公司客户的资料就这么卖了,你
是想钱想疯了吧!」

        郭玄光听得有些来气,提高声音道:「什么卖资料,喂喂喂,那天是你
叫我去送资料给经理的。什么十万块,什么卖资料,完全是没来由的事,我完全
不懂你在说什么!」

        陈思妤冷笑了两声继续道:「装,你就继续装吧!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你
这是在犯罪,犯罪懂吗?我那老相好叫做陈国光,是我们公司最主要竞争对手的
人力资源部总管。我已经从他那儿把你们的龌龊事都套出来了,你在我面前也不
用再装!」

        「陈国光?」郭玄光心想这人自己可是头一回听说,怎么可能和他有什
么龌龊事。郭玄光眉头紧皱,看陈思妤脑袋里一片茫然。

        陈思妤此时突然压低了语气道:「我虽然有了你犯罪的证据,不过呢,
咱们向来是河水不犯井水的!只要你对以前和我有关的事只字不提,我也不会再
纠缠在你这事上!不过我先把话挑明了,如果你七嘴八舌的,这码子事可是让
你去坐牢了!」

        「怎么?怎么?」郭玄光一连串问号,看陈思妤远去的背影根本不知
道该如何反应。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良久郭玄光才回过神来重新整理一下思绪。

        「简单来说,按照陈思妤的意思是我卖了资料给对头公司拿了十万块,
但是证据被她拿到了。不过只要我不说以前的事,那么她也不会追究这事!」

        郭玄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马上上网去查那个陈国光。果不其然,那男
子的资料就跟陈思妤说的一模一。

        「我……这也太……」郭玄光一拍脑门,突然想起那天自己没有找到这
位同事的原因。因为对方根本不是自己人,自己当然不会在公司的数据库里有记
录。

        接下来郭玄光自然狂奔向银行,他要查证陈思妤说的十万块是否是真的。
这事郭玄光可不敢用网上银行,且他根本就没设置好从网上看工资卡的钱。

        来到政投市后,郭玄光用的都是以前打工攒下的。反正工资卡里的钱也
不多,他准备到时候拿回去孝敬父母的,因此一直都没有用过。

        到了银行一查,原来陈思妤说的是真的。在把U 盘交给陈国光的第二天,
总共有十笔一万块的现金在不同地方的银行存入郭玄光的帐号。而且用的都是快
速存款方式,就算把监控调出来也未必知道存款人是谁。

        郭玄光看帐号上的十万块,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怕。回到公司后的他
整个下午都几乎在办公室里踱步,根本坐不下来。心里既因为那十万块而忧,
又因为陈思妤的诬陷而愤恨。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就如陈思妤所说,我跟她们是河水不犯井水,为
什么突然我就成了罪犯呢?」郭玄光的心里此时只是一个劲儿地犯急,其它什么
的都一概没有头绪了。

        到了下班的时间,害怕、心、愤怒等情绪都开始平缓下来。郭玄光心
里默念:「陈思妤……陈思妤……老相好?难道这是陈思妤和那陈国光合谋的?
肯定是的,这边跟我说送资料给经理,那头就坑我!」

        就算猜到是合谋的,郭玄光此时也是计可施,主动权完全在对方手里。
他又再思考了一下,定那十万块是一定不可以动的。此事最初是从司徒帼英那
里而起,还是先和她联系一下再作打算。

        可惜就如之前一,始终法用电话和司徒帼英联系上。郭玄光心急如
燎,直接就往梁山市赶。既然电话没指望了,他就直接往司徒帼英家里去。

        郭玄光来到司徒帼英楼下的时候已是晚上9 点半了,趁别人出入的机
会进入了防盗门上了楼,不巧司徒帼英此时并不在家。郭玄光想反正也没什么
打算,就干脆在这等吧,相信司徒帼英晚些时候应该会回来的。

        时间一晃就是3 个小时,郭玄光再有耐性也觉得有些沉闷。偏偏这层楼
根本就没有人走动,既没人出去也没人回家,只有郭玄光一个傻乎乎地对大门
发呆。不过既然已等了那么久,他定就一直等下去了。

        同一时间,司徒帼英当然不在家里。围一件浴袍似的外套的她此时刚
刚从舞台回到休息室,额头满是汗珠,嘴巴还略微沉重地喘气。

        「呵呵,辛苦咯,快坐下来休息一下吧!」老虫早已在房间里等候,
以一贯温柔的语气道,「怎么?我都记不得这是第几次表演了,反正我看你已
经很习惯了对吗?」

        司徒帼英随意地坐了下来道:「是啊,不用心了,我已经很熟悉了。」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可随时等待你增加表演哦!记哦,额
外的这些不算合约规定的,你可以拿6 成收入的!」

        「嗯,我知道的,不过……还是等我再考虑考虑吧!」

        「行,顺其自然就好,不想干就不干嘛!我只是看你在俱乐部里当那保
安员有时候也挺聊的,表演一下这些额外的游戏玩一下也好。」老虫接又道,
「另外我给你安排的新住处怎么?因为是旧的学校员工宿舍,房子可能略为旧
了一些,不过比你之前住的大不少,应该更加舒服的。而且离这也近,走路来上
班就更方便了!」

        「很好啊,我很喜欢,谢谢你啦!」

        「那就好,我看你这全新的开始还是挺顺利的!总而言之有什么事情就
找我,一切都好商量嘛!」

        「嗯,我知道了,我会顺其自然的。」

        老虫走后,司徒帼英就独自一人又休息了一会儿。接她脱下了外套,
露出了里面那一件吊带紧身背心。这件背心在乳房和中间一小部分用的是漆皮材
料,腋下围整个腰部都是蕾丝雕花,看上去性感异常。

        再往下看,黑色的漆皮内裤刚刚好遮掩那神秘的地方,整个臀部都几
乎裸露在外。与之几乎相接的是黑色的蕾丝长筒丝袜。丝袜与内裤之间只有大概
一个手掌的位置,露出白皙的肌肤,让人不禁想看得更多。

        但是朦胧轻柔的丝袜之美很快就被狂野性感的长筒黑皮靴覆盖,一双高
跟防水台皮靴从脚底一直拉过了膝盖,只留下一小截黑丝在外面。

        虽然已经有一身黑色的性感造型,司徒帼英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火红
色的漆皮头套,把自己的头部套得严严实实的。

        红色的头套仿佛量身订造一般,几乎贴司徒帼英的整个头部,只留下
眼睛、鼻孔和嘴巴的缝隙,连颈部都包裹起来。头套上还镶有很多小钢环,似乎
还能和其它东西连在一起。

        司徒帼英就这走出了休息室,接步入了魅力之夜大厅的舞台。随
她的出现,四周响起了潮水般的吆喝声。

        舞台上已经站一名全身黑衣的人,他随即把司徒帼英引到场地中间,
举手向四周的观众示意,仿佛让人再叫大声一些的子。

        「来啊……快来啊……」随观众声音的不断增大,黑衣人开始有所行
动,首先拿出的是一条红色的漆皮带子。

        这条带子的颜色和司徒帼英头套的颜色一模一,分明就是一套的。带
子两端连金属扣子,刚好和头套上的钢环相扣,一下子就把司徒帼英的双眼给
封上了,让她顿时眼前一片漆黑。

        然后黑衣人又拿出一条类似的东西,上面还附有微型的麦克风。接司
徒帼英的嘴巴也给封了起来,整个头部就剩下鼻孔可以与外界接触。

        这已经不是司徒帼英第一次戴上这的头套,但是此时她心里仍然同时
涌出烈的期待和害怕,呼吸开始变得沉重而缓慢。因为麦克风的关系,整个大
厅都响起了司徒帼英的呼吸声。

        接司徒帼英的双手就被绑在一起,然后被拉高吊在了头顶上。双腿也
被黑衣人分开,分别绑在了一根约有一米长的钢管的两端。

        当司徒帼英不能随便动弹时,黑衣人又开始鼓动周围的观众,让她一
个人站在了舞台中央,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

        在喧闹的环境中,司徒帼英的恐惧渐渐消失,心里只剩下了期待。她清
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心里像拉了根弦似的,正等待释放的那一刻。

        渐渐地,司徒帼英连四周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全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只见她的双脚不时踩地板左右旋转,不时又用高跟轻敲地面,身体也轻微地
扭动起来。

        突然之间,「啪」地一声响,黑衣人手掌就狠狠地打在了司徒帼英的屁
股上。

        「呃……」司徒帼英顿时叫了一声。声音里有疼痛的自然反应,也有刚
才等待的释放,更加带有一丝的欢愉。她的声音随麦克风传播到了大厅的每个
角落,四周好像打雷一又再起哄。

        「啪!」黑衣人又是一掌下去,大叫:「来,把屁股翘起来!」

        司徒帼英左右摇动腰部,好像有些腼腆一般只是稍微把臀部抬起了些
许。

        「啪!」黑衣人更加用力地又是一巴掌打在司徒帼英的屁股上,然后吼
:「翘起来,听到没有,给我翘起来!」

        这一下让司徒帼英吃痛,顿时又惨叫一声。她身子马上前倾,腰一弯,
屁股就自然高高地翘了起来。

        「很好,很好!」黑衣人围司徒帼英欣赏了一会儿,手掌又再往裸露
的臀部招呼过去,一直打得肌肤见红才停了下来。

        「嗬……嗬……」经过一轮拍打,司徒帼英的呼吸声也加重了,身体还
不时地左右扭动,不知是想要继续被拍打还是怎。

        黑衣人这时走到司徒帼英身后,躯体紧贴她的臀部而立,四周的观众
顿时又爆出一阵吆喝。

        司徒帼英虽然看不见,但是明显感到来自身后的骚扰。她有些情不自禁
地又扭动了一下腰,接就感到双乳已经被人玩弄起来。

        「嗯……嗯……」司徒帼英的呼吸声开始跑调,但是所有人都听得出声
音里带欢愉之意。

        黑衣人把司徒帼英的背心往下拉了一点,一双白嫩的乳房顿时呈现在观
众眼里。黑衣人熟练地搓揉,还不时用手指夹乳头又拉又捏。

        「嗬……嗯……嗬……嗯……」在黑衣人的玩弄下,司徒帼英整个身体
都开始扭动起来,头部慢慢地低了下去。

        双乳过后,黑衣人的手继续下滑,拉起司徒帼英的内裤开始摩擦她的阴
部。

        「喔哦……干她、干她……」看见如此诱惑的演出,观众们的情绪又被
调动起来了。

        司徒帼英的的膝盖随黑衣人的手开始左右摆动起来,两条分开的修长
美腿像是一开一合般配合黑衣人的动作。

        不过论四周的声音如何高涨,黑衣人始终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就这
不温不火地挑逗司徒帼英。

        当四周观众的声音缓缓弱后,司徒帼英感到黑衣人停下了手。不过隔
了一会儿,她就被黑衣人抬起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这张椅子其实只是用铁棍搭成,在座位那加了一块垫子而已。这一来,
观众从多个角度都能清楚地看到司徒帼英。

        随后黑衣人拿出一个硕大的漆黑木枷扣在司徒帼英脖子上,将司徒帼英
的双手固定在脖子的高度。再用屋顶吊下的铁链分别绑在司徒帼英两边膝盖上,
拉高后就让司徒帼英的双腿打开成了M 字形。

        「嗬……嗬……」因为身体不能动弹,司徒帼英的呼吸开始加重,似乎
在期待什么。当听到「嗞嗞」的按摩棒的声音时,她更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随即黑衣人拿按摩棒在司徒帼英身上各处玩弄,使司徒帼英马上胸膛
起伏,沉重的呼吸声顿时响大厅。

        只见司徒帼英胸前的一双肉球随她身体的起伏晃动,那一上一下的
抖动让全场的男人们好像感到自己那话儿正在被司徒帼英用手套弄似的。

        「嗯……嗯……嗬嗬……」司徒帼英嘴里的声音开始急促起来,音量也
稍微提高了一些。

        「嗯、嗯、嗯……嗯、嗯、嗯……」当司徒帼英的声音有了连绵不绝的
感觉时,黑衣人仿佛收到了信号,手上又多了一根假阳具。

        随假阳具的加入,司徒帼英的声量再一次提高,头也开始不停地摇晃
起来了。

        那漆黑的假阳具先是戳司徒帼英的乳头震动,然后被她的双峰夹,
接就隔内裤对她的洞口摇摆。

        几番折腾之后,司徒帼英的内裤被拉起,那假阳具就顺利地插入了她的
体内。

        「啊、啊……嗬。啊、啊啊……」此时除了头部的摆动,只见司徒帼英
的手掌也慢慢收紧变成紧握的拳头。接伴随她的一声尖叫,五指突然全部张
开,然后又重复收拢的动作。

        司徒帼英的手掌就这一张一合地,仿佛在喊:「来吧,来吧,快来
满足我吧!」

        四周的观众似乎忘记了起哄,都是屏息凝视地盯舞台上的一切。有些
隐藏在后面黑暗处的,甚至已经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裆部。

        司徒帼英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身体的扭动也是越来越激烈。终于,在
一阵疯狂的痉挛过后,一切又回复了平静。不过四周的欢呼声是越来越激烈,
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时候的郭玄光仍旧傻乎乎地等,从原先的左右踱步,到依墙壁而
立,最后干脆蹲了下来。就在他的眼皮子都要掉下来的时候,郎贤贤的电话到了。

        「怎么?怎么……这么晚?」郭玄光揉了揉眼睛,精神马上为之一阵,
「有急事吗?还是睡不想我呀!」

        「没有,还没有睡呢!你猜……你猜我在干什么?」

        郭玄光听郎贤贤的声音确实和平时有些不一,但是怎么个不一又
说不上来。

        「嘻嘻!我……我在喝酒呢!」

        「什么?喝酒!不会吧?你一个人在家?」

        「对啊,怎么?不行吗?我经常一个人喝酒哦,你不喜欢吗?」

        「不……不是……只是……」

        「那你出来和我喝好不好,人家想见见你嘛!」

        如果郭玄光还在政投市,他当然是恨不得即刻奔出去。偏偏此时他人在
梁山,又不知道怎么说明白自己为什么在梁山,这要求真的是让他犯难。

        「哼,就知道你现在不想和我喝的。你呀,人家要你的时候就……就…
…就都不在的……」说说,电话那头的郎贤贤竟然抽泣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