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五章 办公室玩物(八)

           --视频会议系统-- 七月十九日 星期二

  距离今晚的聚会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动身太早了,但是想到今晚就能与父亲
一般的肖教授见面了,温馨的回忆不断从脑海里冒出来,冯可依等不及了,迫不
及待地想要见到肖教授,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提前出发。

  就在她正待关掉计算机电源的时候,屏幕下方忽然一闪,弹出一条消息,是
来自张维纯的邮件。

  张维纯身为部长,不可能驻扎在名流美容院,平时在新星技术咨询股份有限
责任公司洲分公司办公,平时通过电子邮件,给冯可依下业务上的指令。冯可
依不想看他的邮件,可又心是业务的事,只好不情愿地按下鼠标左键,点击打
开。

  邮件很短,只有一句话——现在登录视频会议系统。

  视频会议系统是采用NET回线,文本、声音、图像、影像能被异地的多
人会议参加者共享的系统。新星技术咨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洲分公司两年前便
安装了该系统,用于和与西京的总公司进行远程视频会议。当然,冯可依的计算
机里也安装了视频会议系统,配备网络摄像头和带有话筒的耳麦。

  心里升起一阵非常浓烈的厌恶之情,同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冯可依暗自劝
慰自己,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的,中午他刚玩弄过自己,不会间隔那么近的,应
该是工作上的事……

  冯可依戴好耳麦,在登录窗口点了一下鼠标左键,输入用户名和密码。视频
会议系统开始动,等待界面一瞬而过,屏幕左下方的会议成员一览表里,张维
纯和冯可依的名字变亮了。

  「打开那个链接!」

  听筒里传出张维纯的声音,随后,消息框里出现他发过来的网络链接。冯可
依依言打开,加密的登录窗口弹了出来。

  输入登录视频会议系统的用户名和密码,结果显示输入错误,于是,冯可依
小声地问道:「部长,用户名和密码是什么?」

  张维纯有独立的办公室,可以所顾忌地说话,可特别行动小组室是敞开式
办公的格局,冯可依与前方的李秋弘,身边的王荔梅只隔了不隔音的间断,心
引起他俩的注意,只能压低声音。

  「用户名和密码是你的称号,想想你干过的事,就明白是什么了。」

  张维纯的语气由严厉变成猥琐,冯可依心中一阵发揪,感到不妙,淫乱的女
人,暴露狂,M女,母狗奴……等等不堪的称号从心里冒出来,不由惊惶地想
道,他不会又来羞辱我了吧……

  「想到了吗?是不是下流的称呼太多,不知道填哪个,嘿嘿……」张维纯似
乎料到了冯可依心中所想,讽刺道,然后徐徐说道:「用户名和密码都是母狗奴
冯可依。」

  冯可依不敢违逆,只好在登录框里输入侮辱性的文字。随进度条走到头,
屏幕开始变化,一分为二,一侧是从间断的左上方拍摄过来的画面,另一侧画面
映出她的下半身,摄像头应该安装在昏暗的办公桌底下。

  冯可依摇晃脑袋去找摄像头,眼中的余光瞥见画面中的自己也同步地动起
来,心中不由忖道,这是实视频,和视频会议系统共用一个系统,能共享,
但摄像头是彼此独立的,没有采用正面的摄像头,而是用中午他安装的……

  「看到你了,嘿嘿……脱掉内裤,现在!」

  张维纯的声音不大,但那下流的淫笑声如针般刺进耳朵里,冯可依惊得
颤声问道:「在……在这里吗?」

  「当然啦!这是对你的一个考验,看你是不是真的听话,如果,我看不到你
的小屄的话,就把这个公布出去。」

  张维纯的话音刚落,一个JPE文件便被他通过视频会议系统发送过来。

  冯可依偷眼瞧去,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便悄悄把图片文件打开,映入眼帘的
是在出入证背面彩印的自己坐在张维纯腿上、沉浸在自慰中的淫秽照片。

  呀啊……太过分了,竟然是这个,绝对不能让他公布出去……脚蹬地,尽
可能地把椅子向办公桌靠近,身体碰到桌沿儿的冯可依把下半身全部藏进桌子底
下,然后徐徐分开双腿,把手向裙底探去。

  冯可依把眼光瞥向王荔梅,见她正全神贯注地看计算机屏幕,便一咬牙,
鼓起勇气,把臀部提离椅面,捏丁字裤的手猛的向下一拽,一口气褪下去。然
后,心儿狂跳的冯可依甩下高跟鞋,依次抬起脚,让搭在脚踝上的丁字裤垂落在
地上。

  正待冯可依弯下腰,要去捡丁字裤时,话筒里突然传来张维纯的声音,「可
依,做的非常好,但是不要动,就让那条沾你的骚味儿的丁字裤在那搁,没
我的允许,不许捡起来!」

  那怎么行,万一被人看到了,让我怎么解释啊……

  还不等冯可依开口央求,张维纯下达了令她更加羞耻的命令,「把两条腿分
别贴在桌子底下的侧面板上!」

  「部……部长,别……」冯可依意识到张维纯想让自己做什么了,一时间非
常后悔,不该把丁字裤脱下来,可是,她也知道,在公布照片的威胁下,她根本
没有对抗张维纯的勇气,除了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央求,什么都做不了。

  「别磨蹭!快点!」

  张维纯粗暴地打断了她的央求,冯可依只好缓缓把双腿分开,贴在桌子底下
的左右侧面板上。

  「淫荡的小母狗可依,想让我看看你的小屄吧!嘿嘿……把裙子撩起来,卷
到腰上。」

  我不想让他看啊!都是他逼我做的……冯可依一边声地辩解,一边伸出
颤抖的双手,用力地捏大腿上的连衣裙裙角,慢慢地向上掀去。当赤裸的阴户
从裙下暴露出来时,心中的羞惭达到了极点,心儿开始狂跳,充斥昂扬激荡的
兴奋,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娇喘起来,在节节升高的受虐心和刺激的暴露快感下,
不由柔腻地应了一声,「是……」

  听到自己发出那么下流的声音,传达过去的意思好像真的想让他看似的,冯
可依羞耻地嘤咛一声,连忙闭上嘴,可眼睛忍不住地向计算机屏幕上瞄去。屏
幕右侧的画面突然变亮了,打开的双腿间,自己水汪汪的阴户就像被露珠打湿的
花蕊,明艳炫目地映现出来。

  这个混蛋,他还在桌子底下装上了照明装置,是……是专为拍我那里用的,
好羞耻啊……冯可依连忙把眼光收回来,心儿砰砰乱跳,被王荔梅形容的阴暗的
脸此刻变得红潮滚滚,看起来娇艳比,和之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时间快到了吧?可依,今晚要和大学同学还有恩师肖教授聚会吧?」

  他怎么知道……冯可依心中一惊,艳美的脸上浮出惊惶的表情看向计算机屏
幕。

  「嘿嘿……不用那么吃惊,刚才你不是跟王荔梅说聚会的事了吗!你的一举
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下,我当然知道。」

  惨了,在这间办公室里,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了……想到张维纯不仅安装了摄
像头,还装上了窃听系统,冯可依感到自己就像透明的一,所有的事都在他的
窥视下暴露得一干二净,法抗拒的感觉更加烈了。

  「恭喜你可依,这次考验,你合格了。出发之前,整理下仪容吧!你瞧,小
屄里流了那么多淫水出来,足你用了。现在,往身上涂香水吧!让你的恩师闻
到他的爱徒竟然散发母狗发骚的味道,哈哈……」

  不要啊……冯可依痛苦地摇头,可在张维纯羞辱的语言下,阴户深处一阵
抖动,火热的爱液止也止不住地溢了出来。

  闪泪光的眼眸定定地瞧计算机屏幕里正在溢出蜜汁的花蕊,张维纯就像
一座大山一,压得她透不过气来,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勇气,冯可依忽然恨起自
己敏感的身体,猛地伸出手,在阴户上掬了一把爱液,自暴自弃地抹在身上。

  一边看画面里自己露出阴户的下流子,一边在脖颈上涂湿乎乎的爱液,
憋一股怨气的冯可依不用张维纯催促,把脖颈涂遍后,又将濡湿的手指放到腋
窝,忍深如骨髓的酥痒,将证明自己淫荡的分泌物涂上去。颈项、腋窝、手腕
渐渐都涂满了爱液香水,一股淫香飘进冯可依的鼻子里,方才憋的气就像在气
球上扎了一针似的,突然泄了。

  手臂力地垂了下去,修长的手指在计算机屏幕上闪晶的水光,冯可依
羞愤地看屏幕,仿佛可恶的张维纯就藏在里面,于是,带哭音泣道:「了
没有?这下你满意了,太过分了……」

  「我的小母狗哭了,真是梨花带雨,令人心动啊!嘿嘿……了?怎么可能
呢?今天先这吧!以后都要像现在这么乖啊!可依,别想偷偷擦掉,我会
一直盯你的,明白吗?」

  与这个一心凌辱自己的人有什么好说的,还指望他能怜悯我吗!……冯可依
为自己方才的行为深感后悔,同时感到一阵羞惭和惊讶,心想,我在做什么,和
他赌气吗!他是胁迫我、玩弄我的坏蛋,又不是亲密的人,我的心境什么时候变
了,难道在他的侮辱下,我不知不觉地融入了母狗奴的角色!冯可依,你不能
这,你是寇盾的妻子,你是被迫的……

  冯可依在心中警醒自己,绝对不能堕落下去,抹去眼中的泪,仇恨地看向计
算机屏幕,冷声答道:「明白,我不擦。」

  「嘿嘿……这才像寇盾先生的夫人嘛!傲气的女人玩起来才爽,尤其还是你
这个色厉内荏的骚货!寇夫人,你有些惹火我了,为了让你不要忘记母狗奴的
身份,我有必要提醒你,你刚才在身上涂的香水是从暴露狂M女冯可依的小屄里
捞出来的淫水。记住了吧!现在我问你,你的身份是什么?」

  好像触怒他了,他开始提及寇盾来羞辱我了,我怎么这么沉不住气,都已经
定忍下去了……冯可依在心中怪责自己,压下满腔仇恨,屈辱地答道:「我
是你的……你的母……母狗奴。」

  「哼哼……别忘记你的身份,一个下贱的母狗奴应该用什么态度跟主人说
话,你应该知道。我再问你,除了母狗奴外,你还有一个值得炫耀的身份,告
诉我,是什么?」

  「我……我还是……寇……寇夫人,部长,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
了,别提他好吗?」一股似要把心搅碎的屈辱感在心头狂,冯可依越发感到对
不起一直宠爱自己的寇盾,悲戚戚地向张维纯哀求道。

  「嘿嘿……不提他也行,这就看你的表现了。告诉我,你身上涂的香水是什
么?」

  「是……是我的淫……淫水。」颤抖嘴唇,冯可依艰难地说出下流的话。

  「从谁?哪里?捞出来的什么?给我说全了!」

  「从……从母狗奴冯……冯可依的小……小屄里捞出来的淫……淫水……
部长,求求你,别再羞辱我了……「冯可依几乎是泣不成声地哀求。

  「这次就饶了你了,我不想发生第二次,你给我记住!」

  「是……是,我再也不敢了。」就像鸡啄米似的,不住点头的冯可依连忙应
道,张维纯的卑鄙下作牢牢烙印在心里,委实不敢再有任何触怒他的行为了。

  「现在你的身上应该散发天的骚屄味道吧!聚会时,牢记这点,好好扮
演品学兼优的爱徒,别让你的恩师肖教授发现啊!哈哈……」

  就在张维纯发出羞辱人的狂笑时,伏案写什么的王荔梅突然扭过头,对冯可
依说道:「可依姐,聚会的时间快到了,还不走吗?」

  「啊……现在就走,谢谢你,荔梅。」冯可依被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关掉
视频会议系统,耳麦里的狂笑戛然而止,世界终于清静了下来。

  ×××××××××××××××××××××××××××××××××
××

  参加聚会的都是冯可依认识的校友,而且均在州居住,同班同学占了一大
半,其余的要么在一起上过课,要么是课外社团的熟人,加上肖教授,一共二十
多人,围坐在洲酒店、布置了两张大圆桌的包房里。

  「可依,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真怀念以前的时光啊!」一个女同学从邻桌
走过来,亲热地搂冯可依的肩,在她耳边欢声说道。

  搂她的是在一个寝室里生活了四年的好朋友,冯可依好想也像她那,亲
热地搂过去,一离别后再遇的衷肠,可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遍涂淫荡的爱液,
裙下的阴户赤裸裸的,没有穿内裤。一想到这些,冯可依便紧张地缩身子,唯
恐被好朋友闻到异味,想要保持距离,又心自己看起来一副拒人千里的子,
令好朋友误解。

  一时间,冯可依不知如何是好,那种滋味,简直难受极了。

  尤其她还被热情的同学们一拥而上,拥坐在敬爱的肖教授身边,一颗心七上
八下不停乱跳,冯可依只能失地低下头,像一个贪吃的蠢货那品尝美食,心
中羞耻比,连头也不敢抬,忍受分外难熬的时光。

  同班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过来打招呼,冯可依像受惊的小鹿那,低头,
羞红脸,慌乱地只能发出「嗯……是这的……」这类简短的话语,应付热
情的问候,心中在悲愤地大叫,我这副子很丢脸啊!同学们会怎么看我,好
难堪啊……

  「可依,没什么的,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围吧!喝口酒,放松一下。」肖教
授微笑地看冯可依,像宠溺自己的女儿一抚摸冯可依的头发,和蔼可亲地
安慰。

  听平缓轻柔、治愈人心的语言,感受温暖的手在自己头上温柔的抚摸,
肖教授还是那么关心自己、疼爱自己,冯可依感到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大学时
代,就像那时一有困扰就去向敬爱的肖教授寻求助一,肖教授都像现在这
安慰自己、自己解,一股浓浓的依赖之情升了起来,压下了紧张羞惭的坏心
情。

  在肖教授的抚慰下,冯可依渐渐放松了,开始抬起头,和同学们有说有笑起
来。和同寝的室友笑谈当年的糗事,和同班同学一起怀念难忘的大学生涯,和社
团的几个要好的女性朋友聊婚后的生活,关切地慰问肖教授的近……越来越开
心的冯可依脸上绽放喜悦的笑容,再也不像初来时那紧张了,整个人焕发
光彩,看起来神采奕奕,明艳动人。

  男同学们眼前一亮,纷纷把话题集中在冯可依身上。

  「可依,你一点都没变,还像以前那么漂亮……」

  「什么没变啊!原来的可依是深谷幽兰,只能静静地欣赏,现在嘛!可依变
得更奔放,更迷人了……」

  「不错,已经嫁人的可依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风情……」

  「早知道可依会变得这么性感,我当年早追了,咦!可依,记得你的胸原来
没这么大啊……」

  「你不追是你傻,要不是我女朋友看的紧,早下手了,可依!我打赌,毕业
前,你绝对不是处女……」

  「可依,以后,我们常聚会吧!我介绍一些好玩的地方,带你去玩……」

  有些单纯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和赞誉,冯可依还能接受,羞答答地笑,感到
心里甜甜的。可一些别有用心的男同学色迷迷的,趁乱说一些暧昧的话,令冯
可依特别不喜。

  借助酒精的刺激,场面渐渐沸腾起来,大家都开始口遮拦,开不恰当的
玩笑,就连一贯稳重的肖教授也变得轻浮了,说道:「可依以前的确像深谷幽兰
一,飘散淑女的清香,也许是爱情的滋润吧!现在的可依,哪怕我和她在街
上擦肩而过,都认不出来,可依变得很厉害,没想到我最得意的学生,会是这么
一个周身处不弥漫成熟女人色香的大美女,呵呵……」

  竟然从肖教授嘴里飘出这种对女性姿容的评价,而且还是他最得意的学生,
同学们都愣住了,法相信这些话是德高望重的肖教授说的,互相瞅了瞅,在短
暂的沉默后,发出一阵控制不住的爆笑。

  冯可依尴尬地抽抽嘴角,为了不破坏气氛,勉地挤出一丝笑容。

  肖教授不符合身份的话,尤其是他说的成熟女人的色香,一下子把冯可依拉
回残酷的现实中,轻松愉悦的好心情荡然存,开始开始变得疑神疑鬼,时而
心从裸露的肌肤上散发出去的爱液的味道被大家闻到,时而怀疑肖教授和突然对
自己开起发荤的玩笑的同学们就是因为闻到了淫荡的味道,才来试探自己、撩拨
自己。

  与同学们的爆笑不同,肖教授说完便后悔了,苦笑环顾周围,怪他怎么就
稀里糊涂地说出了不符合身份的话,心想,这是当众调笑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啊!

  石钟还与他在同一所学校就职,要是传出去,影响多不好,实在有损自己德
高望重的形象……

  出神地看冯可依潮红而愈显娇艳的脸,肖教授有些恍惚,发相信眼前这
个不需刻意造作,便能浑然天成地挑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的美女竟然曾是他的学
生,而且还是他最为看重的爱徒。学生时代的冯可依是一个勤勉好学的乖乖女,
气质优雅淡泊,而现在的冯可依艳光四射、性感妖娆,肖教授不禁感慨万千,可
依,是什么让你蜕变成真正的女人呢!我可真是有眼珠啊……

               【未完待续】

[ 本贴最后由 13542322969 于 2017-09-26 01:3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