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89 视频

        李晟看李三那犹豫不定的子,淫笑道:「不用选了,轮流来。咋
们有的是时间,慢慢陪这女飞贼玩玩!嘿嘿!」

        电波人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感到万分的羞愧。不过在李晟的一番挑逗
之下,下体那里是充满期待。于是电波人在有限的幅度下开始扭动身体,
不知道到底是要拒绝还是要迎合李三手里的玩具。

        「啊、嗯……呀、唔……」随按摩棒进入到阴道里面,电波人的思绪
开始被尽的欲望占据,反抗的意识随时间在一分一秒地少。只见她的手时
而握紧时而放松,尖尖的高跟鞋头也在空中摇动起来。

        突然,电波人脸上一,头套已经被拉起了一点离开了肌肤。她顿时心
里一慌大叫道:「不……不……干什么……不……」

        李晟反复地把电波人的头套拉起又放下道:「别紧张嘛!你不是知道我
们的底细吗?你也要告诉我们你是谁才可以嘛!不过依我猜呢,你应该是一年多
前那个案子里领我们回警局的那个交警吧!」

        此话一出,电波人浑身一震,有大叫起来:「不……不……你、你胡说
什么……别动我……」

        「我的推测很准的,那案子早就结了,陈大连牢也坐了,根本没可能有
人会追不放。而且追我们的是一个女子,还知道当时的事,你说不是那个交
警那是谁?」

        「我、我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有种……有种你别碰我头套!」

        「当天你虽然戴头盔,不过声音我还是约莫记得的!你以为我没听说
你之前扮的那些什么女超人蓝战士吗,我其实是心你还有有同伴。不过今天看
来,你也是在唱独角戏罢了。」

        李晟一点都不急察看电波人的真面目,依旧玩弄那若即若离的头罩,
似乎这还觉得更开心。

        「本来我只想随便玩玩,没想到上次相遇之后我发现你可是块好料子,
怎么也得让我牵回家玩玩才过瘾的!」

        「混蛋,我、我根本没见过你……你、你胡说什么!啊……啊……不…
…不……」说说,电波人就被李三弄得乱叫起来,身子又再放软。

        「呵呵,还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确实,你是以为我不知道的,
你还以为你知道我是谁呢!哦,不不不,那天你应该只是唬我而已。如果你知道
我是谁,你就不会不知道西装客,我的小三儿,只是跟我混的。等我告诉你吧,
我叫李晟,记哦,以后就是你的主人!」

        电波人此时只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难以置信的子,连分辨的话
也说不出口了。

        「怎么?了?不怕告诉你,从你从南城公车站开始我就盯上你了。
我哥结婚那晚如果不是我让小三儿引你过来告诉你消息,今晚你怎么会来?本来
那晚就没准备让你走的,就怪小三太心急了。不过也好,今晚你这子我更喜欢!
哈哈!」

        「什么?那晚……你们?不!不是的!不……啊……嗯……嗯……」电
波人刚平静地喘了两口气,下体又被李三弄得欲火焚身,忍不住又再呻吟起来。

        「不是?我说就是,你就是她!你就是那个女交警,还有什么女超人的,
你们就是同一个人,就是你,司徒警官!」说到这份上,李晟手一紧,电波人的
面罩就被完全扯走了。

        面罩下的果然就是司徒帼英,她绝望地看李晟,泪水再也忍不住崩溃
地涌了出来。与此同时,她的下体也烈抽搐,小穴里是一片波涛澎湃的子。

        李三喜道:「来了,来了!晟哥,果然是个淫娃,那么快就又来了!」
当他把假阳具抽离了司徒帼英的身体时,一股水柱又再升起。

        「啊……不……不要……啊……」司徒帼英狂叫发泄自己的悔恨、
愤怒还有欲望,下体的水柱随身体抽搐的节奏像喷泉一般喷洒出来。

        李晟不知是赞美还是嘲笑道:「可以啊,这喷泉不错!司徒……喔,我
刚才还说错了。这位小姐在淫乱派对之后已经被开除了,已经不是交警了。以后
……以后你的名字不如就倒过来念,叫英国吐司,这可是我最爱吃的哦,哈哈哈!」

        司徒帼英经过两次失禁和不知道几次的高潮后,早已像虚脱一般没了神
气。她完全没有回应,甚至觉得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

        李三随即将司徒帼英从架子上卸下,撑她的身体让她跪在李晟面前。
李晟自然挺起阳具送入了司徒帼英的口中,按她的头自己爽了起来。

        接李晟让李三把司徒帼英拉起来站直了身子,自己从后而入。可是司
徒帼英像散了架似的,未几就瘫软下去。

        奈之下李晟只好让司徒帼英像小狗般趴,自己就跪来干。如此这
般来回了好一会儿,李晟居然发现司徒帼英自己摆动起屁股来了。

        「呵呵,自己来了,好!」李晟一喜,抽插得更是带劲,让司徒帼英又
再发出淫乱的叫声。

        李晟接将司徒帼英翻到在地,提起她一条腿让她半侧身子,然后从
两腿之间蹲插入。李三则在一旁拉司徒帼英的手,还不时玩弄她的乳房。

        「啊……啊……嗯、啊……」司徒帼英忘我的大叫起来,全身都散发
性感的光芒,在欢乐的欲海之中像是找不到岸似的。

        「好,叫得好,果然是块好料子!来,再大声点,大声点!」李晟看
司徒帼英那忘我的子,干得也是起劲,一起大声嚷嚷起来。

        两具肉体就这噼里啪啦地来回大战了数十回合,最后司徒帼英先是不
支瘫软下去,随后李晟也把浊白的精液全数射入司徒帼英的口中。

        良久,李晟看躺在地上只剩下呼吸声的司徒帼英道:「好了,今晚还
是挺过瘾的。虽然你现在是我的宠物了,不过我不喜欢圈养的,你自己该干啥干
啥,以后听我的电话就行了!」

        司徒帼英仿佛忘了时间的存在,就这么一直躺。她凝听白灯的声
音,思绪回到了她初当上交警巡逻时的情景。

        那时的司徒帼英可是雄心万丈,一心要把交警当好,还要争取当上刑警。
就在她第三次在公路上巡逻的时候,她就碰到了李晟一伙人在公交车上的非案。

        司徒帼英非常认真,赶上公交车后马上还作了简单的笔录,甚至给陈大
做了详细的口供。

        不过后来的侦讯也不到司徒帼英管,至于为什么只有陈大一人被判刑她
就更是一所知了。司徒帼英虽然很想追查下去,但奈一切都不在她掌控的范
围里。她甚至还去牢房那看过陈大的,不过陈大根本没有见她。

        那天在天眼的办公室看到紫荆侠送现金的新闻后,司徒帼英觉得这社会
实在太多不平事了,她于是突发奇想,想学一学这紫荆侠做做好事。当然送钱这
些事司徒帼英可是没能力的,不过想到自己遇上的那些「疑问」案件,她的心里
不禁一热。

        于是乎司徒帼英人生中的第一个案子自然成为了她的首选,由于当时她
只有陈大的资料,只能从那里入手。经过几番查探终于有了眉目后,司徒帼英觉
得是很有成就感的。

        那天李晟主动联系司徒帼英参加婚宴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运气好,李晟
拿了钱就把主子给卖了。谁知道李晟就是幕后主使,今天居然是自己送上门被人
羞辱。

        司徒帼英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玩弄的棋子,枉花了那么多心机和时间。
现在回头想想,这一连串的打击让她觉得有些心灰意冷。

        没来梁山市的时候司徒帼英听人家说这里是多么的好,就连天空也比其
它地方的要蓝。但是此刻的司徒帼英只觉得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底洞,自己从来
的第一天开始就掉了进去,现在已是越陷越深了。

        =========================

        这天晚上,郭玄光正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郭晓成的电话来了。

        「喂喂,我刚发了视频给你,赶紧上去瞧瞧,可刺激了。你现在就看哦,
要不然很快就被和谐掉的!」

        郭玄光心想:「啥玩意儿啊,那么急干嘛?」不过既然郭晓成说得那么
紧急,他挂了电话后就顺手打开了视频。

        不看则已,一看光是那标题就已经有了笑点,「失禁女飞贼!」。郭玄
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盗贼还能和失禁连在一起,于是就看了下去。

        视频虽然不是太清晰,画面也不太连贯,但是里面的内容还是交待得很
清楚。只见一位一身红装的蒙面女贼把一名男子打翻在地还绑了起来,之后威胁
另一名女子拿钱的时候被喷雾什么的喷中了,接就是过敏什么的导致那不堪的
失禁画面。

        郭玄光在床上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最后那句话更是让他笑喷了。「现
在全城通缉红衣蒙面女飞贼,如果不幸遇上,不用报警的,用尿兜就行了!」

        「好小子,上哪找的视频,笑死我了!」第二天郭玄光拉郭晓成又再
谈论起那段影片来。

        「甭管,笑了就行。这世界就是缺少笑容啊,人家大明星演讲的时候都
让我们要多笑笑,哪怕是一个微笑也好啊!」

        「厉害哦,跟你爸出去走了走果然回来说话不一了!」

        郭晓成笑笑,突然压低了声音道:「喂,这事情你怎么看?记得女
超人吗?还有什么蓝战士的,跟这个有关吗?还是纯粹巧合?」

        郭玄光一愣,他还真的没想过这一点,一瞬间他觉得郭晓成好像成熟了
许多。想了一下,郭玄光道:「应该不会吧!我想只是巧合而已,那' 女侠' 不
会干这弱智的事的!」

        虽然嘴上说不相干,但是郭玄光还是被郭晓成提醒了。他于是找了个
机会自个儿再去天眼,他要看看司徒帼英那是否有什么消息,顺便也问问之前找
人的事。

        不知是因为工作忙碌还是怎,今天司徒帼英对郭玄光的态度大不如前。
她只是冷冷地招呼郭玄光坐下道:「怎么,找我有事吗?还是有什么东西让我侦
查的?」

        「嘻嘻,还不是上次的事,不知道你有消息没有?」

        「我?哪有什么消息!唉,我有的也只是些假消息而已。我看你们双郭
还是人脉不错的,估计也不用我的什么消息了!」

        郭玄光没听明白司徒帼英的意思,干脆转个话题。他想起那段有趣的视
频,不禁道:「哦对了,早两天郭大少给了我个好玩的视频,网上现在都没有了,
不知道你有机会看到没?你知道你们是侦探社,消息灵通一些,我只是想问问看
你们有没有关于这个的消息。」

        那段视频其实只在公众网上「存活」了大概半天左右的时间,不过郭玄
光早已做好了备份在手机里。之后虽然网上还有人议论纷纷及私下传播,不过因
为画面太过模糊,根本看不清人的子,因此还没到非常火爆的程度,大家只是
一笑置之。

        不过郭玄光手机里的视频在司徒帼英眼里是犹如高清画面一般,她脸
色突然大变,双眼变得如刀锋一般的锋利,眼角的眉毛不停跳动,身子还有些
发抖。

        司徒帼英脑海里立刻想起喜酒那天双郭和李晟就已经聊得甚欢,此刻郭
玄光能拿出这个视频,肯定就是李晟干的好事。

        郭玄光当然看到了司徒帼英的变化,关切地问:「你……你没什么问题
吧?是身子不舒服?」

        司徒帼英也觉得自己的表情可能有些夸张,很快就平复下来。她压怒
气温和地道:「没、没有,我们没有消息。不过……不过倒是有人、有人找我们
调查这个人,我们、我们也接了。所以如果你认识她,最好给我们一些消息。」

        郭玄光一摊手道:「哎哟,我怎么会认识这小丑,看都笑死了。行,
没别的什么事了,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司徒帼英脸色又再一变,不过这次是稍逊即逝,郭玄光也没有察觉。

        郭玄光哪里知道,他现在的每一句话对于司徒帼英来说都是极大的讽刺。
那些话犹如一根根钢针一扎进司徒帼英的心里,疼得她是撕心裂肺的。

        司徒帼英看郭玄光的子,心里早已经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你这
道貌岸然的坏学生,打联大的招牌,和那些下三滥的狗贼串通在一起。今天居
然还嚣张得找上门来向我耀武扬威,我早晚有一天要收拾你们这些败类的。」

        司徒帼英的胸膛剧烈地起伏,额头也渗出了汗。她此时已不想再听见
郭玄光的声音,连一个叹息也觉得有刺儿。于是她就说有要事要办,很快就送了
郭玄光出门口。

        郭玄光刚乘坐电梯到了楼下,郭晓成的电话就到了:「兄弟啊,这,
我说得简单点,就是要麻烦你带村里的那位晟哥到魅力之夜去玩玩。我知道你可
能难办的,不过兄弟我面子搁不下去啊。那天吹大了,结果李晟那家伙还真的有
兴趣,所以拜托你忙!」

        按郭玄光现在在魅力之夜的身份,带人进去不是难事,他心的是开了
这个头以后恐怕没完没了的。

        郭晓成继续道:「兄弟啊,这吧,你就带他进去,我就不去了。反正
到时候我说我忙,让你领他进去。这说你好办,我更有面子,你看这行不?」

        郭玄光觉得这举手之劳不好像说不过去,另外他想那李晟应该也有
些背景,到时候干脆让他自己付钱加入俱乐部算了,以后也不用麻烦了。

        于是两天之后,就到了双郭商量好与李晟约好的日子。按照之前的安排,
今晚郭晓成就不出现了。郭玄光为了确保万一失,他准备提早就回到俱乐部里
等待。

        郭玄光虽然现在可以自由出入俱乐部,但是他还没有带客人来俱乐部的
特权,因此他只好准备让李晟走员工通道进来。

        其实带李晟进来参观和带郭晓成没什么两,不过这人终究不是自己弟
兄,郭玄光还是有些紧张。于是他下午买了些吃的,六点左右就到达了俱乐部。

        郭玄光随便找个地方吃完了东西,就返回机房检查一番。不知是时间太
慢还是他手脚太快,等他走出机房吸口气的时候才是晚上八点。为了方便带李晟,
郭玄光约了他十一点。一般在那个时间,所有员工基本已经回来上班,员工通道
一般也不会碰上什么人了。

        现在还有三个小时的距离,郭玄光想如果只是待在机房也是挺闷的,
不如出去走走。正当他来到电梯口的时候,他才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戴面具和更
衣,于是他就折道去更衣室。就在再过一个拐角就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旁边楼梯
间里忽然转出一个全副「武装」的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