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91 报仇

        郭玄光听到房里的吆喝声,心里不禁觉得奇怪:「怎么那男人听起来像
是奴似的,难道不是李晟?」他赶紧躲在门口的玄关里,偷偷地观看房内的情
。

        房间里的仍是李晟和李三两人,不过此时他们就如刚才的郭玄光那四
肢被扣,还分别被绑在沙发的两端,连移动一下都不可以。

        除了李晟二人,房间里有一位白衣女警手里挥舞皮鞭站在两人身前。
郭玄光看女警的背影,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这女的……这女的……像……像……司晴!不可能,人都死了……像
刘?也不可能,人家已经和这里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刘伶?更不可能吧…
…不对,这女的……像刚才那人!对,就像刚才那疯婆子!」

        郭玄光突然感到极其兴奋,虽然衣服不一了,但是单从那女的背面来
看确实让他感到很熟悉,就像是认识的人一。他又仔细观察了这女子的动作,
跟之前那疯婆子也是十分相似。虽然现在语调变得怪怪地,但是声音还是依稀一
的。

        郭玄光再一细看,只见这女子的左手显得有些不自然。尤其是左手的食
指,似乎只是一直伸没有怎么弯曲,也没有拿鞭子。

        「其它的还说猜测,但没理由这女的手指也受伤了那么巧吧!就她这
受伤的手指,这肯定就是刚才那疯婆子!」郭玄光心里非常笃定,不过不敢贸
然行动。

        经过刚才的交手,虽说郭玄光是昂藏七尺男儿,碍于对方好像有些底子,
他也不敢造次。而且郭玄光看似魁梧,但是打架这事是从来都不沾边的,现在教
他如何下手?

        幸亏郭玄光脑子也转得快,既然硬来可能不行,找个工具忙就可以
了。他赶紧悄悄地退出房间,直奔七楼的终极地狱房间。最后他选定了一支长约
一尺的电棒,还有一大捆绳子再返回李晟的房间。

        这时李晟两人依然被肆意地虐,鞭打、掌掴、脚踢,女警毫不留情。
不过可能是体力的关系,她的手脚也放慢了,不时还歇息一下再施虐。

        郭玄光不心急,躲在玄关后面静静地看。看子他觉得这婆娘好像和
男人有十怨九仇似的,不狠狠地发泄完是不会罢休的。

        又等了一会儿,女警的节奏完全慢了下来,大概每抽三鞭就要在一旁喘
粗气休息一下。郭玄光瞧准机会,趁女警刚挥完鞭子准备再次休息的那一瞬
间不顾一切地了出去。

        白衣女警根本没想到房里还有第四人,听到声音后只是下意识地回头看
了看。只见一个高大的身躯已经铺天盖地地袭面而来,手里还举不知什么东西。
女警一惊,随意举起右手一挡,接「啪」地一声整条胳膊都麻痹了,似乎被打
离了自己的身体一般。

        郭玄光一招得手哪还留情,挥电棒又迎了上去。女警的肩膀、腰部、
大腿都纷纷被击中,连声惨叫以后整个人就抽搐软了下去。郭玄光马上抄起麻
绳,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把绳子往女警身上捆,很快就扎得严严实实的。

        李晟二人看见如此变化,都是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等看到郭玄光拿下头
套的时候李晟才惊喜地道:「我说小郭啊,你这的员工也太、太……这也太危险
了。你、你看……我全身都被弄得……唉……」

        郭玄光赶紧解释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个是新来的,可能什么地
方搞错了,进错房间而已。」

        「不会吧?进错了房间?我看她是故意的,你没看到她刚才那狠劲,简
直是要命的。如果你这电棒刚才在这房里,我看我俩可悬了!」

        这时地上的女警已经从电击中恢复过来,扭动身体骂道:「混蛋!混
蛋……偷袭算什么男人!你……你不是男人……」

        郭玄光心里想:「这疯婆子可真是疯掉了,缘故地来这捣乱!不过
既然她不是俱乐部的人,现在我怎么也得消消气再说!就算她真的跟高什么的
有些关系,账算起来的时候也不能怪我,不知者不罪嘛!」

        于是郭玄光对李晟道:「晟哥,刚才不好意思。这吧,下面等小弟找
个刺激一点的节目给你们,当作赔。」接郭玄光先把女警的嘴巴堵上,再和
李三抬起了那女警,三人一起乘电梯来到了七楼。

        看房间里的装修从刚才的略带温馨到现在阴森森的,还有满屋子那些
大大小小的器材,李晟不禁道:「嘿,兄弟啊,这里看上去还真的刺激的,不
枉此行、不枉此行,哈哈!」

        李三这时在一旁问:「晟哥,本来准备给那妞的东西要现在用一些吗?」
李晟一拍脑袋道:「好,好主意,先玩玩再说!」

        于是李三从包里拿了一个小瓶子出来对女警的头部就喷,然后拿开了
女警嘴巴里的布条道:「现在你尽量叫吧,待会儿我看你就会变成浪叫的,哈哈
哈!」

        「嗯……唔……」白衣女警拼命摇动头部躲闪,不过当然是避不开
的。等到喷雾喷完,女警骂道:「变态的……流氓……等我、我弄死你们!」

        李晟笑道:「呵呵,现在说话可好听了!不过……现在谁弄死谁还很难
说的。你说对不,小郭!」

        郭玄光道:「我们还是小心点,这个是俱乐部里有名的疯婆子!」

        李晟接说:「好,刺激,和疯子玩可是刺激啊,好,哈哈哈!看
吧小郭,我那东西可不是白用的!」

        郭玄光为了安全,又用电棒在女警身上连续点击了几下。接再用铁链
绑住女警双手,通过高处的滑轮把她双手拉高。

        刚才的喷雾就是那天晚上司徒帼英被喷中的东西,此时这女警因为戴
类似的面罩,等于陷入了同的困境之中。那些液体全部沾在了她的面罩上,持
续地带给她烈的气味击。

        「流、流氓……我……弄……弄、弄死……你……你们……」不知是因
为连续电击还是喷雾的关系,女警的舌头开始变得不那么利索,声音也低了下去。

        郭玄光拿出一列形状古怪的按摩棒道:「晟哥,先让这疯婆子暖暖身子
吧,随便玩玩!」

        李晟眼里发光道:「哟,这么多啊,好好好,这热身活动不错。」于是
他和李三两人轮流拿那些按摩棒开始在女警全身上下震动起来。

        「流、流氓……嗯……我弄死……嗯……你们……」女子依然嘴硬,虽
然间或闷哼几声,但一直都在喋喋不休地骂。

        「弄吧、弄吧,你想怎么弄都可以的,我这人最随和了!难得伺候一下
未来女警官,太过瘾了,哈哈哈!」李晟笑拿按摩棒,还不忘调戏几句,最
后他和李三手里的东西都集中在女警的阴部那里。

        「流、流氓……嗯、嗯……啊……弄死、弄死……啊……你们、你们…
…嗯……」虽然隔衣服,但是那些形状不一的按摩棒仍是带给女警烈的刺激,
「嗞嗞」的马达声一直缠绕在她四周。

        「流、流氓……嗯……嗬、嗬……嗯……」渐渐地女警的声音已经弱得
几乎听不见,倒是那重重的呼吸声反而十分地清楚。

        「湿了、湿了,晟哥快看!」李三突然嚷,只见那女警白色的衣服在
阴部那明显有一块变了颜色。

        李晟得意地对郭玄光道:「嘿,我说得没错吧,我那东西可是好东西
啊。你看,这么快就有反应,待会儿保管让你直上天堂!」

        「流、流氓……嗯、啊……啊……不……啊……」女警的眼神已经起了
变化,凌厉的目光变得涣散,不知道是看天花板还是怎。随她叫声的加大,
衣服上湿润的面积也是越来越大了。

        「啊……不……嗯……嗬嗬……不……」紧接女警开始乱叫起来,十
根手指胡乱地张开,好像被人用线扯成了不规则地摆动似的。

        李晟道:「嘻嘻,好玩!反应不错啊,是块好料子。来,三儿,分开她
的双腿接弄。」

        虽然双腿可以活动,但是女警这时只懂得喘粗气,完全没有反抗的意
识。她的身子也软软地,任由李三拉开自己的双腿。

        李晟看见双腿被拉开的女警站成了「人」字型,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让
李三扶女警的上身,然后直接把手伸入了女警白色的紧身服里面。

        「啊……啊……不……嗬嗬……不……」女警叫得似乎更是惨厉,双腿
不住地摇晃,眼珠子好像要反白一般。

        郭玄光看见女警如此反应,心里已猜到刚才那喷雾肯定是什么力的春
药吧。他虽然心里有气,不过不想和李晟他们同流合污,也就没有加入到凌辱的
行列中。不过刚才被鞭打的事还记忆犹新,他正考虑待会儿该怎么对付这婆娘。

        女警在连续高分贝的嚎叫之后,忽然静了下来。李晟也同时收了手,只
是盯女警的下体。大概等了3 秒左右,女警双腿烈地抽搐了两下,双腿之间
随即涌出一股清澈的尿液。

        李晟看得眉开眼笑地道:「小郭,你们这员工确实是块料子啊。你看,
多美妙的泉水啊!」他赶紧伸手让尿液过自己的手掌,然后放在嘴边一舔道:
「甘甜,好味道!」

        随即李晟一把把女警压得跪在地上,挺起肉棒就往她嘴里送。李三在一
旁用手托女警的脑袋,配合李晟的动作前后摇动。李晟还道:「小郭啊,
我可等不及了,就不客气先上了。待会儿再交给你慢慢弄,行吗?」

        郭玄光看见如此情,也知道接下来的事了。李晟都已经如此动作,难
道他现在还能说不行吗。「随便、随便,当然是客人先玩咯!我还要准备些东西
呢!」他其实根本没准备和李晟二人来个4P大战什么的,干脆就走到另一边准备
他要安排的后续节目了。

        郭玄光走到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在地上铺上了一块超大的蓝色塑料布。
再用绳子连上塑料布四个角上的金属环,把塑料布完整拉开朝四个方向各自绑好。

        接郭玄光扯动屋顶上略显复杂的数条铁索,只见一个大大的滑轮慢
慢移到了塑料布中间的位置。然后他准备好一大捆绳索,放下滑轮把绳子绑在上
面,再把滑轮升到屋顶上方。

        李晟这时已经让女警趴在地上,拍打她的屁股把肉棒送入了阴户里。
「好啊,这疯婆子带劲!初次交手就已经可以主动摇屁股了,好,好,我喜欢!」

        「啊……嗯……弄、弄死……弄死我……啊……」女警这时依然在低声
呻吟,但是细心一听,好像已经不是在骂李晟他们了。

        「好,带劲儿,来,站起来!今天让我当回奥特曼,干死你这未来女警!」
李晟越干越开心,把女警后半身拉起来站,让她的双手按住地面支撑身体。
这一来白衣女警的身体就像狗一翘起屁股趴,李晟则在后面飞快地抽插。

        另一边的郭玄光这时正站在银色的锅炉前面,打开一个纸盒子从里面拿
出一块块白色的长方形固体往里面放。接他又在炉子前的仪表板上按什么,
液晶屏幕上清楚地显示一个红色的「45」。

        李晟那边,这时不止姿势换了好几回,连人也换了。现在是轮到李三让
那女警又再趴在地上,继续从身后在她的肉洞里撒野。

        李晟还一脚把女警的头踩在地上道:「呵呵,现在你说说是谁弄死谁了,
哈哈哈!」

        「嗯……弄死我……弄、弄死我……啊……啊……」女警也不知道是真
的在回答李晟还是怎的,总之嘴巴里不断重复那几句话,还扭腰部尽力地配
合李三的动作。

        等到郭玄光返回到李晟身边的时候,两人早已瘫坐在一旁喘气歇。
女警则打开四肢躺在地上,左手看似受伤的手指明显地伸了出来,还不停颤抖。
她的双腿不自然地弯曲,右脚脚尖间或翘起来一下。细听之下,她的嘴巴里好
像还在低声重复:「弄死我……弄死我……」

        「好了,爽完了就让两位见识一下SM游戏的魅力,来来来,我们过来这
边!」郭玄光招呼李晟两人,并且把女警拖到了蓝色的塑料布上。

        「三哥,忙把她拉起来!」郭玄光让李三扶女警站了起来,自己
则拉出那长长的麻绳,绑住女警的双手,又再把她的双手吊了起来与滑轮相连。

        不过这次郭玄光不是随便吊女警双手,而是开始利用滑轮将绳子收紧。
随绳子被滑轮卷起,论女警再怎么乏力,她也不得不被拉直了身子提起脚跟
站。一旦女警的双腿放软,整个身子的重量就落在了手腕的绳子上,疼得她非
得双脚用力撑。

        郭玄光握剩下的麻绳得意地笑,比划了一下绳子长度之后就开始了
他第一次的龟甲缚。他以往不时在脑中想象绳缚的细节,今天终于有机会找到
模特实验一番,激动得手也在发抖。

        李三不知所以,还在一旁笑道:「小郭啊,别慌张哦,慢慢来。这疯婆
子早就浪得不行了,不会再发疯了!」

        看郭玄光的手带绳子上下翻转,一会儿打结一会儿相交,李晟则是
欣赏道:「呵呵,你还有这一手,行啊,这可是技术活啊!」

        好一会儿,女警的上身已经绕了好几圈麻绳了。在绳子的衬托下,女警
的身体显得更加凹凸有致,真的是可谓该大的都大该小的都小。

        虽然在女警小腹上的绳索没有形成非常标准的菱形,郭玄光自己倒是挺
满意的,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尝试而已。就像李晟说得那,郭玄光把这当作了艺
术活。他倒是没有太在意绑好后的形态,只是过程就已经让他很满足了。

        李晟二人可能是第一次近距离亲眼看绳缚,两人都是兴奋不已,手又
在裆部那不安分起来了。

        随后郭玄光拿出剪刀,三两下子就把女战士的衣服剪得支离破碎的。先
是一对肉球,接是雪白的屁股,连小蛮腰也一并露出。

        李晟忍不住走上前捏了女警的乳房一把道:「好,这子淫荡的,我
喜欢!」女警这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不知是完全麻木了还是怎。

        看女警满身支离破碎的衣服,郭玄光到她耳边低声道:「疯婆子,
你别以为换了衣服我不知道你是谁!这叫做现眼报,现在让你尝尝我鞭子的滋味
了!」

        女警原本聋拉脑袋已经偃旗息鼓的子,此时听见郭玄光如此一说,
眼睛忽然又再睁大。紧接随郭玄光的鞭子落下,女警抬起了头又再大叫起来
:「啊……啊……不……」她的眼光似乎重新汇聚起来了,不过此时里面是充满
了恐慌。

        「我让你狂,你这疯婆子,我让你狂!」郭玄光挥舞鞭子,心里是一
阵畅快,嘴上也是毫不放松,「刚才不是很威风吗?我看你现在怎么办?」

        一旁的李晟也是大叫附和道:「好,抽死她!来,抽死她!让她刚才
玩得那么过瘾,现在也该轮到我们了!」

        郭玄光听到附和声,心里更是兴奋,手上也抽得更带劲。「啊……不…
…不……啊……」

        女警这时只能助地悲鸣,眯眼睛不敢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