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90 女警

        与郭玄光夹道相逢的人穿一身黄色的紧身战斗服,头上戴个像是摩
托车头盔的东西,从那玲珑的身段来看肯定是个女子。

        郭玄光知道今晚节目的主题,看到如此装扮的女子本来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他知道自己没带面具,不想正面与那人相对,看了一眼后赶紧想开溜。

        那女子自然也瞧见了郭玄光,她先是一愣,随即双眼像喷出火来一。
可惜郭玄光早已转过身去,并没有留意到她的目光。而且头盔上的眼罩像是太阳
眼镜般完全挡住了女子的目光,想看也看不到。

        女子快步跟上走到郭玄光面前道:「不好意思,我是新人,走走就
迷路了。我看你没穿制服,肯定是这里的高管吧!要不你带我到处走走熟悉一下?」
说说,那女子已经整个人挨郭玄光,双手还搂郭玄光的胳膊了。

        郭玄光其实眼也挺尖的,刚才一下子就发现这女子胸前没有名牌。现在
听到女子说是新来的,心里就打消了疑虑。

        不过虽然隔个头盔,略有改变的那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是十分熟悉。
郭玄光想除了之前的司晴,自己并不认识这里的女孩,踌躇了一下最后就没有再
继续想下去。

        在魅力之夜那么久了难得第一次有人邀请自己,而且此时郭玄光也没有
安排,就索性当个临时向导吧。他赶紧进更衣室换上了套装,任由那女的搂自
己,有点飘飘然地先来到一楼大堂。

        此时时间尚早,十根手指已能数完所有客人,舞台上的表演当然还没开
始。转了两圈后,郭玄光又领那女子来到了二楼。

        「哇!怎么这里房间的名字这么好听的!还叫天堂呢!要不你带我进去
见识见识吧。你知道人家是新手,你就当作忙吗!」女子的声音简直温柔得
像只小,身体也挨得更紧了。

        郭玄光只觉得女子胸前的肉团在手臂上挤来挤去的,顿时精神焕发道:
「好好好,就带你去玩玩又如何。」

        身为网络总管,郭玄光的门卡可是在哪里都是畅通阻的。他查看了一
下房间预订情,接就领女子进入了一间暂时没有预约的天堂房。

        「这……这是……」女子看到一屋的SM玩具,似乎显得有些不自然。

        郭玄光笑道:「怎么?不是都给你们介绍过了吗?你别告诉我你是第一
天上班哦!」

        面罩下女子的脸部露出了诡异的一笑,接诚恳地说:「对啊,就是第
一天。我一看你就是老手了,要不你再我复习一遍吧。来吧,忙嘛,我待
会儿就要真正上班了!」

        郭玄光心想:「不是吧,嘿,今天难道我交桃花运了!」他看了看时间
还很充裕,当然是不容辞了。于是郭玄光像是教书一般一一地介绍房里
的东西,那女子也好像很有兴趣地一一都拿起来玩弄几下。

        「这一副就是脚镣和手镣了,这些皮扣先绑在身上,然后这个扣子跟那
里绑在一块,弄好后就基本上限制了四肢的活动能力了。」

        女子好像很兴奋道:「好玩,这个好玩,你快试试给我看嘛!」

        「我试?」郭玄光眼睛转了一圈道,「好好好,那我试完再给你试咯!」

        女子哪管那么多,一个劲儿地让郭玄光把东西戴上。等到郭玄光刚把脚
铐扣上,那女子已经吆喝一声挥舞一条皮鞭往郭玄光身上招呼。

        郭玄光背上吃痛,得大叫:「等等,你干什么?」他哪里知道,这女
子自打见他开始已经盘算进入一间这独立的房间里。

        本来这女子一进入房间已经想动手了,但是碍于郭玄光还算高大的身形,
终于忍了下来。这时看见郭玄光双腿已经受制,女子再也等不及让郭玄光扣上双
手就出手了。

        「啪……啪……啪……」皮鞭像狂风骤雨一般来临,郭玄光只能像兔子
一跳跃闪躲。但是在灵活的鞭子之下,双腿受制的郭玄光根本连一鞭也躲不
开,很快已是浑身火辣辣地。

        「你……你停手……喂……啊……啊……停下来……」论郭玄光怎么
呼叫,女子仍是如发疯似的挥鞭。

        郭玄光感到莫名其妙的,不知哪来的一个疯婆子居然疯狂地袭击自己。
到得后来,实在挺不住的郭玄光只好倒在地上蜷缩身子,把脑袋藏起来任由那
女子发泄。

        又熬了一会儿,郭玄光想想也不是办法,开始满地打滚地想避开鞭子。
滚了几下他也是浑身大汗,汗水渗到被皮鞭所伤的皮肤表面时更是带来难以忍受
的痛苦。

        「呃……哦……喔……」郭玄光虽是男的,也熬不住这突然起来的袭击,
忍不住低声呻吟了几下。那女子似乎更是带劲,接下来的几鞭变得更狠,得郭
玄光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再哼一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女子才停下了手,郭玄光感到全身像是火烧一般。
不过鞭子虽然停了,穿皮靴的双腿接开始招呼郭玄光。

        与鞭子相比皮靴的威力可小得多了,得到喘息的郭玄光终于记起自己只
是双脚受困,双手是自由的。

        趁一个空当,郭玄光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伸出双手就向女子抓去。出乎
意料的是,郭玄光只见眼前人影一闪,女子就到了自己身后。紧跟胳膊一阵剧
痛,膝关节后面被人一顶,整个人就不得不跪在了地上。

        郭玄光没想到女子还有些伸手,没等他有什么反应,背后就重重地挨了
一记,整个人往前扑出几米远。接女子扑了上来一脚踏在郭玄光后背上,用皮
鞭绕过他脖子把他的头给扯了起来。

        「呃……喂……喂……我……我……」郭玄光被勒得呼吸困难,而且腰
部被人踩,歪提有多疼了。他此刻也没多想别的,只是庆幸这里是天堂房,如
果此时是在地狱房,后果真的是不敢想象。

        女子不管那么多,就是用力地往后拉那皮鞭,拉得郭玄光真的有了窒息
的感觉。不过就在郭玄光觉得法呼吸的那一刻,脑子里忽然心生一计。反正他
已被弄得疲累不堪,干脆就放软身子装死算了。

        没想到这招还行,女子真的停下了手看看郭玄光是否还有反应。郭玄光
当然是一装到底,顺便让自己休息一下。论女子怎么拍打,他就是一声不吭。

        未几,郭玄光感到似乎什么都是到了自己鼻子附近。他想都不想,扭
头就猛地一口咬去。如他所料一般,那就是女子伸过来的手指。

        所谓十指痛连心,何郭玄光这下子真的是拼了命去咬。那女子疼得顿
时大叫起来:「啊……你、你松口……啊……」情急之下她也不分轻重,抬脚就
踢在郭玄光的脑袋上。

        这一下同也是不留情面,郭玄光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同时也松了口。
那女子可不罢休,又再向郭玄光来。郭玄光行动不便,也不管体面与否了。
只见他在地上一滚,双手就去拉女子的双腿。

        女子本来想抬腿再踢郭玄光,谁料重心脚被一扳,反而扑倒在郭玄光身
上。这下子两人真的变成肉搏大战,两双手顿时扭打在一起。

        郭玄光本来以为自己是男的,应该轻易胜出。谁料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
很快就用膝盖顶了他小腹一下。郭玄光不甘示弱,也一拳打在了女子的肚子上。

        双方你来我往的,最后女子一脚撑开了郭玄光分开两人,然后退后两步
叉腰大口大口地开始喘气。郭玄光哪敢怠慢,赶紧用最快速度解开了脚镣,火
箭一般向房门。身后的女子其实还想拉郭玄光,不过幸亏郭玄光穿光滑的
紧身衣,想拉也没拉住。

        憋一肚子气的郭玄光赶紧拿了药箱,飞快地把自己锁在了机房里面。
他掀开头套,一边脸上已经有了淤青。再脱下衣服,身体多处已经破皮,甚至有
的地方已经渗出血来。

        「万幸万幸!」郭玄光摇头道,「幸亏那里没有柳鞭什么的,要不然
这会儿肯定是皮开肉绽了。」饶是如此,他也不得不忍住痛给自己上了些碘酒消
毒。

        处理完伤口以后,怒火中烧的郭玄光赶紧查了查记录,发现最近根本没
有新的员工。他不禁想:「奇怪,来由地被这疯婆子揍了一顿,这到底是谁?」

        郭玄光又查看了一下监控纪录,赫然发现刚才那女的居然是从正门进来
的。「有问题?这里的员工不可能会走那的。我们都有自己的通道,一般回来再
更衣的,哪有穿一整套衣服从正门进来的!」

        虽然很想追查下去,但是郭玄光看了看时间,只好压下怒气等待李晟的
电话。

        就在这时,李晟也拨通了电话:「喂,怎么啊?准备好了吗?那俱乐
部很容易找的,十一点三十分你就去往俱乐部正门左手边那条巷子那,我会找人
接你的。记得哦,我还要看女战士哦,穿得好看一点知道吗?」

        原来电话那头的不是郭玄光而是司徒帼英,她今晚也被李晟约去魅力之
夜。缘故地司徒帼英当然不会接受李晟的邀请,这其实是因为昨天她收到了
李三发来的一段视频和电话。

        「怎么,收到我发给你的视频了吗?那视频好看吗?嘿嘿,可能你自
己早上网看过了对吗?不过这只是牛刀小试而已,我还有高清版呢!那高清版可
不得了,别说子,连你的乳晕也看得是一清二楚啊!这吧,晟哥说了,明晚
十点左右,我们约个地方一起看看高清版本!」

        李三发给司徒帼英的视频就是郭玄光给她看的那段,内容当然就是司徒
帼英在那弃置小楼上被凌辱的片段。不过李三的版本比郭玄光的更加详尽,让司
徒帼英底变成了女飞贼,李三成了受害者。

        司徒帼英本来是不想赴约的,她想自己反正在梁山市也没有什么牵挂,
就算自己的子被认出也所谓。但是如果真的如李晟所说李三那家伙跑去警察
局一口咬定自己是贼,司徒帼英就不得不再回去警局里。那子事情不单止难办,
司徒帼英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些警员了。考虑再三,最后司徒帼英答应了李三
的要求。

        于是李晟和李三两人大概十一点差一刻的时候就来到了魅力之夜,在郭
玄光的安排下顺利地进入了俱乐部里。他俩先是跟郭玄光转了个圈,然后在到
了天堂一号房等待。

        接李晟吩咐郭玄光道:「小郭啊,那现在就按之前说的,麻烦你到下
面带我那女伴过来。待会儿你要是有空,就过来一齐玩玩吧,嘿嘿,咋们来个4P
大战怎么?」

        郭玄光根本不屑与这两人同行,更别说一齐干这些事了,他只是淡淡地
道:「没事没事,你们自个儿玩,尽兴就好。反正郭大少已经交待了,今晚这房
间你们随便享用。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服务台就好了,消费什么的都不用心!」

        随后郭玄光按照李晟说的来到俱乐部楼下接人,但是等了半个小时还是
连个人影儿也没有。「约的什么人啊?莫不是知道这里是SM俱乐部因此害怕不敢
来了吧!」郭玄光聊地踱步,随即想打个电话给李晟问问。

        不巧就在郭玄光的电话前几秒,李晟接到了个电话,是司徒帼英打给他
的:「不好意思啊!我有些急事要处理一下,但是我今晚一定会来的,你就再给
我一些时间吧好吗?你们是在房间里吗?房号是多少,我待会儿自己来吧!」

        李晟笑道:「啥时候那么有貌了,早就应该这跟我说话了,真是的!
既然你说你一定来,那我就相信你,谅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招,嘿嘿!这里是天堂
一号,不过我还是让人接你吧,这里不是你说进来就可以进来的。」

        郭玄光听到李晟的电话正忙,也没有再打,就想在楼下再一会儿看
看吧。

        那边李晟的电话挂了没多久,就听到了轻微的敲门声。打开门后进来的
是一位一身白色服装打扮的女子,头上戴个面罩还看不清子。

        女子随即带古怪的语调说:「李好,我寺来助李们更好地享用房间
的。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给李们介扫一下各种道具,四范给李们看。」

        李晟一听这别扭的话就乐了,他想反正司徒帼英还没到,干脆先找找
乐子再说。他再一细看这女子,除了紧身衣外还有像是盔甲的护肩护腰等饰物,
穿短靴的双腿两侧裤子上还写「POLICE」的字,真的如动画片里的未来特
警一般。

        李晟一脸坏笑地迎上去勾肩搭背地把那女子拉进了房间道:「需要需要
啊,我们正需要你这的人!快快快,赶紧示范一下嘛!有未来女警官在这,那
是最好不过了。」

        有女相伴的李晟完全忘记了楼下的郭玄光,让郭玄光一直在干等。看
还有五分钟就到十二点了,觉得不大对劲的郭玄光再次拨打了李晟的电话。

        奇怪的是电话没有人接,郭玄光想:「没理由吧,房间隔音那么好,里
面很安静的,不可能听不见电话声!」接他返回到俱乐部里,李晟所在的房门
上居然显示了「请勿打扰」的字。

        「难道那女的已经来了?唉,这人真是的,也不告诉我一声!罢罢罢,
甭管他们了,等他们自己乐吧,我还是要把那疯婆子揪出来再说!」于是郭玄光
不再管李晟,赶紧返回到机房里思考一下刚才虐他的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经过详细查阅电脑记录以后,郭玄光推测这女子有可能是混入俱乐部的。
而且这女子身手还不差,最起码郭玄光觉得自己可能还法一对一打倒她。

        回想起捉住琳达和赵盈的事,郭玄光不禁自己偷笑。不过这次没有两个
人,只有监控留下的身影,恐怕找到她有些难度。他想想觉得事情可能会很严重,
还是通知高比较好。但是如此一来,可能今晚他带人来的事就会穿了。

        郭玄光再深思了一下,定还是明晚再把事情告诉高。反正今晚恐怕
也很难找到这女的,明晚只要自己说受了伤回家休息了,高应该也不会说什么。

        说真的,坐下来以后郭玄光确实觉得浑身不对劲。刚才那一番鞭打虽然
说不上是受了重刑,但是也弄得是伤痕累累的。他计划好明天怎汇报给高后
就准备告诉李晟一声,然后回家休息。

        然而李晟的电话还是没有人接,房门上依然显示「请勿打扰」。郭玄
光这时想想有些不妥,因为这房间今晚原本是要做清洁维护工作不对外开放的,
如果长时间显示「请勿打扰」服务台那边肯定会留意的。

        郭玄光早跟清洁人员打了招呼,让他们提早完成工作。但是他可不想让
别人知道他带人私用俱乐部里的房间,于是赶紧到了房间那敲了敲门。

        奈这里房间的房门也是特殊制造,外面敲门在里面是几乎听不见声音
的。而且房门一旦设置了「请勿打扰」模式就会自动反锁,只能通过服务台打开。

        幸亏郭玄光还有那万能的电子卡,他打开锁刚把大门推开了一条缝,里
面已经传来了吆喝声。

        「混账东西,让李认错不认对吧,我抽死李!」

        「不……不……别、别打了……别打了……我、我……认了……认了…
…我错、我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