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92 太迟

        郭玄光看女警,心里充满了胜利的快感道:「你给我睁大眼睛看,
不敢看是害怕吗?哈哈!想不挨鞭子吗?行啊,那就道歉,赶紧道歉,如果态度
诚恳我可以考虑考虑的!」

        李晟赶紧又起哄:「对,道歉,道歉,快道歉……」

        女警当然不理郭玄光他们说什么,等到适应了鞭子以后她干脆低头不
再哀嚎,只是默默地承受。

        郭玄光怕自己控制不住用力过猛打伤人,用的是皮条宽大的鞭子。看到
女警的皮肤已是泛红,他就停下了手准备下一个项目。只见他走到刚才的锅炉那
道:「李大哥,麻烦你们让一让,下面这玩意儿有些危险性,小心!」

        李晟二人不知道郭玄光要干什么,看到炉子那似乎还有热气冒起,赶紧
退到三米开外静观。

        等李晟二人让开,郭玄光随即拿出一个特制的超长瓢子,握手也足有半
米长。他把瓢子伸到炉里一勺,对女警的后背就把瓢里的东西泼了出去。

        「啊——」女警一声尖锐的惨叫,痛得是一边扭动身子一边用双腿在
地上快速地蹬踏起来,还蹬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女警感到白色的液体带给自己肌肤灼热的感觉,接触身体后还往下流淌,
让那热感蔓延至四周的肌肤。不过那些液体的温度很快降低而凝固起来,形成
薄薄的一层覆盖在女警身上,原来是白蜡。

        很快郭玄光的第二瓢又准备好了,不等女警有所反应,他就把蜡全数泼
在女警胸口上。

        乳房还有乳头的敏感度可比后背多了,只见女警整个人往后一缩,又
嚷了起来:「啊——不、不……我、我……道歉……」

        李晟二人的眼睛瞪得比灯笼还大,对如此玩法应该是闻所未闻。

        其实这是郭玄光见过这房间的器材后其中一想尝试的东西,今晚大好
机会,他肯定不会放过。刚才炉子上的数字是蜡的温度,这些特制的合成蜡在室
温下呈固态,一经加热就变成了液态。

        郭玄光开心地道:「好,不错,不过你的反应倒是太慢了,早道歉不就
好了吗?」说完他又把瓢子放进了锅炉里。

        「不……不要……嗬嗬……我、我道歉……对不起……不要再来了……」
这时女警已经有些泣不成声的子,她看郭玄光伸入炉里的瓢子,甚至比泼上
身的蜡更觉恐怖。

        不过这次郭玄光没有继续泼蜡,而是举起鞭子道:「现在道歉,太迟了!」
接他把鞭子对准了女警身上的蜡抽了过去,只见大片大片的蜡在鞭子之下粉粹,
然后从女警身上脱落下来。

        李晟二人大叫道:「好,这个游戏太好了,太过瘾了!」等到女警身上
的蜡脱落了一大半,不等郭玄光开口,李晟已经抢过瓢子跃跃欲试了。

        郭玄光怕李晟不注意,换了一条更弱的鞭子吩咐道:「别往脸上去就行
了,还有注意鞭子的力度,抽坏了就没得玩了!」

        「不要——不——对不起……对、对不起……」女警急得又再跺地面,
身体不断往后靠,可惜被头顶的绳子给拉住了。

        李晟狞笑看女战士,学郭玄光的子给了女战士前后两瓢蜡。不
过他还不满足,撕开女警阴部的衣服,又往那来了一下。

        「啊——」女警被烫得连双腿也缩了起来,任由头顶的麻绳扯手腕,
可能此时她觉得手腕的痛还比较舒服一点。

        老实说,45度的温度对于这些特制的蜡来说对身体没有多大的伤害。那
灼热的感觉也是很短的时间,随温度下降那些蜡会马上凝固。不过一般人怎么
会经历如此接触过这子玩蜡,身上的痛感加上心理的恐惧让她完全慌了神。

        李晟用鞭子扫女警的大腿道:「来,腿张开,我你清理一下嘛。」

        「不……不要这……饶了……饶了我吧……」女警这时已不是道歉的
口吻,她现在就在可怜兮兮地求饶了。

        李晟当然不管,让李三分开女警双腿,往她的阴部直接挥鞭。

        「不——坏了、要坏了……不——」房间充斥女子竭嘶底里的声音,
到得后来,连声音也变得沙哑了。

        等到李晟发泄完,女警好像连眼泪都已经流干了。身体各处还或多或少
地粘蜡,没有蜡的地方皮肤也是红红的,不知是被烫的还是被鞭子抽的。她的
双腿还一直颤抖,低头不时发出两声低泣声。

        不过郭玄光还没尽兴,他调低了炉的温度道:「孬种,让你道歉而已,
竟然求饶了。这么当未来特警怎么行,要好好惩罚一下才行。既然你是舌头不听
话乱求饶,那现在就把你的舌头伸出来吧!」

        女警不知道郭玄光要干什么,只是摇头,双眼满是哀求的神色。一旁
的李晟可不客气,用手掐女警的嘴巴道:「快伸出来,要不然我把蜡直接灌进
你的阴户里!」女警简直法想象如果蜡进入阴道的情,得颤抖慢慢伸出
了舌头。

        郭玄光拿出一个小汤匙道:「别动哦,我没命令不许缩回去知道吗!」
接他举盛满蜡的汤匙,慢慢地移动到女警头部上方。

        女警看那汤匙,头不敢摇晃,舌头不敢缩,只有那牙关一直在哆嗦,
最后剧烈地颤动起来。

        「呃——」看蜡落在舌头上,女警又再哀鸣起来。蜡混合口水缓缓
而下,温度降低以后居然在舌尖那里往下形成了一条蜡柱。

        与此同时,女警的双腿再次烈颤抖起来,尿液随即「哗哗」地从两腿
之间洒落到地面。就在失禁的那一刻,她好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什么屈辱
和怨气都似乎被尿液一洗而尽。

        李晟看得兴高采烈的,大叫:「好,精彩,小郭可真有你的!这玩意
儿真的是过瘾啊,我们未来特警的这身蜡像造型确实不错,不错,哈哈哈!」他
意犹未尽地抚摸女战士的脸道,「这真是个极品啊,今晚太开心了。来,我们
认识认识,以后有机会再玩玩!」

        原本好像已精疲力尽的女警此时突然又挣扎起来,她拼命摇头,死活
不让李晟的手接触到自己的面具。

        「怎么?难道还是个丑八怪?」李晟有些不解,手依然尝试想把女警
的面具拿掉。

        郭玄光解围道:「你有所不知,我们规定不可以脱下面具的!一旦你被
投诉,会被禁止进入俱乐部的!」

        李晟有些趣地道:「是吗?怎么那么多规矩啊?算啦算啦,不看就不
看,什么国色天香我没看过啊!」

        正当其他几人都觉得事情就这么了了的时候,李晟突然又再伸手去摘女
警的面具。一身疲惫的女警以为李晟已经罢手,完全没有防备。

        当李晟拿掉了女战士的面罩的时候,他不禁愣了几秒,然后失声笑道:
「哈哈哈,哎呀,我还说让人去接你,你怎么就自个儿跑上来了,哈哈哈!这次
是不打不相识,虽然被你抽了一顿,不过你也让我爽了一把,当作打和了,哈哈,
哈哈哈!」一旁的李三也是一的表情,和李晟一起大笑起来。

        一旁的郭玄光完全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居然是司
徒帼英。他原以为这只是刚才那在俱乐部里打工的疯婆子,完全没想过这白衣女
警是自己认识的人。

        紧接郭玄光脑袋里现出一连串的问号:「为什么司徒帼英和李晟有这
的关系?为什么司徒帼英会被李晟这赖摆布?为什么司徒帼英刚才要袭击我
还有李晟两人?」郭玄光法解释,也不知道怎么去梳理这些混乱的关系,他只
觉得脑袋里乱哄哄地一片混乱。

        李晟今晚可是玩得尽兴的,揭晓了女警的面目后就大笑扔下司徒帼
英不管然后与李三扬长而去。

        郭玄光不想多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对司徒帼英说了声「我带你
走」。然后默默地把司徒帼英放了下来,找到一件大衣她披上,领她悄悄地
离开了俱乐部。

        司徒帼英也一直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看郭玄光一眼,只是在他的搀扶下
蹒跚而走。随后两人上了出租车,往司徒帼英的住处而去。

        路上两人只是把头对各自那边的窗户,司徒帼英看窗外的景色有些
模糊地略过,时间好像倒退回接到李晟的邀请电话那一刻。

        其实当司徒帼英接到电话后起初是不想赴约的,因为那肯定不会是什么
好事。不过她不甘心一直那么被动,考虑过后还是觉得赴约比较好。如果李晟真
的把视频图片等曝光,司徒帼英以后在梁山市的日子就更难熬了。而且她咽不下
心里的那口气,始终想找个机会像弄陈大一般把李晟解了。

        后来李晟通知了司徒帼英地点和时间,她定提早赴约,先打探打探一
下环境。于是司徒帼英几乎和郭玄光同一时间来到魅力之夜,观察了一下之后换
上了蒙面衣服,借口说忘带电子卡了然后从正门而入。

        进入俱乐部以后司徒帼英也只是乱摸,她也没有什么开锁工具,什么房
间也进不去。结果误打误撞之下司徒帼英碰到了郭玄光,心里燃起复仇火焰的她
顺势就发泄了一回。

        当郭玄光逃离房间后,司徒帼英定变装然后故技重施,她准备就像对
待郭玄光那好好地招呼一下李晟二人解解气。至于视频那些的司徒帼英也不管
了,反正到时候就当作自己失约而已。

        于是司徒帼英假装说自己要迟到,然后扮作员工摸进了李晟的房间。但
是她没想到锁房门郭玄光也能进来,而且她当时也太过兴奋,以至于完全忽略
了身后的情。而郭玄光也是歪打正,于是就等于了李晟一个大忙。

        ======================

        自从那一夜在魅力之夜疯狂之后一晃又过了两周,郭玄光没有再联系司
徒帼英,也不敢再联系她。一来郭玄光觉得再找司徒帼英好像很尴尬的子,二
来他要集中精神在上学期把学分攒,下学期找份工作累积一下工作经验再念研
究生,他不想再花时间理其它的闲事。

        学习归学习,体育锻炼郭玄光还是没有忘记的。虽然郭晓成不是天天有
空陪他,但是他依然能坚持一有空就到高夫练习场打上一会儿。

        这天又迎来了周末,郭玄光干脆就不回家吃饭,下课以后就在球场待。
反正他买的是没有限时间的票,于是打打停停边练边研究动作。到了晚上7 点,
他就在球场的餐厅用饭。

        可能是星期五,又可能是今天特别人多,原本就不大的球场餐厅居然几
乎满座。郭玄光兜了两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张空桌子。不过他刚坐下喝了两
口水,竟然来了个想同桌的人。

        来者约莫有175 的身高,披一头长发,精致的五官略显成熟,还隐隐
透一股阳刚之气;身上穿一条紫色的休闲连衣裙,裙摆之下是黑丝相伴的一
双大长腿,紫色的高跟鞋和长腿自然地连在一起,散发出一股可抗拒的性感。

        「你好,不好意思啊,今天实在太多人了,你不介意吧?」女子似乎很
有自信,不等郭玄光回答已经坐了下来。

        有美人如此主动,年轻男子是很难拒绝的。郭玄光赶紧道:「没事,坐
吧,我也是一个人而已!」而且郭玄光不是第一次遇见这女子了,他大概记得可
能早在三四个月之前已经在球场见过她。

        先不说这女子的相貌,光是球技已经让郭玄光印象深刻。他记得有时候
两人会在相邻的位置打球,对方对那小小白球的控制可是收放自如,自己是万万
及不上的。

        再加上这女子还有天使般的脸孔和一身健美的身形,就那个鹰钩鼻子仿
佛能勾住男人们的目光,郭玄光当然不会对这么一个人没印象。不过经过招倩倩
的事后郭玄光可不敢多想了,因为这女子与招倩倩一,论是打扮还有球具等
都是光彩夺目,哪有他什么奢想的空间。

        因此当这女子坐下以后,郭玄光也没有多看人家几眼,只是自己吃自己
的。等到郭玄光吃完了,紫衣女子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在等人来拿资料的?」

        虽然这时候餐厅里人多声音也大,但是两人相距不远,郭玄光确信自己
没有听错的。不过他装作有些不确定地抬头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紫衣女子用很确定的表情道:「我刚才问你是不是在等人来拿一些资料,
之前有人让你在这等的!」

        郭玄光这回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不过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毫不相干的女的
会问出这的话。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没有,他只不过是来打球的,不可能要等
什么人。

        「没有?没有在等人?我知道你姓郭,也是联大的学生。虽然联大学生
在这打球的有不少,不过像你这经常在这个时间来的而且姓郭的就应该只有你
吧?」

        郭玄光开始有些紧张,心里想:「这到底是什么人?天啊,难道是和
招倩倩有关?不!她的事不是结束了吗?就不能让我安静地打打球吗?不过不对
呀,招倩倩和等人拿资料没关系的,这女的究竟是谁?」

        「你不认识我的,说了我的名字你也不知道,不过告诉你我姓徐就好了!」

        郭玄光现在才不管这紫衣女子是谁,他横了一下心,定不再纠缠下去。
「不好意思,我看你是认错人了,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看郭玄光远去的背影,徐小姐只是轻松地笑了笑,好像刚刚和郭玄光
交谈得十分愉快的子,然后继续在座位慢慢地品尝水果沙拉。

        如此又过了一周,郭玄光有些害怕再次碰见那徐小姐,干脆连续几天没
有打球。到了周四,郭玄光带忐忑的心情再次踏上球场。

        就在郭玄光打了十来球以后,徐小姐就不期而至。一身运动装的她来到
郭玄光的身前,也没有说话,只是自己打球。

        这一下弄得郭玄光心神不宁,连续几球也没打好,干脆坐了下来休息一
会儿。徐小姐好像抓紧机会似的马上道:「郭同学你好,我今天忘带7 号杆了,
能借你的给我用用吗?」

        郭玄光不知为何这女子会盯自己不放,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道
:「借杆没问题,不过我的是男子杆啊,你用恐怕不合适吧!」

        徐小姐一笑道:「嘻嘻,我用男生的杆也没什么问题啊,难道你怕我会
打坏你的杆吗?既然你没问题,那我就不客气啦,谢谢你啦!」

        郭玄光语,只好看女子自行从自己的球包里抽出了7 号杆。撇开其
它事不说,这徐小姐的球技确实厉害。郭玄光看见她的挥杆十分稳定,每次击球
的落点都在那120 米的旗子附近,不禁心里暗暗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