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主要人物:

  张君(高中同学,后来认我妈做干妈,体型偏胖,年龄17,身高168 ,体重
85公斤,鸡巴短小)

  张君父(电器维修,我称呼他张叔,年龄40,身高170 ,体重90公斤,性能
力差,但是,鸡巴粗)

  张君妈(药房工作,人称芳姐,我一般叫她芳姨,年龄39,身高165 ,体重
60公斤,奶大,皮肤偏黑性欲)

  阿龙(我本人,年龄17,身高175 ,体重60公斤,鸡巴一般,有极的淫母
欲望)

  秀月(我妈,家庭妇女,不工作,年龄38,身高170 ,体重55公斤,奶大,
皮肤白)

  建国(我爸,国企领导,经常应酬,出差,工作原因不怎么经常日我妈,年
龄39,身高178 ,体重75公斤,但是性能力,每次至少40分钟以上)

  今年夏天,因为比以往热很多,那些拍爸爸马屁的人,送给我家一台日产的
空调,正好旧的已经很多年限了,也该换换了。爸爸打开后,本以为安装很简单,
谁知不像想的那。毕竟自己不是干这行的。搞了一上午都没有安装好。

  妈妈便跟爸爸说:「算了算了,你不懂安装,还是赶快找个师傅安装上吧!
这天这么热,旧的又被你拆了。」

  「好好好,我打电话找师傅来安」爸爸不耐烦的说道。

  正在这时,爸爸的手机响了,单位要他去开会。爸爸急忙换好衣服便匆匆出
门了。「天天开会,还不是吃吃喝喝,犯得那么急吗!」妈妈抱怨的说的。

  爸爸走后,这时正时中午,天气更加热了。妈妈,本来就比较怕热。「这么
热的天,我要个,龙龙,你不热吗?」妈妈问道,「现在不洗,你洗吧」我
回答道,这时,我正在专心的打游戏。

  妈妈,听到后便走进卫生间。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张君我的铁哥们打来
的,让我出去玩。我随口说道:「等我打完这一关,过去找你。」

  过了一会我妈洗完出来,因为天热,妈妈只穿了一件低胸的褂子,没有带奶
罩,能隐约看她凸出的乳头,因为奶子比较大将褂子撑起可以看出她奶子的形状。

  褂子比较大连同我的屁股一起遮住,里面是否穿内裤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
按照我妈平常习惯如果刚洗完澡,一般是不会穿内裤,因为,之前我看过几次都
是这。对我来说,妈妈穿成这已经习惯了。这时,我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去找
张君,妈妈看到我要出门便问道「你去哪里?」「去找张君」我回答道。「这么
热的天还往外跑,大小都不家。」妈妈抱怨到。「我就出去玩一会,要是太热
我就回来。」说完我便关门跑下楼去了。

  跟张君见面后,因为天气实在太热,在外边感觉就要被烤胡了一,我便跟
他说「还是回家打游戏吧,这天太热了。」张君听到后问道「啥游戏?」「幻
西游」我立马答道,张君紧接说:「我也在玩,那我去你家一起玩」说罢,我
们便往回走。

  我走路比较快,再加上我心急的回去玩游戏,所以,走的更快一些,张君走
的慢在后面跟。因为我家住的是高档公寓小区,有门卫,张君这又是第一次来
我家,门卫不认识他,因为我进去后忘记他跟在我身后,又返回跟门卫解释才
带他进来。

  我家是复式的房子,卧室是在二楼,我的房间有个阳台,跟我爸妈主卧的阳
台是连通的。电脑在我的书房里,书房在另外一边,还有几间客房。楼下是客厅
和房。

  回到家后,我喊了几声妈妈,看没有反映,以为她出去了,便自行带张君
上楼,路过我爸妈房间时看到我妈在睡觉,因为空调没装好,妈妈开电扇。我
看到后跟张君说:「小声点我妈在睡觉,我们到书房打游戏吧。」然后,我便迫
不及待的走到书房打开电脑。这时,张君说道:「你家就一台电脑啊!我玩啥?」

  我随口答道:「在我卧室还有一台笔记本,你用那台吧。你自己去拿吧。」
张君听完便自己往我房间走去。我就没有理会,便开始自己玩起来,玩了几局后,
才发现张君拿电脑还没过来,我便起身到我房间去看看,是不是他没找到电脑。
来到房间后没有看到他,我感觉奇怪,便走进房间看看他到底在不在。这时我通
过窗户的反光,看到他在阳台,本想叫他,但是处于好奇,想看看他在搞什么鬼。

  便悄悄的走过去。来到他身后让我吃惊的发现他正在往我父母的房间看,我
随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竟然在偷窥我妈睡觉。

  在看我妈躺在床上,就穿之前洗完澡的时的那件褂子,平躺在床上,一条
腿伸直,另外一条择是踩床竖起来的,平躺的角度恰好是朝向窗台这边,电扇
的风出过来时会将我妈褂子吹起来,这的话,我们可以看到我妈鼓起的阴户上
长满了郁郁葱葱的黑色阴毛,两腿之间有一条黑色的缝,因为离有一段距离所
以看的不会很清楚,但是,就算这对我我们刚刚处在青春期的少年,也是很大
的诱惑和吸引。

  这时,我轻轻拍了一下张君,小声问道:「好看吗?」看的入神的他被我这
突如其来的举动搞的有点荒神,然后,急忙离开阳台回到我的房间。我跟随他一
起进到房间,他看到我后,表情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没看到到电脑,
才去阳台看一下。」「哦,电脑在这里,一起去那边玩吧」我边说边从柜子里取
出电脑递给张君。

  回到我书房后,可能我淫母的思想被刚才诱发出来的原因。虽然,我玩游
戏,但是,在我脑海里一直浮现出刚才的画面。同时,我还时不时的偷瞄一下张
君,想看他有什么反应。我看虽然他很专注的盯屏幕,估计,心里应该也是在
不停的想刚才的画面。这时,张君跟我说道:「太热了。」「家里空调坏了,本
来我爸要换,谁知道他被叫去工作了。没办法!」我回答的同时,听到我妈房间
传来妈妈的声音,「龙龙,你回来了?」我妈问道,「是啊妈,我跟我朋友在书
房呢。」我高声回答道。同时,张君又跟我说道:「我爸会修空调,要不我你
问问他?」「好啊,好啊。」我迫切的回答道。这时,我妈已经来到我书房的门
口,妈妈穿了一条短裙,并且,也换了一件不怎么透的圆领短体恤衫。我看到后
跟妈妈说:「妈,这是我同学张君。「阿姨好。」」张君马上说道。「你好。」

  妈妈回应道,我接又说:「妈,张君爸爸会装空调,要不问问让他我们
装上,这天太热了。要是等我爸还不知道啥时候可以装!」妈妈听到后想了一下
说道:「也行,那我们问问你爸,什么时候可以装。」张君听后说道:「行,
我打电话问问我爸。」紧接又问道:「你家电话在哪里?」随后,我便带张君
来到客厅打电话给他爸。张君在电话里简单的跟他爸说了一下情,拿电话问
我道:「我爸问后天,可以吗?」我听后大声喊到道:「妈!后天装可以吗?」
「后天啊!那再说吧!」我妈在楼上回答道。张君听到后跟他爸说道:「后天,
再说吧。

  我在我同学这玩会,你上夜班注意安全吧。」然后,将电话就挂掉了。我听
后说道:「原来你爸要上班啊,就不用麻烦了,等我爸装就行。」张君听后,思
索了一会说道:「其实,我也可以装,以前跟我爸学过。」「啊!那要不我跟你
一起装吧。」我回答道。张君说道:「行,我们试试。」说完后,我便跑到楼上
跟我说,张君也会,我跟他一起装一下试试。我想了一会后跟我说道:「行,要
不太热了,晚上怎么睡。我跟你们一起吧,要注意安全。」

  说罢,我跟张君还有我妈三人一起,将空调拿出,并且,准备好工具,准备
安装。安装的时候开始比较顺利,但是在安装空调跟外部马达连接的线路时出现
了点小问题,必须我蹲在地上扶电线,我妈扶接口,本来高处应该是我扶
比较好,但是,我经常扶不住接口会掉下来,估计是我注意力经常分散造成的,
就这换成我妈扶,并且,需要注意力比较集中才不会掉下来。然后,由张君
负责固定。就这让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这也是底激发出我淫母思想的
转折点。因为这的安装姿势,我妈需要站在椅子上,并双手太抬高扶住。我这
时我抬头发现因为我妈的姿势我可以从下往上,看到她裙底请,和短体恤由于太
手前倾,造成衣服很跟我妈身体中间留有很大的空隙,可以轻松看到我妈的乳房
下面和乳头,并且,也可以看到我妈的阴毛和阴户。这个清晰度比刚才偷看我妈
睡觉要清晰的多,就是在我眼前60多厘米处,并且,也是我没想到的是,我妈竟
然一直没有穿内裤和奶罩,美中不足的是,光线不是太亮。在这时,张君正好也
蹲下找工具,看到我抬头自然也抬头看去,就这我跟他,一起在我妈身下看
她因为站在椅子上不稳,身体不时的晃动,她的奶子也随一起摇摇晃晃,感觉
就想两颗成熟的水蜜桃在树枝上摇动。看到这时,我跟张君四目相对,从两人的
眼神中由尴尬到打成默契的细微变化。然后,他又抬头一边看一边慢慢的,恋
恋不舍的站起来。而我,就一直由下到上看我妈因为助安装时,奶子不停的
摇摆。并且发现张君的鸡巴对我妈顶起了帐篷。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总于将空调安装好了。我们便快速打开,顿时爽起
来。但没想到,刚开了一会忽然断电了,顿时妈妈就抱怨的说道:「刚装好就停
电,本想快会,真是的!」「没关系了,过会来电就快了,反正已经装好了。」

  我接说道。「算了算了,我们去吃饭吧,张君都我们忙这么久了,也好
饿了吧?」我妈说,我抬头看了一下表,时间过真快,刚才开始的时候才15
点左右,这眼看就18点半了,我们忙活了4 个多小时。「我不饿,阿姨。我还是
回家了……」这时张君说道。「不要不要,吃完再走,我去换件衣服。就去楼下
那吃串烧。」我妈马上打断张君的话说道。这时,我也跟问道:「吃了再走吧,
你爸不是夜班吗?你妈在家做饭了?」「没我妈也值夜班」张君回答道。「那就
一起吃完再回家吧」我跟说道。「是啊,忙活这大半天了都」我妈一边说一
边走上楼换衣服去了。过了一会我妈换了一件连衣裙从楼上走了下来,刚准备换
鞋出门,这时,大门打开我爸回来了,我妈看到后问道:「要不一起吃饭吧,张
君我们将空调安好了。」「哦,谢谢你啊张君」我看张君说道。「不客气,
叔叔」张君回答道,我听到后,心想你也没少看我妈奶子。当然,不用不客气了。

  「我今天要出差10几天,单位开会临时定的,车在楼下等呢,我回来拿
几件衣服就走,你们去吃吧!」我爸又说道。「好吧,要我你收拾吗?」我妈
问道。

  「不用了,你们去吧!」我爸回答道。我妈听后,跟我和张君说道:「这
我们自己去吧。」妈妈一边说一边换鞋,同时又跟我爸说道:「注意安全,我们
先走了。」说我跟张君还有我妈一起走出出了门。

  我们来到饭店,开始只是点了些串烧,但是,串烧比较辣,吃了一会。我妈
问道:「要喝点什么,饮料还是啤酒?」「不用了,一个人不喝酒」张君说道,
「来我陪你喝点吧,这天这么热,喝点冰镇啤酒解解暑。」我妈接过话来。我们
便点了几瓶啤酒,我妈喝了大概2 瓶左右的青岛啤酒,张君酒量比较大喝了差不
多5 瓶,我一般不喝就就只是意思了一下。我妈看张君喝的还是意犹未尽,便准
备再点几瓶的时候,因为,是饭店再加上今天吃饭的人又比较多,竟然没有青岛
啤酒了。本来店家说要到别的地方取,但是,不是冰镇的,跟我妈说冰镇的只有
一个杂牌子的啤酒了。我们想了一下天这么热不是冰镇的喝起来又不解暑,最后
张君说就那个杂牌啤酒拿2 瓶就行。啤酒上来后,他跟我妈一人一瓶,张君给我
倒了一杯。我靠,什么酒啊!喝起来太难喝了,我妈跟张君喝了一杯后也觉得不
怎么,但是,烧烤吃起来又比较口渴,他我们没别的选择将就将2 瓶分喝
完,便吃完结账了。

  结账后,我们刚出店门,我妈忽然感觉有点头晕不适,跟我们说道:「这酒
确实不好,喝完有些上头。」我看到后,急忙过去搀扶我妈,跟她说:「妈,我
扶你回家休息一下吧!」于是我们一起回到家中。到家后还是没有来电,屋内比
较闷热,再加上我妈刚就有些不适,一到家便到卫生间吐了起来。再看张君确实
酒量还不错,感觉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这时张君跟我说:「可能你妈不能混
喝酒,再加上这啤酒又比较有后劲。所以,才会喝醉。」我妈吐完后,我便将她
扶回房间休息,让张君在客厅等我,准备过会出去乘乘。天热又没有风,比
较闷热,我将妈妈扶回房间后已经是满身大汗了,便急忙跟张君出门在门口纳。

  这时,可能喝了点酒,脑子里又想起今天下午的事情,便看张君有点含糊
的问道:「以前你见过女人身体吗?」张君听到后,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回答道:
「恩,之前见过一次我妈跟我爸操逼!」我一听马上激动的问道:「怎么看的?」

  「半夜起来上厕所,路过他们房间,听到他们房间有动静,门没关严,我通
过门缝看的。」他回答道。我接又问:「你妈身材咋?看清楚了吗?」「没
太看清楚,他们没开灯,只是透过月光看的。只能看到我爸在我妈身上一上一下。」

  他回答道。我接又问:「想毛片里的女的那叫床吗?」「有叫,但没那
么大声,还嘟囔说些什么,我在门口听不清楚。」说道这我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
我妈现在喝醉了,想让张君跟我一起偷窥我妈,满足我淫母的心里。想到这,我
便看他一脸狡猾的跟他说道:「想不想真正看清楚女人的身体?」张君看我
面露激动的问道:「怎么看?出了片里看过,到现在还真没真正看过呢?」我回
答道:「今天下午你不是看过吗?」听到我说道这张君表现出一点不自然,将目
光移动向旁边回答道:「哦,那……那……是意的。」说完后他快速的瞄了我
一眼,看到我一直盯他,便又说道:「今天下午离比较远也看不清楚,安空
调时也只不过是瞄几眼,也没有看仔细。」说完便将目光看向我,我们四目相对,
停留片刻后,我说:「现在不是有机会吗?我妈现在喝醉了,走,我们回去看看?」

  我一边说一边示意他往我家去。这时,张君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跟随我一
起走向我家。

  我轻轻打开门后,跟张君说道:「你跟我身后,我先试看看我妈是不是
真醉的不行。你在进来。」张君听后问:「你妈不会醒吧?」我回答道:「我也
不清楚,以前有一次她跟我爸喝酒回来,也吐了,也跟这次差不多,我跟我爸怎
么叫她都没反应的。这次应该也差不多吧!」一边说一边我们来到了我爸妈房间
门口,房门虚掩,我这时小声跟张君说道:「我先试叫几声,看看我妈有反
应没,没回答的话,我们就进去。」「好好好,你先叫叫看。」听的出张君也是
十分迫切的希望我妈没反应。

  「妈……妈……」我提高嗓门叫了几声,房间里没有一点回应,这时,我像
张君示意推开门看看。刚推开门便看到我妈侧身背对我们,我们便轻手轻脚的
向她走去。走到床前我伸手推了推我妈,张君这时还躲在我身后,估计心万一
我妈有反应他好马上撤离。推了几下我妈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能听到她均匀的
呼吸声,我便示意张君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妈现在应该醉的已经没有意识了。这
时,张君便从我身后走到我旁边,我看了他一眼,示意我们可以开始了。

  因为夏天,天黑的慢,现在已经21点左右了,不过天还是刚刚开始变暗,我
们还是能很清楚的看到。张君站在我旁边有点不知从何开始时,我便伸手将我妈
的短裙慢慢掀起,我妈穿黑色的蕾丝内裤,将她那圆大的屁股包裹,半隐半
现的看到她屁股沟,张君看到我妈屁股时脸刻意靠过去,然后深深的闻了一下,
我被他的举动刺激的鸡鸡在裤裆中一鼓一鼓的。我壮起胆来将我妈的内裤慢慢的
往下拉,露出她白白的半个屁股。张君看情不自禁的伸手过去抚摸我妈的屁股。

  这时,我妈忽然,翻了一下身,平躺在床上。这个举动把我和张君了一跳,
我感觉的我的心跳快速加快,并且感觉我的手在颤抖。张君也顿时停住。目不转
睛的看我妈的脸,在观察她是否有醒来的意思。

  停顿了几秒钟后,我壮起胆来用力一边推了推我妈一边提高声音叫了几声,
看到妈妈还是完全没有反映,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我看了一眼张君,表示没问
题,我们可以继续。

  我们看妈妈的胸部随呼吸一起一伏,我正在看的入神的时候,只见张君
一直手伸向我妈的胸部,在开始隔衣服慢慢的揉搓。这时,我回过神来,走到
腿边轻轻的由小腿向大腿内侧摸去,同时,将我妈的短裙掀起,露出鼓起的阴户,
透过半透明的蕾丝内裤可以隐约看到茂密的阴毛,并且,两侧还有一些阴毛没有
被内裤遮住。看到这我便开始壮胆子用两只手开始轻轻的往下将内裤拉下。拉
到一半的时候因为我妈是躺,没有办法再继续往下拉。我便轻轻拍了一下张君,
跟他轻声的说道:「我一起把内裤脱了。」张君听到后便和我一起慢慢的将我
妈屁股抬起,将内裤全部脱掉。我们两人这时所有的目光,全部都看向我妈的双
腿之间,阴毛中间的那条神秘黑缝,驱使我将妈妈的双腿分开。这时,我妈的阴
部完全露在我和张君面前。我俩不约而同的靠近仔细欣赏起来。妈妈的大阴唇翻
漏在外边,阴唇两侧颜色微黑,阴唇有些湿润,不知是阴道的分泌物还是汗水,
并有阵阵的骚气扑面而来。这时张君的胆子之前大了起来,他竟然将鼻子和最
向我妈的阴道口处,伸出舌头慢慢的舔了几下我妈的阴唇,只见他的唾液把我妈
的阴唇搞的更加湿润起来。这时,我站在旁边看到问:「味道咋?」张君没有
回答,又不停的过去舔了几次后,跟我轻声说:「把你妈上身也脱掉吧。」我
听到后回答道:「拉链在后背。」张君听完便慢慢的将我妈稍微掀起,将拉链慢
慢拉开。

  拉链被拉开后,我妈的上身衣服马上松了下来,我他将上身衣服从手臂
退掉拉到我妈的腹部。这时,我跟张君都看到我妈穿的奶罩也是蕾丝超薄的那种,
可以隐约看到两粒已经树立起来的奶头,将奶罩顶起,并且我妈的奶子确实挺大
被奶罩累挤起了一条深深的乳沟。他「真大他妈大啊!」听到张君说道。他一
边说一边将手指轻按在我妈的奶头上揉搓摸索起来。这时张君跪在我妈的胸前,
又将我妈掀起伸手将奶罩的扣子解开。并且,将奶罩推了上去。我妈的两颗大白
乳房一下子弹了出来,分别垂在两侧,两粒奶头依旧直挺挺的立在乳房上。我仔
细观看去,颜色不是很深,但是乳晕比较大,明显的是因为乳房怀孕时增长后造
成的。张君看到后两只手一起握住一个奶子揉搓起来。我看到立马提醒他轻一些,
小心我妈醒来。张君一边揉搓,一边用舌头舔我妈的乳头。这时,我妈时不时
发出一点呻吟的声音。我在想估计是张君的举动,造成我妈在睡中做春了吧。

  我正欣赏老妈被张君卡油的画面的同时,我的鸡巴已经在裤裆中不停的敲打
我的裤子。这时,我发现张君另外一只手在他的裤衩里撸动。没多久,张君
便站起来掏出鸡巴,开始快速的撸动起来,我看到他的鸡巴十分短小。张君撸了
没一会也就2 分钟,便将精液射到了我妈的阴毛上,射完后还意犹未尽的将鸡巴
放在我妈奶子上一边蹭一边戳弄。我看到这,心我妈醒来,便跟张君小声说道
:「靠,赶快搞干净,要是我妈醒来就惨了!」听我说完,张君这时估计也反应
过来,立马手忙脚乱的将自己软小的鸡巴塞回裤档里,跟我一起将我妈阴毛上的
精液简单的擦掉,我们快速的将内衣裤和连衣裙我妈穿回原。然后,我跟张
君逃离了房间,跑家门外的路灯下。

  这时,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会,看张君说道:「你小子胆真大,看摸就罢了,
竟然还撸出来。」张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实在不好意思,主要你妈的身材太
好了,奶子又白又大,还很软。我问道你妈逼里散发出来的骚味,不自然的就想
撸。」「呵呵,这次你爽了,我妈被你看了一个便。还好她没醒来,要不然我们
俩吃不了兜走。」我回答道。这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张君便跟我说:「我先
回家了,明天再找你。」说完他便转身向小区外走去。我看张君的背影,心里
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应该是我淫母心理的满足。

  (未完待续)

  字节数:7650

  作品创作中,期待您的评论和剧情建议,我将参考评论发展情节。

[ 本贴最后由 13542322969 于 2017-09-26 01:3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