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李萌瞬间感觉到,老头粗壮的中指进阴道口,指尖顶开阴道壁,插了进来,
李萌几年没有性爱了,阴道早已经自然收紧了,瞬间被老头粗壮的中指插进来,
痛与刺激,使李萌猛的仰起头,发出:啊,呃,的呻吟。老头听到李萌呻吟了,
便快速的用中指在李萌的阴道里上下抽插,左手用力的搓揉李萌的乳房和乳头,
嘴里色色的说:叫吧美人,我的手指在你小穴里抠呢,舒服吧美人,嘿嘿嘿嘿。
挑逗的话语,搓揉乳房与抽插阴道的刺激,使李萌全身紧绷,仰头,紧闭双眼,
咬嘴唇,香发披在老头的右肩上,持续了不到半分钟,李萌的双脚脚尖踮起,
脚跟离开了高跟鞋,膝盖悄悄向前弯曲,紧闭的双腿略微向两侧分开了,老头的
中指感受李萌的阴道由潮湿变湿滑在到不断流水的过程,老头察觉到李萌双腿
分开了一些,抓老头右手手腕的手也松懈了,老头知道机会来了,便将二拇指
同中指一起插进李萌的阴道里,并大力而快速的抽插起来,随持续的抽插,李
萌的膝盖更加弯曲,大腿向两侧分的更开,屁股在向下沉,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这时,李萌急促而紧张的说道:哦,哦不,不不要,不可以,快停,呃,下,快,
快停,哦不,行。说话的同时,李萌的身体开始快速的颤抖,两只手再次用力的
抓老头的双手,双腿在不停的抖动中猛的伸直夹紧,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啊,
啊,啊……呃,呃嗯,哦,呃呃嗯的呻吟,阴道里一股爱液顺老头插进阴道里
的手指涌了出来。

    老头知道李萌高潮了,便停了下来,拔出手指,把湿漉漉的右手举在李萌面
前,问李萌:小骚货,这是你的骚水吗,嘿嘿,这么快就高潮了,哈哈哈哈。说
完,从后面松开了李萌。李萌面表情的喘气,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不自主的
颤抖了几下,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斜头靠在门上,披肩发挡脸颊,左手
撑地,右手捂在乳房上,一双肉色丝袜美腿弯曲,掉落的连衣裙与内衣纠缠
在一起盖在高跟鞋上。

    老头看瘫在地上的李萌,挺立的阳具从浴袍下露出了龟头,老头抓起李萌
的右手,左手伸到李萌左侧的腋下,用力往上拉起李萌,拽到床边,李萌背对
床,被老头推到在床上。老头扫视了一下仰面躺在床上的李萌,过肩长发不均匀
的散在脸上,一对乳房在微微颤动,微粉红色的乳头挺立在粉红的乳晕中间,左
臂伸展,右臂弯曲在身体旁,肉色连裤袜的袜边勒在腰间,黑色薄蕾丝的内裤
在丝袜的包裹下更加性感,乌黑卷曲的阴毛清晰可见,一双笔直的长腿略微分开
的伸向床边,双脚伸出床外,连衣裙和内衣挂在右脚的脚腕上,左脚的粉色高跟
鞋鞋尖挂在脚尖上,露出白嫩的脚背与脚跟。

    老头一边看,一边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身上的浴袍,赤身裸体,18厘米长
的阳具指向前方,与身体成为90度的直角,弯下腰扯下李萌脚腕上的内衣和连衣
裙,又脱掉了李萌左脚上挑的高跟鞋,左手抓住李萌的左脚脚腕,把李萌的左
腿向上举起,然后右手握住李萌左脚的脚背,把脚心对自己的脸,老头看李
萌近在咫尺的丝袜美脚,说了句:真是个骚丝美脚啊,李萌得忙说:你,你,
你要干嘛,老头咽口说:干嘛,让我闻闻你的骚丝美脚什么味道,哈哈哈。李
萌听了,得刚想把脚从老头的手里挣脱,老头猛的把鼻子埋在李萌的丝袜脚窝
里,伴随李萌:啊,不可以,哦嗯,的呻吟,老头的鼻孔贴在肉色丝袜上,用
力的闻,一股浴液,爽肤乳和丝袜涤纶混合的味道沁入心脾,同时,老头的舌头
在李萌的脚掌和脚心上舔吻,右手则顺脚背在李萌的裹肉色丝的左腿上来
回的抚摸,老头的鼻子和舌头在李萌的丝袜脚上交替吸闻和舔吻,脚趾,脚掌,
脚心,脚跟和脚背都不放过,老头兴奋的不行,阳具在上下不停的摆动。

    李萌的丝袜脚是第一次被男人闻舔,她之前听说过,觉得非常变态和恶心,
但是,当真的被闻舔,内心除了感觉因为羞辱带来的紧张,还有说不清楚的兴奋,
而且,是随老头每一次深吸自己的丝袜和脚,兴奋与紧张的感觉就会烈。李
萌的脚感受老头湿滑的舌头在自己的脚上游走,脚趾和脚窝部位的丝袜已经被
老头舔湿了。老头把李萌的左脚脚腕放在自己肩上,左手压李萌左腿的大腿,
右手抚摸李萌的阴部,舌头顺李萌的左脚脚腕舔向大腿根部。

    女人就是这,如果她拼命反抗,性爱是不可能成功的,就算使用硬暴力使
女人因承受不了皮肉之苦而屈服,因为肢体的疼痛感,也不可能使女人产生高潮。
奸使女人高潮的前提,必须使女人迫于奈之下不去反抗,又没有肢体上的痛
苦,才可以实现,而一旦女人在被奸过程中高潮了,她的自尊和防线也就被自
己的表现摧垮了,这以后的过程中,女人心里的痛苦和肢体下意识的遮挡都控制
不了性器官被刺激带来的快感与身体变化,当然,相比于纯粹的暴力奸,这种
处于被逼奈之下的软奸,因为性爱形式与硬奸差别不大,但身体又下意识
的接受奸带来的痛与刺激,因此,这的扭曲性行为,对女人的心理伤害是巨
大而长远的,而李萌,就不幸的遇到了。

    李萌左手挡在胸前,右手抓老头抚摸自己阴部的右手上,只是双手都很
力,老头舔到李萌的左腿的大腿根部,性欲底爆发了,老头抬起头,左手放下
李萌的左腿,用双手的二拇指抠住李萌裆部丝袜破洞的两边,用力的一扯,次啦
一声,李萌:哦不,的哀叹,连裤丝袜的裆部被底撕开了,老头用左手手指勾
住李萌内裤兜阴条的右边,猛的向左侧一拉,随李萌:啊,的一声呻吟,全部
阴部暴露在老头面前。

    老头欣赏,李萌的粉红色阴蒂在卷曲的阴毛中挺立,两片深红色的阴唇
褶皱的夹微张的深粉色的阴道口,深肉色的肛门褶螺旋状的整齐排列,将粉
嫩的屁眼包在中间。老头一边咽口水,一边说了句:小美人,我来了,说完,
便伸舌头直奔李萌的阴部,一口将李萌的两片阴唇含在嘴里,舌尖在李萌的阴
道口舔吻了起来。李萌感受到自己的阴唇被含在老头湿热的嘴里,软滑的舌头在
自己的阴道口上下里外的搅动,李萌下意识的要夹紧双腿,但是,老头的右手向
外撑李萌的左腿大腿根,左臂顶李萌的右腿,李萌根本动不了,除了嘴里:
呃,不要,不,呃,嗯快停下,啊,不要,的哀吟,就只有因为刺激而是臀部上
下的起伏了。

    老头一边用嘴唇一下一下的嘬李萌的阴唇,舌尖也一次一次的往李萌阴道
里顶,同时,左手手指快速摩擦李萌的阴蒂,李萌被老头弄得,紧锁眉头,闭
眼,鼻子里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的鼻吟,咬唇的小嘴里,不时的发
出:啊,啊,呃呃,的呻吟,与鼻吟交替而出。爱液顺臀沟经过肛门和屁眼,
流到白色的床单上。

    接老头把舌头全部伸出来,开始在李萌的阴蒂,阴唇,阴道口,肛门和屁
眼上来回的舔,左手从李萌的阴蒂转移到李萌的左侧乳房上搓揉摩擦,老头的上
下夹攻带来的刺激与兴奋,使李萌的身体难以忍受,老头的舌尖每一次舔过阴道
口,李萌都会有阴道口用力张开的动,李萌全身燥热,嘴里:啊,不要嗯,嗯,
哦不嗯,啊不要,呃呃,啊,嗯不,的呻吟法控制。

    老头把左手退回来,左手中指对准李萌的阴道口,随李萌:哦,嗯……,
的一声哀吟,老头用力的将中指插了李萌的阴道里,。老头的舌头舔李萌的阴
蒂,中指在李萌的阴道里快速的前后抽插上下摆弄。李萌感受老头粗糙的手指
在自己紧致的阴道里搅弄进出,快速摩擦阴道壁上敏感的性神经,难以阻挡
的快感持续的刺激李萌的大脑。这时,老头抬起头,看李萌痛苦又享受的表
情,听李萌不情愿又法控制的哀吟,老头中指抽插加快了很多,更加用力的
抽插李萌的阴道,阴道外弯曲的二拇指与食指,撞击李萌的臀沟,在爱液的作
用下,发出咵咵的声音。李萌知道这个声音是自己的爱液造成的,李萌很羞辱很
助,这的心情加上身体的快感,李萌的呼吸开始急促,先是紧闭双眼,张
嘴,双臂伸开,双手在床上乱抓,身体和双腿颤抖,阴道里的爱液流个不停,
持续了几秒钟,李萌猛的睁开双眼,双手分别死死的抓床单,双腿绷直,双脚
紧绷,脚趾向内弯曲,臀部猛的向上一台,伴随李萌:啊,啊,啊,不啊,
不行啊啊啊啊啊,呃嗯,哦,去了嗯……的呻吟,一股爱液喷涌而出,然后,快
速而有力的颤抖了几下,身体软了下来。

    老头拔出中指,在床单上擦了擦,起身骑在李萌的腰间,用双手把李萌的双
手手腕压在床上,低头将李萌左侧乳房的乳头含在嘴里,一边向上嘬,一边用舌
尖舔,然后,再换到右侧的乳头上,反复多次以后,放开了李萌的双手,老头用
双臂和双手抱住李萌的头,对李萌的粉色双唇,说了句:真他妈美,就吻了
上去。

    李萌的头部没法左右摇头,只能紧闭双唇,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任老头在自己双唇上吻,老头的舌头用力的伸进李萌双唇之间的缝隙,在李萌
的牙齿上游走,并用嘴唇嘬起李萌的双唇。老头舔了一会儿,李萌一直不张嘴,
老头抬起了头,说到:小骚货,不让我亲是吧,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说完,
老头站起身,调转方向跪骑在李萌肚子上,双脚伸在李萌头部两侧,李萌侧的
脸看到老头的脚,赶忙躲闪向上,老头顺势用双脚夹住李萌的头部,李萌脸朝上,
看到老头长黑毛的臀沟中间又黑又大的肛门和屁眼,得要转头,被老头双
脚夹动不了。

    老头将李萌的右腿别在自己右肘后面,左手抓住李萌的左脚背,向上压弯李
萌的左腿,将李萌的左脚举在面前,使劲的闻脚窝的丝袜,右手的大拇指插进李
萌的阴道,中指扣李萌的屁眼,然后将自己的肛门坐在李萌的嘴上,臀沟夹
李萌的鼻子。

    李萌感受到老头臀沟里的黑毛在自己的鼻孔里,黑大的肛门压在自己嘴唇上,
随老头屁眼的闭合,一股股臭味熏的李萌阵阵作呕,又呼吸困难,自己的屁眼
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老头在用手指用力的扣,她想用力紧闭屁眼,因为自己的
双腿被老头向上岔开,屁眼根本闭不上,只能任由老头的中指艰难而缓慢的插
进自己从未被弄过的屁眼里,随李萌屁眼的括约肌仅存的一点阻力被突破,老
头的中指已经插进去了一半了,李萌感觉到自己的屁眼夹老头的中指,肛门传
来撕裂的疼痛感,同时,伴随想大便的感觉,还伴有自己的屁眼在往里吸老头
中指的感觉。

    老头一边插抠李萌的阴道和屁眼,一边将鼻孔紧紧贴在李萌脚窝的肉色丝袜
上闻,嘴里说道:给我舔屁眼,快,要不我就插暴你的小屁眼,还要用我的大屁
股憋死你,快舔。李萌的鼻子和嘴确实快被老头的臀部压的喘不过气了,屁眼的
疼痛也在不断的传来,李萌底绝望了,求生的本能战胜了屈辱与尊严,李萌闭
上了眼睛的瞬间,眼泪从两侧的眼角涌出,滑过太阳穴,沁湿了头发,舌头慢慢
的伸出双唇,瞬间,舌尖舔到了老头又黑又大的臭屁眼上。

    老头震了一下,呻吟道:哦,真他妈爽,一直舔,舌头不能离开我的屁眼啊,
老头从李萌的阴道和屁眼里拔出右手手指,抓起李萌的右手,让李萌握住自己阳
具的中间给自己撸,自己则享受李萌乳香,微酸,丝袜涤纶混合味道带来的刺
激。

    李萌的舌尖被逼的感受老头的肛门褶皱与屁眼的张合,右手轻轻的撸老
头粗大的阳具,老头的右手再次插进李萌的阴道,快速用力的抽插,不一会儿,
李萌的舌头舔的开始主动而灵活,右手也撸的快速而使劲,含在老头嘴里的丝袜
脚趾蜷在一起,脚背一弓,一股爱液喷涌而出。可能李萌自己都不敢相信,如此
变态的方式,她也会高潮,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但是,老头知道,给
自己舔屁眼的这个美丽的女人,心里的防线已经底崩溃,底被自己的方式征
服了,自己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操李萌了。

    老头拔出手指,看李萌湿漉漉还在流水的阴道口,说:这就对了小骚货,
看你舒服的,我还没用大鸡巴,你就高潮迭起了,哈哈哈哈。说完,站起来,转
了个身,又骑在了李萌的脖子上。老头用右手慢慢的撸自己的阳具,左手的拇
指与二拇指掐住李萌小嘴的两侧,一用力,李萌的嘴微微的张开了一些,老头顺
势将粗大的阳具头顶在李萌的粉红双唇的唇缝上,红肿的龟头将李萌微闭的双唇
撑起,顶在李萌的白白牙齿上。

    李萌面表情的躺在床上,微闭双眼,黑色的眼影下,卷翘的睫毛性感而
妩媚,泪水打湿了脸颊,每一次呼吸,都可以闻到男人阳具龟头散发的特有的腥
臊味道,她感触嘴唇包裹龟头的感觉,以前的她就是和老公做爱的时候,也
不曾接受的,但是此时此刻,鉴于老头的威胁,变态的方式,以及此时让她自己
都嫌弃的身体的生理反应与需求,她屈服了。

    李萌的牙齿咬合的力气没有了,听老头:快点张嘴吃我的大鸡巴,慢慢的
张开了嘴,顶在牙齿上的龟头失去了阻挡,顺李萌的舌尖,味蕾和舌根插到了
李萌的喉咙里,李萌:呃哦,的一声惨吟,下意识的抬手想去握住老头插进自己
嘴里的阳具,被老头的双手抓住了手腕,老头抓住李萌的两只手腕,向前拉直
李萌的胳臂,分别用力的压在床上,老头的双腿向下伸直,夹李萌的上半身,
向上撅臀部,阳具插在李萌嘴里,说了句:吃吧你,就开始用粗大的阳具快速
的在李萌嘴里抽插起来。随老头臀部上下起伏,李萌发出一声声:呃,哦,哦,
呃,呃喔,呃,嗷喔,嗷哦……的惨吟。

    李萌下巴上翘,嘴巴和嘴唇被老头的大阳具撑成了O 形,随老头阳具的
抽插,粉红的双唇也里外的翻动,老头在自己龟头马眼的下缘与李萌的舌头快
速的摩擦下,在李萌惨吟的刺激下,兴奋异常,老头低下头,观看李萌吃阳具的
子和表情,一边说:大鸡巴好吃吧,嗯?哈哈哈哈,今天让你吃个,说完,
抬起头,加大力气的抽插起来,且每一次插入都直达李萌的喉咙。

    李萌的嘴里口水与老头的白色粘液混合在一起,粘在老头的阳具和自己的嘴
唇上,白色的粘液随老头阳具的抽出而拉长,又随阳具的插入而带进李萌的
嘴里,如此的反复。每一次龟头插进喉咙,李萌都感觉想吐,因为双手手腕
被老头死死的按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能通过双手攥拳和双腿乱蹬来发泄痛苦的
感受。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老头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与力度,连续而猛烈,
插的李萌慢慢的翻起白眼,大张嘴,发出:呜喽,呜喽,哎,哎,哎,呜喽的
声音。随老头的大阳具猛的插进李萌的嘴里,李萌瞪双眼,眼泪横流,双手
五指向上抽搐,两只脚趾绷直向前顶丝袜脚尖部位的缝线上,腰部猛的向上
一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啊呃哦,的惨叫。可怜的李萌第一次吃阳具,就被老
头深喉加口爆了。

    老头啊了一声,又用阳具使劲在李萌嘴里插了几下,拔出了湿漉漉沾满李萌
口水和自己精液的大鸡巴。喘粗气站了起来,李萌用力坐了起来,伴随剧烈
的咳嗽与干呕,一大口白色而粘稠的精液从嘴里流了出来,顺下嘴唇滑到下巴,
再从下巴拉粘丝掉落在自己的乳房上,接呜呜的痛哭起来。

    老头已经兽性大发,左手抓住李萌头顶的秀发用力上拉,李萌啊的一声抬起
头,老头趁机把沾满口水与精液的大阳具再次插进李萌挂满精液的嘴里,李萌:
呃呜的一声惨吟,然后双手抱住李萌的头部,用阳具使劲往李萌嘴里顶,看李
萌被顶的再次翻起了白眼后,才用力的抽插起来。李萌的脸颊随每次插入而埋
入老头的浓密的阴毛里,鼻孔里也是老头的阴毛,李萌的下巴被老头的睾丸抽打
,直到李萌的双手用力的拍打老头的大腿,老头才停止了抽插,从李萌的嘴里
拔出了大鸡巴。

    李萌剧烈的咳嗽,口水与残存的精液持续不断的顺嘴角流下来。老头看
了看眼前的李萌,一把将早已没有力气的李萌推躺在床上,分开李萌软绵绵的双
腿,跪在两腿之间,然后将李萌的双腿分别扛在自己的双肩上,身体向前压,右
手握自己的阳具,顶在李萌的阴道口摩擦了几下,李萌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一丝
力气,但是,神经依然敏感,感受老头粗大滚烫的龟头在自己的阴唇与阴道口
摩擦传来的快感,李萌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接,就明显的感觉到阴道口被
老头的龟头顶开,随后而入的粗大阴茎上绷起的青筋摩擦阴道壁上的敏感神经,
长驱直入阴道的深处,把自己紧致的阴道撑得满满的胀胀的。

    随李萌:啊,的一声呻吟,老头粗大的阳具快速的在李萌的阴道里抽插起
来,每一次都插的很深,李萌前后晃动的乳房被老头用力的搓揉不停的改变形
状,乳头硬硬的挺立。李萌紧锁眉头,微闭双眼,鼻子急促的呼吸,张嘴随
老头抽插的频率:啊,啊,啊,哦不,嗯,啊啊,哦不,嗯哦,嗯嗯,啊……
的呻吟。老头抽插了几百下,然后拔出阳具,将李萌身体翻转趴在床上,然后
顺手搂住李萌的腰间,用力向自己这边一拉,李萌力的双臂向前弯曲,双臂中
间的头部低顶在床上,双腿跪在床上,臀部上翘对老头的阳具位置,老头
跪在李萌两腿之间,用自己的双腿撑大李萌的双腿,使李萌的双腿打开,随李
萌:啊,嗯,的一声呻吟,老头的大阳具又插进了李萌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起
来。

    老头双手分别抓李萌的两只脚腕,大力的抽插李萌的阴道,李萌被插的:
啊啊,啊啊啊,哦,哦嗯嗯,啊啊哦,嗯哦……大量的爱液顺阴道口流到床单
上,抽插了一千下左右,李萌的臀部开始主动的迎合老头阳具的抽插,李萌双
手紧紧攥床单,随李萌大声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不,啊啊啊
啊啊,哦不,不行,啊啊啊啊,要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
嗯,嗯……,李萌的阴道里一大股爱液喷涌而出。

    老头知道李萌高潮了,便拔出了阳具,并快速的用双臂使劲搂住李萌的腰,
李萌还在大口的喘气,老头的阳具顶在李萌的肛门上,李萌察觉到老头的目的,
想要爬开,被老头死死的抱住,得哀求道:那里不能插,求求你放过我那里,
我会死的。老头才不管呢,龟头借李萌肛门上沾的爱液,大力往李萌屁眼里
插,李萌的屁眼很小,粗大的龟头阻力很大,老头的阳具都快顶弯了,随李萌
:不不不,不可以,快停下,我受不了的,我会死的,求求你,那里不能插,那
里不,啊具………………的哀求与一声惨叫,老头的大龟头插顶开了李萌的屁眼,
肛门的括约肌慢慢包住老头的整个龟头,老头大力抱住李萌的腰,猛的把阳具插
进李萌的肛道里,并大力抽插起来。

    李萌疼得大叫了一声:啊,整个身体剧烈的一抖,汗水瞬间湿遍全身,嘴里
不停的:啊啊啊,呃,具,具,咝,呃具,具……,老头被李萌这种变了声调的
呻吟,兴奋至极,更加快速而用力的抽插李萌的肛道。李萌被干屁眼的羞辱感和
剧痛弄得癫狂了,发疯般的大声惨叫:啊啊,具,具死我,具啊,啊啊,咝具,
啊大具,啊啊,要,具具,死了具,啊,呃,变态,啊啊,具具,我的,啊,具
屁,啊呃眼,被暴啊,具具了,具……,老头被这的惨吟刺激的同疯狂了,
一边骂:妈的,你真他妈骚,屁眼长的就欠操,真他妈紧,操死你,操死你,
同时狠狠的插李萌的肛道。

    快速的插了1 千多下,老头松开李萌的腰,然后猛的一插,李萌:啊,的一
声,被顶的趴在了床上,老头快速的把李萌翻躺在床上,下了床,站在床边,双
手抓住李萌腰间的裤袜边和内裤边,用力扯到李萌的臀部下面,顺势连同李萌左
腿上丝袜一起脱了下来,然后,双手分别搂住李萌的两个大腿根部,用力把李萌
的臀部拉到床边,老头将李萌双腿向上举起,小腿向老头弯曲,一双脚对老头
的脸,老头将大阳具对准李萌的阴道口,猛的插入,双手分别抓住李萌的两只脚
腕,老头一边用力的抽插李萌的阴道,一边使劲的闻李萌右脚的丝袜脚趾,李萌
的丝袜被汗水寖的潮湿,体香夹酸臭,李萌一边被插阴道,一边被闻丝袜
脚,既羞辱又兴奋,不停的大叫:啊啊啊啊,插死我了,哦具,啊不,啊啊啊,
不要闻啊啊脚,呃呃,臭,哦哦嗯,脚臭呃呃了,具……,老头在李萌丝袜脚趾
的味道刺激下,在李萌哀求的呻吟下,老头加快而用力的抽插,睾丸抽打李
萌的肛门,发出清脆的啪啪啪啪的声音,又抽插了几十下,猛的把阳具顶在李萌
的子宫上,嘴里喊:干死你,干死你,干肿你的小骚穴,干暴你的小屁眼,他
妈的,你的丝袜脚又酸又臭,非干死你不可,干死你个骚货,干死你。随李萌
变调的哀嚎: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射里面,啊啊啊不要不要,呃呃呃不要射啊啊
啊啊啊,啊…………具……具,一股温热的精液,射进了李萌的阴道深处。

    老头慢慢的拔出阳具,喘息粗气,满头大汗的看床上的李萌,李萌全身
力的躺在床上,凌乱的秀发湿湿的散开在额头与脸颊上,张开的嘴急促的喘息,
牙齿,舌头上的口水与精液的混合的粘液,随李萌的呼吸拉丝飘动,粉红色
唇膏断断续续的残留在微微抖动的双唇上,双臂向身体左右伸展,双手把床单
攥的褶皱不堪,一对乳房胀的更加圆润,泛红的乳晕中间挺立湿润的乳头,随
乳房轻轻的晃动,之前的精液分别流向双乳的两侧,湿湿的阴毛卷曲,粉
红的阴蒂下,两片肿胀的阴唇夹一张一合的鲜红肿胀的阴道口里,白色泛黄的
浓稠精液缓缓的拉粘丝流出来,粘液的一头还在阴道口,另一头已经流到被李
萌爱液弄湿一片的床单上,红肿的屁眼张开,还没有收缩,肛门的褶皱外翻,
两腿力的分开在床上,右腿上的肉色丝袜退到了小腿上,脱下来的丝袜袜裆和
黑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脚腕上,左腿上脱下的丝袜袜筒,从李萌的右腿小腿上沿
床边耷拉,双脚伸在床外。此情此景,加上床上一只床下一只的粉色高跟鞋,
以及地上散落的黑色内衣与连衣裙,使老头的大阳具又有了感觉,而此时的李萌,
除了抽搐的哭泣,就只剩下比的羞耻与悔恨了。

[ 本贴最后由 13542322969 于 2017-10-15 02:2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