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绿帽日事之性观念极低下爱妻 (3) 居委查访掉轻心
 
Yamatake1977 性手书生
20171014
 
 
  三 居委查访掉轻心

  今天下班回到小区,老远就看到居委会的人,还拉了宣传条,原来是查访居
民对生育二胎的情况和意见。

  马上让我想起我老婆怀上第一胎时那一件事。顿时感到天上一束绿光盖顶!!!

  那时我老婆文雅都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了…

  记得那天是週六,难得的双休日不用加班,所以隔晚就约了老友明早去健身
中心游泳,然后中午一起吃饭。

  可没想到我愉快的玩耍半天,我老婆也让人愉快了玩耍半天!

——————————————————————〈〈〈〈〈〈〈〈〈〈〈〈〈

  那天早上,临出门时老婆把我…「拽住」了。

  她嘟着咀,撒娇似的对我说:「老公,中午吃过饭…你能不能早点回家呀?」

  我以为她想我早点回来陪她逛街散步。「什么事啊?宝贝辣妈!」我问。

  这时我的老婆的确挺辣,南方女性的她身材不高大,却有足够好的比例,显
得娇小但曲线浮凸,怀孕后曲线更明显.

  那预备餵奶的乳房涨得像一对小木瓜,直挺饱满,晃荡生风,屁股肥美,诱
人手痒;她人还特白凈肤滑,就是挺着个突兀的大圆肚,却比没怀孕时更能经常
惹我兽性大发!

  这时她有点皱着眉头的说:「居委会的人在社区搞活动,派了什么计生专科
教授让育龄夫妻谘询相关问题,还说抽籤选中我们家,一定要上问来访. 我都推
搪不了!」

  我想到是居委计生那些婆婆妈妈的人就来气。

  「她们来…不就是问会不会要二胎呀,如果要超生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备呀,
我草!好不容易才要一个,不知道还有没有钱供孩子上学读书嘞!还敢超生?」

  我边说边準备出门.

  老婆听我这么说知道我烦心了就不再多说,一边递上运动包一边对我说:「
好吧,那我随便回答一下就是啰!」

  我接过包,给老婆一个小拥抱,我说:「你招呼应付一下就好,那些人也就
是问几句填个表什么的,不主动搭理她们,很快走人!」

  老婆摩挲着自己那挺起的大肚子关切看着我的说:「老公你开车要慢点哦,
我和宝宝等你回家一起晚饭!」

  「好,有劳你嘞老婆,对了还有小宝宝,你在家要护着妈妈,不能调皮哦!」

  弯腰在老婆大肚子上吻了下,又在老婆脸颊亲了一下,我转身出了门!

  下午一点多才吃过饭,老友叫我一起上茶庄喝茶继续聊天,晚点再回家慰妻。

  他一说到回家…我突然想起老婆也是怀着六个月的身孕,放不下心了;又想
起她说居委派人上门…

  其他人我不担心,可我那老婆最要我担心的是她那傻白甜…

  不!正确来说是性观念的低下的思想行为,万一上门查访的人当中有些不怀
好意的男人而且还有那种孕趣的…

  不行!不行!往常的经历告诉我,不能掉以轻心。

  还是赶紧回家好了,我想起人家都说一孕傻三年,我那老婆再傻一点…怕是
公狗只要装出可怜的模样,求她让屌,我老婆敢情也会自愿脱了裤子趴下身来!!!

  还别说这不可能,那一回…要不是我及早发现!

  有时间再跟你们讲吧…唉!

  于是那时我就不跟老友继续浪了,赶紧开车回家。

  很快到了家,车库停下车,走进小区庭院就看见居委的人在我家那栋楼下立
起一个蓝色的折叠雨篷。一些工作人员正向过往的居民派传单做讲解。

  看到他们人都在这我的心才稍稍淡定了些,便晃悠着坐电梯上楼。

  出了电梯我一边看着手机资讯一边拿出钥匙开门,门开进屋转身把门关上,
可门关上我的身还没转过来就听到一男一女的呻吟着说话的声音…在家客厅那边
响起来!

  先是我的老婆文雅…「嗯…啊!教授先生你…悠着点,别顶得太深,我怕…」

  紧接着是一个鸭嗓子的北方口音男人…「嗄…不怕,叔叔是有练过的啊…大
妹子你甭担心…呜…啊…这套动作能让你爽却不会惊动胎儿…呃…来…夹紧些,
快好啦!」

  我当时整个人马上僵了尤如中了石化魔法似的,但还是拼命告诉自己要转过
身看看这什么鬼事!

  硬着的身子努力慢慢的转向客厅,我往声音传来的那头看去。

  我靠…这画面我也是…醉了!

  在客厅那深灰色布艺大沙发上,有一个穿着白衬衫挽起袖,下身穿黑长裤子
却已经脱到腿弯处,梳着一把像金三胖那样头髮的中年男人,他正从上往下半搂
半压着我那怀孕六个多月的老婆。

  我老婆这时也衣衫不整,睡衣扯到胸部以下亮着一对小木瓜般大小的巨乳,
坚挺迎人,下身的裙摆掀到了腰上,只盖着大半个圆肚子。

  这时中年男人是前倾着上身,双手各把着我老婆一条腿的膝弯处,并向上提
起似在向外掰开,他下身则几乎贴着我老婆双腿之间. 这动作不就是那…

  对,此时那中年男人正一下接一下的挺着他肥腰,耸弄着却是瘦巴的屁股在
…在…

  在干我老婆…

  要是平常我好是能较好的镇静下来,毕竟我老婆随便给男人上也不是头一遭
亲见,可现在好歹是个孕妇呀!

  老婆…你性观念低成这个度?挺着六个月大肚子了…还让陌生男人干啊!

  我是真想不通!

  人是有点蒙却还是行思走肉般走上几步,直接看到了…他们正在结合得紧密
的胯部…

  那中年男人屁股上长满短小黑毛,毛毛一直长到屁股缝裏,是个雄性激素发
达性慾强的男人。他那屁股之间以下有一根粗大的咖啡黑肉棒,由于我老婆皮肤
很白,显得那根东西份外粗黑,特别紥我眼!!!

  那粗得像一根小黄瓜似的肉棒…特别紥眼的地方还是因为它没戴套子,就这
样原始的,直接的,不偏不倚的往我老婆腿间的湿滑小屄作出不紧不慢的深入浅
出。

  那凹凸交合处水湿漫漫,一看就知道磨合时间不短;而那男人插弄也显得从
容,并不像姦夫赶时间急于一时发洩。那肉棒进入时,男人下身顿挫有序之间还
不忘来几下扭送和捣弄,一看就知道是玩女人的老手!

  怪不得老婆刚纔只说了一句就直被干得娇媚的喘气不停说不出话了!

  一个忙得不可开交的姦夫…歪咀鼓腮!

  「哦!紧!」

  一个爽得不亦乐乎的人妻…瞇眼咬唇!

  「咿!胀!」

  「咦?」

  「你???」

  沙发上乐在其中的两人也终于被我上前动静惊觉了,先后发现了我。

  老婆在被干得甩头迷醉四顾的时候看到我的,她张大了半眯的眼,涨红着俏
脸,用有点意外的口吻问:「老公,你…你不是说没那么早回来吗?」

  我没作声,心裏说:我要是再晚点回来你们就要再多享受长一点?

  那个鸭嗓子中年男人却是定定的我着我,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一脸惊恐。

  我也我着他,把他的脸看清楚了。

  他大约四五十岁,带着副金丝眼镜,大众脸,但形象挺斯文的,只是这下被
我看着他在干我老婆,脸上慌得泛青,咀唇颤抖着似要说点什么去没能说出来。

  老婆这时也看到那大叔的表情,又看了看我,知道出问题了,她连忙说道:
「老公…你别误会,这是居委派来的计生专家教授…」

  「计生?教授?」我心想那现在做的是…挺对口的。

  「对…对对对,我是那边请来查访育龄夫妇家庭问题情况的!」那大叔好像
找到了一个该插话的位置了,紧接着话说. 显得他是干正事而来一般,可马上又
显得心虚了,毕竟他做的可不是正经事!

  他像是这才醒觉到自己那根东西还深埋在我老师身体中,然后说话就颤抖了,
感觉他是挺勉强的跟我打声招呼:「这位…先生你…您好!」

  可能是我木讷的脸让他看得心慌了。

  而老婆却是乎要给人解围般笑着提醒他说:「教授…我老公姓吕,一个小时
前你不是叫我吕太太嘛!后来一改叫大妹子…你…你就忘了呀?」

  老婆!这男人才刚认识你一小时…你…你就让他登堂入室上床屌…他…他当
然爽得连你姓啥都忘记呀!

  心在滴血中……

  一时缓不过气说话了!!!

  「哦…对!绿先生…不…吕先生,你好,幸会幸会!」教授大叔强笑着却没
敢再看我而是侧着脸半对着我老婆说的。

  「幸会?幸会的不是跟我,是跟我老婆吧!」我不温不火的说.

  那教授大叔一听好像马上打了个寒颤,脸上青的泛白了,眼睛惶惑四看,头
脑显然在想着什么,也许是脱身的法子。

  我以为他终于明白过来了,从刚才发现我到目前,他和我老婆还「连通」在
一起。我以为他会马上从我老婆身上离开,可他…竟然没有!

  脸上还稍为恢复了些…镇定?

  是…因为干教授那种行业,平常受人尊敬,处事足够淡定的关係吧?这时他
的肉棒仍继续插我老婆屄裏,表现的镇静自若…还是他大爷已经吓得下半身瘫痪?

  面对我这个当场捉奸的丈夫他虽然处境尴尬,这老家伙居然还冒出了这样一
句「吕先生…像你太太说的,你可别用常人的眼光来…来看待眼前发生的…的事
情!」

  妈的!他似乎已经想好了一大堆道理,要把奸我老婆的事说成再正常再合理
不过!

  而我老婆呢?

  她这性观念低下思想行为的人…我当然不指望她会表现出那种被捉奸在床吓
得泪流满面跪地求原谅的反应。

  果然,她继续接纳着姦夫的肉棒接着话松容的说:「老公,教授没骗你,我
们这是在做示範,那个叫怀孕期…期…」

  「怀孕期夫妻行房标準姿势和安全动作。」那教授大叔一字不漏的说完居然
还对我点了点头,一副老专家严肃的模样。

  表现他是在做正事,不怕别人质疑,简直就像在讲台上做演练示範一本正经。

  什么叫衣冠禽兽?妈的,我懂了。这教授就是脸皮那么厚,遇上我那性观念
二货人妻,聊得深入了,摸清了底细就半哄半劝,把我老婆骗的自愿脱光跟他真
人演练,手把手的真枪实弹做…性指导!

  事情到这我还看出…那教授大叔竟以为我跟我老婆一样的二,趁我发呆那阵
子竟主动发话:「绿…吕先生,我是从省计生办委託调派来指导工作的嘀。今天
在你这小区上门查访,大妹子她呀…你太太呀…对怀孕期的夫妻房事向我表达了
顾虑,我就留下来教导教导她,一切是为了…工作啊!」

  我按不住怒火捏着拳头上前一步,瞪眼看着他说:「那你…对工作也挺尽心
尽力啊!」

  「你别误会,别误会,事情我可以慢慢解释…」那大叔似是怕我要打他,才
放开了我老婆张着的双腿,两手赶紧护在身前。

  老婆看到这阵势马上帮忙解释说:「老公…教授他真的很尽责任,他是用私
人时间来教我的。你也知道我接受能力不怎样,都花了快一个小时,我才学懂几
个姿势和注意的要点!」

  老婆你接受能力还不怎样?你还想怎样?

  比这话更让我气炸的是那教授有我老婆相帮,居然对她微笑示意,两人对望
…似惺惺相惜!

  我草裏马!!!

  「大半个小时,几个姿势几个要点!你们示範得挺认真!」我登时火大了,
心头又一热,正想发作…

  可老婆却不看我,带着鼓励口吻对教授说:「教授你别停下嘛,也快完成第
四个动作了,我不好再打扰你时间了,赶紧继续示範最后的重点吧…」

  还有最后重点???

  教授听了我老婆这话竟然对我偷朝了一眼,我看见他眼中有点调侃还带些不
屑,脸还不怎么白了,神情没那么慌张了,转过脸就对我老婆说:「太太,那…
那行…你真好学,我们就继续啰?」」

  老婆似乎很期待:「好呀,不然晚了…我还得请你在家吃饭了哈哈!」她的
笑声如此真情实意,不看她俩的动作,肯定会以为是在教学呀什么的。

  我忽然想明白了!

  这老家伙看我的眼神…是…是不怕我了!他不怕是因为把我当作有特别癖好
的人,是喜欢看别人干自己老婆而暗爽的人,可能…还把这事想成是我跟老婆安
排好,是我故意让他干我老婆,一切是在配合我…淫妻!!!

  想到这,我心裏燃起的怒火像被狂风一吹,忽明忽灭,呆在了当场。他不怕
我,我该怎麽办,这事要闹大吗?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们居然又「开动」了!

  「教授,我要继续这么夹吗?」老婆两边屁股肉在动着,我看得分明,这是
说明她在活动阴道的肌肉。

  老婆你…???

  「不用夹…不用…哎…还是…还是夹吧…夹紧点…」教授大叔一开始好像觉
得不妥可没到一秒中他就改变了主意,一边挪位置,好精準…「行事」。

  老婆也动着腰配合似的,只听她说:「好咧,啊…但是…一夹紧…噢…我好
像…又受不了啦…咿吖…嗄啊…」说完就直接呻吟不住!

  「太太…我刚才说的你忘记了?怀孕期…阴道会很敏感,所以你经常想要…
做…做…爱是…正常的…」教授边解释边卖力的动着下身抽送。

  「是的」老婆有点难为情的低声回答,看了看我又说:「刚才我…就是因为
你这解答我才放下心…嗯…这动作好刺激…是不是…这样弄…就…就不用花时间
…会很快…满足…不易触动…肚子裏的…小宝…宝…吖好爽…」

  他们俩一说一答把我晾在一旁!

  可我也的确…的确站着看着就不知该做什么了!

  只能下意识的紧盯着他们互动得劈啪作响的地方,越不想看就越是眼睛离不
开那…

  「嗯你…教授你这一下噢…怪深的…好有劲…不以太猛…咿呀…我还是…还
是担心!嗯呀…」老婆似撒娇般喘气相问。

  「哦…你…你放鬆…别紧张…嗄…我有…有分寸的…你先放鬆…别夹得太用
力…啊…我…」教授回复说.

  老婆说教授用力猛,教授也说老婆夹得太用力,都用力喘着气。两人似快到
了约束不住的时候了。

  可那教授大叔不久便显得比我老婆急迫,他是咬紧牙强忍着,憋住气的说:
「呃…夹…夹得…不用那么…过了…过了…一过就…糟了…」

  我一听他说:糟了?

  你这老色狼在享用我老婆还说糟?

  糟的可是我这个做她老公的吧!

  忽然…我转念想到什么,而那正抽插着的教授正全身猛的打了个颤!

  我一看,妈的真是糟了!我正想…

  老婆她这时紧张又舒服的喊:「嗄…啊…好涨好硬,酸麻死我了…我不行了
教授…你…吖嗄!」

  听那教授也是满紧张感的说:「太太,你别…别…用腿勾我腰,让我出…啊
…呃…出不来了!」

  我眼前…本来半搂半压的两人这时贴得更紧密了,只是碍着我老婆那大肚子,
教授大叔没敢直接压在我老婆身上,可两人下身小腹是贴得不留缝隙,我老婆更
是用双腿夹紧教授的肥腰,在腰后交叉着,扣了人不让动似的。

  老婆边自言自语说:「你刚才不是说为了…教学…不…不拿出来也…可以嘛?」

  教授沖口而出:「对,可是你先生…你…现在…有点不合适…不过…呃…我
要HOLD…不住了!!!啊…」

  老婆马上回应:「不怕的…示範…嘛…亲身…领会总…比…看…看…图…认
字…好…」老婆才说完这句,声线一转,如泣如诉娇声说「嗯…好多…太多了…
像马上…要满了…好害羞…要溢出来啦…」,然后她却吩咐似的说「老公你别盯
着我们那地方看,怪怪的!」

  怪怪的?我这是怪怪的吗?

  我正想藉故对她发发飙…

  可她却已经自顾紧张得皱着眉头慌乱的叫,脸上是无法形容的舒爽和痛快…

  老婆,我都看那么久了,再看完这一节过程会少多少难受呢?我心裏那个落
差啊!!!

  而教授大叔也把我当不存在了,是乎得到我老婆允许,这时也没多话,看见
他歪咀呲牙死憋住的劲一松…呻吟开来:「哦…啊…那…呃…噢…」那低沉的叫
声透着欢愉的喜悦…也显得情不自禁了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老家伙真的就这样???

  看他颤着身奋力向前挺腰不动,屁股紧接着向下方一兀过了一秒又使劲的把
腰往后一缩,肥腰在我老婆双腿缠绕中稍为争脱出了些位置,看他这一缩腰,从
后就能看着他那肉棒从我老婆阴户裏退出一半左右,他那长满小卷毛的睾丸袋饱
满鼓起,豪迈有劲的跟着动作晃甩,然后也一起随着全身放鬆下来!

  教授大叔全身的劲都松了,任着身体痛快的一个劲的颤抖,享受着强烈的释
放带来的射精的欢快。

  他在射精的过程中…

  我看着,我想着,我呆着!

  而正被男人内射的老婆则兴奋的自说自话般道:「哦!教授我懂了…这重点
…是…是射精那一下下…肉棒赶紧往后退…那是…不让太多的精液…进到子宫去
…就…就不影响到…胎儿了…对…对吗?」

  老婆原来还挺…理智的!

  没想到教授大叔在享受射精那段脑袋空白全身痛快的时刻竟然能一本正经的
回应:「啊…是…是这样…嗄啊…太太你…你真是我的好学生…聪明…好学…呃
…噢…」

  「嗯啊…可是有一点你…你没想到呀…教…授!」老婆这么一说是?

  我没猜到,可那教授大叔大有点吃惊的样子,因为他脸色马上一变。

  这下我却猜他了,他一定以为我老婆这话藏着什么诡计,又想到我跟我老婆
是有什么事先安排的,认为自己着了什么道…

  所以这下他挺着慌的赶紧问我老婆说:「你…你说我什么没想到呀?太太…
我…我这是在教学呀…」

  「嗯呃…」老婆好像又被内射中的肉棒或精液喷发刺激得不禁呻吟,教授紧
张的看着她又偷瞄了下我这边。过了好几秒老婆呻吟过后说:「我是说…教授你
…没想到…你呀…射得太多啦!啊哈…啊吖…我这下…感觉到裏面…满当当…要
被你那些…精液正…好猛的流进子宫去了…」

  老婆!!!

  我说你这是…为什么呀!!!

  我急得要当场晕过去…

  那教授一听,放下心了,我老婆说的话似乎让他更兴奋了,兴奋的一时忘了
我的存在,居然坏坏的不怀好意的淫笑着说:「是啊…暖乎乎的一大股,我都感
觉得到…你那娇嫩的子宫…要被我的精液…灌得满满的啊…嘿嘿…」

  可教授始终是教授,给快感沖昏了头脑和戒心过后一下又回复了…理智!他
本来因剧烈运动发热发红的脸一下又消红泛白,他是在害怕,意识到他内射的挽
救措施效果不好。

  我…!

  唉…也亏我老婆太那种天真无邪。这色狐狸射了赶紧往后退…是…是跟那套
什么安全重点鬼东西有关嘛老婆?他是因为我在看着,不敢太过分。要不是,出
精的时候他一定死死的往你的子宫口那猛顶,享受阴道包裹最彻底最紧密的也是
爽到极点的射精过程,才不管你子宫裏有胎儿呢!

  他妈的…他妈的!

  这…我这是在骂我自己,眼睁睁看着老婆跟别人交配让人直接人工授精,我
却连推开姦夫的动作也没做!

  我…

  可我该从什么立场什么角度去处理眼前这事呢?这明明是我老婆主动让男人
上啊!

  可能看到我又急了,教授大叔情知不妥,连忙从射精的兴奋状态下强行回复
到教学专家的咀脸,他还偷偷吸了口气才对我说:「吕先生,这次我跟你太太操
…操作示範…完满结束了!但也请你原谅…由于你太太刚才交…那…配合…配合
上出了点小意外,我…我没及时那个…那个…把好关!」

  他是想为直接内射找合理说法,毕竟他咀裏是说示範演练嘛!

  「我草…弥马…」我正要还击…

  老婆却一脸感激呀,对着刚刚给她人工受精的老狐狸说:「教授…你不用不
好意思的,嗯…这也是情况特殊嘛,是意外也是…我没掌握到你说的,啊…我没
及时配合你把关…再说…你不那样教…我还…还真难理解重点呢!嗄…」

  我???我那伟大厚道善良仁慈慷慨的老婆啊…你…你有没有搞错?

  这男人的精液都流进你子宫了,你还不赶紧起来处理一下,却在一旁向我…
帮他解释!!!

  我老婆接着就这样安慰我说:「老公,射了也就射了,我反正怀着孕嘛,不
会受精的哈哈…教授的精液再多也不会弄大我肚子嘛!」

  教授真是老狐狸,精子,听明白了,知道这不是个套,知道我老婆就是个傻
屄二货。他摸清了底细又更加理直气状,这下从容不迫的说:「对!太太你分析
得对。可你现在就是没怀孕也不怕,我身上带着最好的外国避孕药,瑞士的,一
百多欧元一瓶,药效那个实在啊!就过了72小时吃也保你不会怀上我的孩子哈哈
…哈……哈………哈!咳…咳!」

  那老狐狸马上止住笑,乾咳几下,因为看到我怒眼瞪着他看。

  「什么?你还想让我老婆怀上呀!」我气得咬牙又上前一步!

  他也觉得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故作严肃的对我老婆说:「太太…今天教学就
到这. 你保持着这姿势,稍为向上挺着腰,我要…那个…退出来了!来,我先扶
着你的腿…」

  老婆却客气的对他说:「教授你别见外!你是怕精液流出来弄髒我家沙发是
吧?不用你扶我,你先收拾吧,不打扰你时间了!」然后竟然对我说「老公…帮
我拿个坐垫垫一下腰吧,然后给我拿些纸巾先堵一阵,我等会再用湿纸巾擦乾净!」

  我?我!!!

  「好…咧!」我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

  「吕先生…那麻烦你收拾了,我到楼下会合居委的人了!」教授说着已经从
我老婆身上起来,也不怎擦拭他那根沾满精液和淫水滑溜蔫软的肉棒内裤和长裤
直接套上,匆忙穿过了沙发下的皮鞋站在一边自个整理衬衫。

  我就从旁边靠椅拿了软垫,走到沙发前弯要把垫子垫在老婆腰和屁股下麵,
看到老婆胸部挺好起的两只白滑浑圆的大奶上有不少红红的掌印和指印,刚才…
一定是给那教授大叔借来教学过了好一会;还有…那双腿中间的小屄,被肉棒插
过的屄口更鲜红欲滴,湿润的洞深处隐现着一股要往上漫的…豆汁白!

  可我老婆她自己却没对我观察的眼光感觉到什么不好意思,就那样张着腿向
上抬腰,也不弄衣服,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上下身仍裸露在陌生男人面前。

  也不怪,也不怪啊!那陌生男人的肉棒都亲密如丈夫的一样,毫无保留,随
心所欲,恣意性爱过了,还怕生?

  何况她一直都不怕这样的「陌生」!

  唉…

  我歎了口气,我老婆这时却不无歉意的对…老狐狸说:「教授,我就先不起
来了,人家…腿发软…让我老公送你吧!」

  「我还送他?」我直接说道然后瞪着老狐狸。

  还在不忘整衣服的教授的突眼球在金丝眼镜片裏狡猾一转,手忙摆着手说不
用了不用了,一边走到客厅餐桌旁拿起一个棕色小公事包快步走到门口,然后回
头对我俩说:「吕先生、吕太太指导的事我平常轻易不干,我是绝不会说出去的。

  为人民服务嘛,也你们也请保守秘密,大家好来好往,有缘再会!」

  说完急忙开门出去,像是怕我终究忍忍不住追上去给他一套盲拳。

  「哢嗒」

  门关上了。

  我长长的歎了口气!心想:天啊,我上辈子是做了妓院的老鸨还是龟公?今
世爱上了这样一个老婆,为了爱她包容她的天性,整天戴绿帽还不敢SAY NO!!!

  这时老婆娇美的声音传到耳边:「老公,快帮忙拿湿纸巾擦一下,流出好多
来嘞!谢谢你啦…亲!」

  我???唉!「好咧…」

[ 本贴最后由 13542322969 于 2017-10-15 02:2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