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94 闺蜜

        不知何时那天和兰姐一起上天眼的两位壮男又再出现,兰姐于是向他们
道:「两位,今天好日子,请我们的陈社长去玩玩吧。我这里你们不用来了,玩
得高兴就好!」

        等到两名壮分列在自己左右用手掐腰部的时候,司徒帼英发现自己
确实成了陈社长了。而原来的陈社长居然和这胖女生是相识的,那么之前的事到
底是怎么回事呢?

        司徒帼英憋一肚子气,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等等,等等,你们两
个怎么回事,一唱一和跟我逗玩吗?你明明就是陈社长就是不认,我明明不
是你就偏要当我是,你们玩的是哪门子游戏啊?」

        随司徒帼英声音的提高,大堂里的人开始注意她们的争吵,大堂经
理也赶紧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看子兰姐在翡翠宫的身份可不一般,大堂经
理只是唯唯诺诺的子,听了几句以后就赶紧拨打什么电话。

        刚才司徒帼英觉得那两名大想夹走自己不知去哪儿的时候,她还真有
些害怕。不过现在把事情闹开了,她倒反而镇定了一些,毕竟在公众场所里面谅
那兰姐也不会怎。

        不一会儿,当初给司徒帼英面试的经理出现了。他先和兰姐客套了几句,
然后又亲热地搂兰姐的胳膊低声说了两句。

        这时候陈社长道:「兰姐,我看今天你也没空了,要不我们改天再约吧!」
胖女人挥了挥手,又低声和经理说了两句。

        接当经理看到和兰姐有矛盾的是司徒帼英时,笑容更是灿烂:「哟,
原来是上官小姐,呵呵,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眼看陈社长要走,司徒帼英不顾那经理道:「兰姐,你不能让陈社长
走啊,她走了谁还能和我对质呢!」

        兰姐哼了一声道:「什么陈社长,那是我认识了很久的闺蜜,你别在这
瞎嚷嚷了!」

        经理赶紧道:「大家稍安勿躁,既然大家都认识的,兰姐您就给侄子我
个面子,这事我做东,上去办公室慢慢聊好吗?」

        「什么?侄子?」司徒帼英心想,「到头来这几个人又是相互认识的,
那还有什么聊的?这梁山市的人是怎么了,怎么好像一个大家庭似的,到哪那些
人就都认识,结果到头来还是欺负我一个外乡人!」

        「大侄子,这本来是小事,谁想到这雏儿居然敢跑来这里了。也罢,让
你知道了也好给你提个醒儿!」兰姐坐在了经理的大班椅上道,「其实说起来还
是大侄子你不小心,被人进酒店里偷了我一些东西。」

        「什么?有这事?」经理站在旁边一脸辜地道,「哎哟,兰姐您应该
早告诉我,我肯定查!」

        兰姐道:「没事,小偷小摸想拿些零花钱,没什么大事。不过我气不过
的是这些人居然敢在这下手,也不是不知道我和你爸的关系,这不明摆给我们
脸色看吗?一来找我的好处,二来还羞辱一下你们酒店,简直是可恨!」

        经理附和:「对对对,这些人也太不知趣了!」

        司徒帼英在一旁听,大概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肯定是天眼的客户
利用她和金早入了兰姐的房间盗取什么东西,然后勒索了一笔钱财。

        兰姐继续道:「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就私底下查了查。本来还没
有什么头绪的,幸亏我那好姐妹提醒了一下,后来就找到了个放摄像头的教训了
一番,接便找到了这位社长。上官、司徒、和陈这三个姓她都用,我倒真不知
道她真名是什么!」

        司徒帼英赶紧分辨:「等等,我说了我不是社长。我又不认识你,我勒
索你什么?还有,我确实是姓司徒!」

        兰姐道:「废话,总之你不交出你客户的资料,我让你吃不了兜走!
不过就算你不交,我心里也有数!」

        经理看了看双方,然后对兰姐道:「这吧,这事本来是我们酒店的疏
忽,既然知道了,这责任我肯定是要扛的!兰姐,这事我来处理吧。你就把她交
给我,反正这事我一定让你满意!」

        「行,既然小凌你揽下了,我没理由不相信你!」

        等到兰姐离开后,经理倒了杯咖啡给司徒帼英和她坐下来道:「我暂时
相信你那身份证是真的,司徒小姐。坦白说,我不是唬你,你如果准备离开梁
山市了,以后不回来,那么请便;但如果你还想在这混,我还是劝你坦白。」

        这时司徒帼英心里只觉得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怎么舍得离开,而且离
开后她也不知该上哪儿去。事到如今,论事实是怎么,司徒帼英觉得自己真
的已是泥足深陷。那陈社长之前肯定是有意为之,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司徒帼英当初还觉得和那社长保持疏远的关系比较好,谁料一出事自己成了有
口难辩。

        虽然之前司徒帼英的心里不是百分百愿意,但是怎么说也和这经理有过
肌肤之亲。不知道是否如此,此时面对经理她觉得心里不会十分慌乱,但是仍
不知该如何齿。

        经理走到司徒帼英身旁坐下,轻抚她的后背道:「放心,我堂堂一个
翡翠宫的总经理,有我在你不用害怕。既然这事我上了,一定会你的。就算
是你的不是,我也可以和兰姐商量个解办法,毕竟你也算是我的人了!」

        司徒帼英好像突然被拍了拍脑门,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她于是从天眼
找工作开始,一直详细地说到离开翡翠宫为止。

        「看你说得那么诚恳,我也相信你的话。其实这里最关键的就是另外两
人,那侦探和社长。」经理听完后很认真地司徒帼英分析,「兰姐已经找过
那侦探了,估计也像你一不清楚背后的事,因此最后还是落在那社长头上。」

        一听见经理如此说,司徒帼英心里真的是舒畅比。她接道:「对对
对,其实就是刚才在楼下的那人。不过她怎么也不肯承认,而兰姐也似乎不相信
我的话!」

        「是吗?这事情也算有趣哦!」经理眼珠一转道,「不过你知道那人是
谁吗?那人是兰姐的闺蜜,她们好像在四五年前就认识了,还特别的要好,怎么
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而且你说的话里还有致命的缺陷,因为你自己说见社长的
时候对方都是戴墨镜的,根本没有真正看清过那人的容貌!」

        「那又怎么?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司徒帼英很自信地道,「不用看
脸,光声音,还有体态,我确定刚才那人就是社长!尤其是她的动作,就像是
个模特一,我直觉告诉我肯定是她!」

        经理顿了一顿,脸上露出笑容喃喃自语般道:「那么肯定?不过兰姐的
闺蜜也确实是模特儿出身的,这好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当时她好像还是以高
中生的身份进军T 台的。」

        司徒帼英不解经理的笑意道:「笑?你笑什么,这事有什么好笑的?你
是讥讽我太傻吗?」

        经理摆摆手道:「等等,等等,这事既然是个陷阱,你觉得有这么简单
吗?不过……不过,我觉得还是有解的方法的。」他眼角盯办公桌面,脸上
的笑意好像越来越浓,好像看见什么有趣的事情一。很快他接道:「这吧,
兰姐这事如果你信得过我,就让我你解怎么?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就是
你必需回来工作。」

        「我解兰姐的事,还给一份工作我?」司徒帼英不敢相信好消息来
得这么快,她愣了一会儿才道:「那……那兰姐……」

        经理道:「你放心,我敢保证兰姐不会再骚扰你!我的条件也很简单,
你重回翡翠宫与我签一份长约就好了。其实你知道,你说走就走,我短时间内真
的找不到像你这标致的人来顶你的位置啊!」

        这次司徒帼英多长了个心眼问:「长约?你说的长约是什么意思?」

        「长约是我们这里对12个月以上的员工合同的统一称呼而已,没什么。
我也不会说缠你不放,等我培训了一些新员工,你想另谋高就也可以了!当然
了,如果到时候你不舍得我了,留下也是可以的!」

        经理最后这句话甚是煽情,司徒帼英隐隐觉得有些什么特别的意思。不
过既然她定留在梁山把事情搞清楚,兰姐的事不解是不行的。而堂堂翡翠宫
的经理说她解,暂时来看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过回想起之前和玲珑她们一起的日子,司徒帼英觉得经理背后的意思
可能就是那些男女之事吧。一想起那些事情,不知怎地她身体竟然来由地突然
一热:「唉,反正自己也已经被、被……什么了,偶放纵那么一两次也没什么
所谓了。倒是如果借此和这经理搭上一些关系,以后在这里也不会处处受人欺负
了!」

        经理看见司徒帼英有些犹豫,就继续道:「其实一年的时间并不长,你
具体的工作和以前差不多,不过排班那里你会轻松一些,因为有时候你还要我
忙呢!」

        「忙?我可以上什么忙?」

        「当然就是兰姐这事啰。不过我跟你一,对她的闺蜜也就是你说的'
社长' 很有兴趣。我到目前为止还是相信你所说的,所以你可要我搞清楚那'
社长' 的真面目!」

        一听见有人认同自己,还说要自己搞清楚社长的事情,司徒帼英心里
很是高兴,马上就道:「好!那一言为定!我在这里再干一年,但是你一定要
我查清楚这社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双方一拍即合,经理马上准备了一份与之前类似的工作合同给司徒帼英。
这份合同的式比之前司徒帼英签的临工合同显得更加正规,连页数也多了很多。
司徒帼英也懒得一页一页地看了,反正她之前也在这工作过,一切都很熟悉了。

        「之前我知道你和玲珑她们住在一起,不过她们已经因为工作调动的关
系离开了梁山市了。住宿的事如果你自己不能安排,找我忙也是可以的!另外
明天晚上正好还缺人,你就马上上班吧!」

        「玲珑走了?怪不得要我留下,嘿嘿,可能人手不吧!」司徒帼英也
没心自己的住处,反正现在那学生公寓既便宜又方便,不赶她还不想走呢,「
找玲珑她们?还是算了吧,之前骗她们的事也不好解释,干脆一切不变!」

        回到家的司徒帼英赶紧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大字型地躺在床上,似乎还
有些不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她非常高兴自己做出的前往翡翠宫的定,现在似
乎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司徒帼英想起之前的工作,印象最深的倒不是工作时间内的事,而是和
玲珑等的三人游戏,甚至还有那晚被经理叫上客房的情形。当她这些天来紧绷的
神经放松下来后,寂寞的她觉得浑身都爬满了小虫子,弄得自己有些痒痒的动。

        「你这小坏蛋,没事就想这些了?」司徒帼英虽然心里埋怨自己,一
双手早已不安分起来了。她闭上眼睛,幻想玲珑就在身前,自己的双手已经变
成了玲珑的双手在身上爱抚起来了。

        渐渐地,司徒帼英觉得体内的温度急剧提升,嘴巴也不自觉地发出了
呓般的声音。突然之间,她脑海中玲珑的画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郭玄光凌
辱的画面。

        「怎么会这的?玲珑妹子,你在哪?玲珑……你在哪?怎么会这的?」
司徒帼英有些心急,手上的动作是越来越快,好像想急追回玲珑似的。

        不过玲珑好像一去不复返了,司徒帼英的脑海里连她的影子也没有,上
哪儿去追?倒是随双手的加速,司徒帼英身体的感觉是越来越烈,脑子里呈
现出另外的画面。

        只见郭玄光魁梧的身影像是天神一般,手中的鞭子略过司徒帼英的身体,
带起一阵阵的疼痛,还有痛苦之中的快意。「不……啊……不……」司徒帼英像
是大叫起来,扭动身体不知是逃避还是迎合。

        「嗖!」,「啪!」,每一下的挥鞭都是那么的有力,充满了男性雄壮
的魅力。不知何时司徒帼英眼前已满是郭玄光的身影,每当她感到鞭子落在身上
的时候,她自己手上的速度和力度也同时加大,高昂的快感顿时让她舒服比。

        然后司徒帼英的意识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她也搞不清楚到底快感是来自
现实中自己的爱抚还是脑袋中郭玄光的鞭打,总之她就感到舒畅比。她再也不
管脑子里的是玲珑还是郭玄光,反正先爽了再说。只见她在床上辗转反侧,嘴巴
里开始不断地呻吟起来,直至自己筋疲力尽。

        第二天,醒来后的司徒帼英显得是精神抖擞,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充满了
力量似的。重新回到电梯女郎的工作岗位,既不用监视什么人又没有其它的顾虑,
纵然是夜班司徒帼英也是活力四射的子。

        今天与司徒帼英同一班的电梯女郎是新来的,比司徒帼英矮了将近一个
头,论相貌当然也和司徒帼英差远了。不过这位姑娘倒是高傲得很,就是介绍见
面的时候打了声招呼,之后就没再搭理司徒帼英了。

        司徒帼英也懒得主动接近新拍档,自顾自地干好自己的事,一眨眼工夫
就到点下班了。如同往常一,司徒帼英多待了一会儿等接班的人来到后再离开。
下一班的两人是当初那两位高傲的旧同事了,她们各自瞅了司徒帼英一眼,也没
说什么,只是眼神里有些讶异。

        司徒帼英当然不会跟这两人多说几句,交待好工作后就准备返回更衣室
了。当司徒帼英走出电梯,将近回到更衣室的时候,走廊上一扇不起眼的小门也
如往常一出现在她的眼里。

        这扇门的后面通往一条开放式的楼梯,是火警的紧急疏散通道,以往玲
珑她们下班后有时候就拉司徒帼英躲在那里吸口聊聊天。

        这条后楼梯虽然是与外部直接相通,但是刚好在大楼的拐角处中间,走
出去后四周都是被水泥高墙围绕,只有一条小缝隙能看到远处大街上的繁华。这
里当时是为了贵宾房的客人紧急逃生专门增加设计的,除了司徒帼英她们小部分
的员工知道外其他人一般根本不知道。因此这里可说是人迹罕至,更别说是在凌
晨时分了。

        当后楼梯的门掠过司徒帼英的眼帘时,她不知怎地居然放缓了脚步,然
后转身推门走了出去。她仿佛回到了那时候和玲珑她们嬉笑打骂的时候,心里也
是甜滋滋的。

        司徒帼英穿过了两扇门后,外界的新鲜空气顿时扑面而来。她深深地吸
了口气,不禁觉得精神抖擞。可惜此时玲珑她们不在这里,多了一份寂寞的感觉。

        「嗯……不……不要嘛……呵呵……痒、痒啊……呵呵……」正当司徒
帼英靠在楼梯边上回忆往事的时候,楼上忽然传来了嬉笑的声音。

        「怕啥,没事的,我已经连续来这里视察一周了,确定没有人会来的!」

        「嘻嘻,你这坏蛋……啊……啊……不……不要嘛……」

        司徒帼英听到楼上传来的分明是一对男女在调笑的声音,她心里一热,
不禁往上而去。「这是谁啊?怎么在这个时候会有人在这里的,之前我们都没有
碰上这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