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95 伺候

        「啊……呵呵……啊……嗯……嗯……嗬……」

        随司徒帼英往上的步伐,女子的笑声渐渐放缓。再往上几步,声音已
经显得十分清楚,司徒帼英似乎已经离那女子非常接近了。

        司徒帼英贴在楼梯后面,慢慢地探出头去往上看,只见一对年轻男女搂
在了一起。

        女的穿米色外套和红色的衬衣,应该是大堂那里的接待员;男人穿
一套黑色的工作服,估计也是大堂那里的侍应。

        两人搂在一起磨,左摇右摆地在原地转圈子。当女子脸朝外背对
司徒帼英而站的时候,她才发现女子下身那西装裙早已不知去向。一双笔直的
美腿在肉丝之下显得那么的性感迷人,连司徒帼英自己都忍不住盯看上几眼。

        男子一下子撕开了女子的袜裤,伸手越过白色的蕾丝内裤直捣黄龙。女
子顿时头部一仰,双腿自然地分开,嘴巴里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司徒帼英不知怎的居然没觉得尴尬,反而不想离开了。她看眼前男女
缠绵的画面,全身都好像发麻的子。

        未几,司徒帼英就开始用舌头轻轻舔了舔自己的上唇,双脚开始一小步
一小步地又往前挪了挪,最后贴楼梯拐角的墙壁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那女子侧身对司徒帼英,胸前的衣衫已被拉起,一对肉球在司徒帼英
眼前「扑通扑通」地上下摇动。男子脱掉了外套蹲了下来,拉起女子的一条腿
搭在肩膀上,两根手指继续没入在女子的小穴里。

        「嗯……嗯……」女子低声嘤咛,一手扶身旁的栏杆,眉头紧锁眼
睛紧闭。她那条被抬起的细长美腿上穿黑色的高跟鞋,尖尖的鞋尖在空中不
断地颤抖,「嗯、嗯……」

        「这两人是新来的吗?不知道规矩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会被直接辞
退吗?还是他们后面有人?」刚才司徒帼英还闪过这一连串的问题,但是当她看
到男女二人的举动时,早就忘了这些事,只懂得目不转睛地看。

        「嗯,嗯,呜呜……」女子的声音开始加大,她突然瞪大了眼睛,用左
手捂住了嘴巴。但是一连串声音仍旧从手指缝里挤了出来:「呜……唔……嗯、
嗯、啊……」

        随女子的叫声,司徒帼英又仿佛听到了被郭玄光鞭打时自己的叫声。
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画面让自己念念不忘,她也干脆默认了,心里反而享受起来。

        司徒帼英听到的和想到的声音渐低的时候,男子已经放下女子的腿,利
索地脱掉了衣服,一根雄壮的阳具就直直地对女子而立。

        女子盯男子,脸上好像有些不愿的神色。但是她的身体慢慢下滑,
直至蹲了下来把那阳具送入了口中。男子双手抱女子的头部发出长长的一声叹
息,缓缓地将臀部摆动起来。

        「啧……啧……」女子的嘴巴里发出吮吸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汇聚成人
形飘至司徒帼英的身旁,开始卸下她的衣服。看看,司徒帼英觉得自己也好
像已经赤裸一般,全身上下开始觉得热比。

        不知何时,女子嘴巴里的声音又再加大。那是因为男子已经站了起来,
两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膜。然后男子拉起了女子的一条腿,拨开内裤站就
把阳具送入了小穴里。女子顿时又再仰头捂嘴巴,半空中的小腿随男子的
节奏摆动起来。

        司徒帼英看得浑身都充满了痕痒的感觉,身子好像要跟那两人的节奏
一起摆动的子。她紧咬下唇,看男子的肉棒一进一出,身体好像有了被郭
玄光鞭打时的感觉。

        这时男女二人已经换了位置,女的向司徒帼英弯身向前而立,男的则
转到女子身后抽插。每当男女二人的身体前后摆动一次,司徒帼英就觉得好像
有条鞭子落在身上。男女两人摆动得越快,司徒帼英身上的鞭子就越快,让她的
呼吸也渐渐加快。

        「嗯……嗯……啊、啊、啊……」刚才一直捂嘴巴的女子终于按耐不
住,开始大声地浪叫起来。就是这么一叫,让司徒帼英觉得好像那滚烫的蜡浇在
身上一般,她情不自禁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甚至还「嘤咛」一声差点叫了出来。
这下子轮到司徒帼英捂住了嘴巴,不过她的双眼依然是直视交欢的男女,好像
不舍得离开似的。

        随即男女二人好像转到了楼梯的一边,司徒帼英不知是忘了还是不敢再
往上一步,只是伸长了脖子在看。不过此时男女两人的身体已经从司徒帼英的视
线里消失,只剩下女子的一段小腿斜踏地面,鞋跟还不时地敲打地面。

        虽然看不见,但是女子那销魂般的声音依然不断地传入司徒帼英耳朵里。
司徒帼英只觉得眼前一晃,又回到了那天扮成电波人被凌辱时的画面。她的双腿
仿佛又被铁链绑住,下体里突然又有了什么东西要涌出的感觉。

        司徒帼英不禁心里一紧,把手伸进了裙底一摸。虽然是隔袜裤,但是
她已明显感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不行!怎么会这!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心里一惊的司徒帼英顿时清醒过来,赶紧蹑手蹑脚地按原路返回。

        当厚实的防火门底关上的时候,司徒帼英这才舒了口气。她稍微整理
了一下思绪,赶紧又推开那不起眼的小门回到酒店内部的走廊往更衣室而去。

        没等司徒帼英多喘口安稳气,一打开储物柜柜门的时候她就发现手机正
在震动。「这么巧?我一赶回来就有电话来了?不对啊!现在这个时候谁会打给
我?而且我这是新开的号,没有人知道啊!」

        「司徒啊,还没走吧?如果还在酒店里那就赶紧上来忙吧?」

        「经理?」这是一个算是意外又算是不意外的电话,司徒帼英也不清楚
是怎么回事,总之就是让她赶紧上去一个客房里忙。

        「你应该刚下班,还在更衣室吧?我正在电梯里,你要我带你上去还是
自己上?」

        这突然而来的电话让司徒帼英没有细想的空间,她以为是什么急事,就
道:「我自己上去吧,待会儿见!」

        于是司徒帼英衣服也没换,直接就乘电梯前往经理吩咐的一间VIP 套房。
她到达的时候房门虚掩,她想应该是经理已经到了,就推门而入。

        房间里的灯都开了,整个前厅是灯火通明,就是不见人影。司徒帼英叫
了两声「经理」没有人回应,于是就推门走入大厅,不过仍是没人应她。接她
好像隐约听到走廊那边有人叫了两声,于是又推开另一扇门从大厅穿过走廊走到
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

        司徒帼英一打开房门,里面只有壁灯那柔和的光线,一刹那间的光暗转
换让她的视线好像突然模糊了。就那么一两秒的时间,她只觉得什么人拉自己
进入了房里,还说「行啊,这么快,还这么正,果然有效率!」,但是那不是
经理的声音。

        等到司徒帼英看清楚的时候,原来身旁站的是两位裸男,惊道:「你
们、你们是什么人?经理呢?」

        其中一位裸男道:「我们当然是客人了!这种时候经理也不用在场了。
不过他果然没乱吹,这么快就又找来个这么正点的,行啊!」这人边说边站在了
身旁的一张床上,用手拽司徒帼英的头发就把她往床边拉。

        「不……啊……等等……啊、痛啊……等……」吃疼的司徒帼英被拉到
床边面对裸男而立,没等她反应过来,另一位裸男已经在她身后拉起了她的裙
子。「唰」一下司徒帼英的裤袜就被撕开,裸男的手已经伸入了她内裤里面。

        「不……不……」不等司徒帼英有分辨的机会,站在床上的裸男扯她
的头发硬把她的头往自己的阳具那压,一下子就把高昂的肉棒送入了她的嘴里。

        「唔……唔……」司徒帼英的双手又要撑床面让自己站稳又想推开那
男的,真的是左右为难。

        后面那裸男的动作也是迅速,伸手在司徒帼英阴部一抄后笑道:「这
婊子,都已经湿了,那更好,省得浪费时间!」

        「不是……不是的……」司徒帼英脑子里大声分辨,可惜嘴巴被肉
棒堵住说不出话来。接她就感到腰部被身后的男人一托,内裤随即被拉起,一
根滚烫的阳具就瞬间没入体内。两位裸男似乎早已是蓄势待发,一前一后猛烈地
干了起来,根本不让司徒帼英有喘息的机会。

        「这……这……难道这忙就是好像以前那的那些……派对……」司
徒帼英有些恍惚,脑子瞬间短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当司徒帼英思绪一片混乱的时候,刚才偷窥时的兴奋又被两人剧烈的
动作带起,烈的快感一发不可收拾,源源不断地击她的大脑。

        「唔……不……嗯……不行的、这不行……唔……」司徒帼英似乎还想
抵抗,但是身体的反应让她是左右为难,只能勉站犹如木偶一般让两位裸男
摆布。

        看司徒帼英欲拒还迎的动作,两位裸男更是兴奋。身后的那位刺了
一番后,床上那位跳了下来,将司徒帼英抱在空中从前面插入。只见司徒帼英闷
叫了两声,一双美腿穿高跟鞋在空中胡乱踢了几下,接就剩下重重的喘息声。

        随肉棒的抽插,裸男抱司徒帼英一颠一颠地向一旁的沙发走去。另
一人此时已经坐在沙发上,正等司徒帼英的空降。

        于是站的裸男顺势从半空中卸下司徒帼英,让她背对另一人分开双
腿坐了下去。坐的那人用双脚把司徒帼英的双腿尽可能撑开,用大腿顶起她的
身体,那根肉棒就继续在她的小穴里抽插。

        「嗯……不……嗬、嗬……呜……」司徒帼英额头渗汗,嘴巴里不时发
出几声低鸣。一头长发随身体的上上下下飞舞,眼神开始有些迷乱。

        坐的裸男干得性起,干脆抱司徒帼英站了起来继续干。另外一人也
从前面靠了过来,一前一后夹在半空中的司徒帼英。两人就在空中把司徒帼英
递过来递过去,一前一后地轮番干。

        不光是前后,接司徒帼英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了地上,继而又好像躺了
下来,接又趴在了床上。两个裸男的身影是处不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高高低低,总之就是让她一直处在那欲望的浪峰上。

        等到司徒帼英清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虽然还有些衣
物,但是那个子比没有更加难堪。关于刚才的事,司徒帼英没有和「奸」等
字眼联系起来,反而在想:「刚才、刚才我是……难道以后就要这?玲珑她们
不在,那我不是要常常伺候经理的客人?」

        这时经理的短讯到了,告诉司徒帼英可以在这房间过一晚,明天再走。
「过一晚?难道……难道……难道还有人?」司徒帼英觉得自己心里突然涌起兴
奋的意思,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

        半晌,偌大的套房里还是只有司徒帼英一人,现在早已是凌晨时分,恐
怕不会再有什么人出现了。经理的短讯应该就是普通的一条短讯,没有其它意思。

        司徒帼英像是带一丝遗憾走入了浴室,她特意把水温调得很高,一条
条细长的水柱从花洒头里喷洒而出的时候犹如带白雾一般。只见她举花洒头
对自己高挺的乳房,还有意让中间的一条水柱刚好射在乳头上。

        「嗯……」滚烫的水柱顿时把司徒帼英的乳房喷得红润起来,但她没有
退,反而有种享受意思。司徒帼英拿花洒头轮番对自己两个乳房喷洒,
那高温将她带回了那天郭玄光往她身上浇蜡时的情景,嘴巴里又开始不断发出低
沉的声音:「唔……嗯……」

        从浴室出来以后,司徒帼英才总算恢复了平静。既然经理也说了,她就
干脆待在房间里了。第二天司徒帼英不用上班,她等到退房的时间才离开。刚走
出酒店的大门,经理居然开辆开蓬跑车「嗖」一下出现道:「美女,今天不用
上班,下午陪我去打打球吧!」

        =======================

        「嘿嘿,兄弟啊,你最近是学婊子立牌坊吗?我看你除了书本就往球场
跑,那么正经干啥?之前那些妞儿怎么没听你提起了,都吹了吗?」郭玄光被郭
晓成弄得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推开郭晓成道:「你说得好听一点不行吗?什么婊
子立牌坊的,学习这事是天经地好不,我们是学生。不,应该说我是学生,没
资格像你那住在花果山里啥也不愁!」

        「咱们两兄弟还分彼此,我是猴儿你也跑不了,哈哈哈!对了,我之前
给你的球杆还在吧?待会儿一块去玩玩?下周我爸让我陪他跟那个什么局长打18
洞,我可得先练练,要不就忘了怎么打了!」

        郭晓成的球杆当然在,郭玄光可是把它保管得好好的,连动也不敢动。
他没料到郭晓成还有心血来潮的这一天,此时想处理一下球包里赵盈留下来的东
西已是来不及了。

        去往球场的路上,郭玄光心里祈祷郭晓成不要发现包里的东西。如果
被发现了郭玄光就准备找个借口推搪过去算了,实情是论如何也不便透露的。
幸亏后来郭晓成也没有乱翻包,只是拿起球杆就打。

        其实从学校开始郭玄光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来到球场后更是心打
球,随便摸了两下就停了下来。他的心思都在郭晓成球包里的东西那,有意意
地就把目光往球包上扫射一下,生怕东西会掉出来一般。郭晓成当然没留意郭玄
光的子,只是顾打球。

        正当郭玄光望球包发呆的时候,远处走来一个男的,肩膀上的球包居
然和郭晓成那个是一模一的。这款球包可是限量版,平时难得一见,今天居然
碰上了,引得双郭不禁看了看。

        球包也就算了,双郭这一看居然发现男人后面的是司徒帼英,两人的心
情顿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郭玄光想起之前的事,此时真的是冤家路窄,心里
自然是七上八下的;郭晓成哪晓得SM游戏的事,看见美人自然是心里一喜,还马
上琢磨司徒帼英和那男人的关系,看看是否自己还有些机会。

        当司徒帼英接近的时候,郭晓成已经抢说话:「呵呵,怎么这么巧啊!
难道司徒是高手,之前藏不让我们知道?」

        司徒帼英一本正经道:「哪里,我不过是跟班的,以前从来没玩过!」

        经理看到司徒帼英碰上熟人,也没有打搅,自己就在一旁打球。郭玄光
则正眼都不敢瞧司徒帼英,在一旁装作打球的子,默默地听郭晓成和司徒帼
英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