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题外话:突然失去了发文的动力,毕竟陋文没多少人气,所幸已经完结了,
挣扎良久,还是发一篇吧!

  第五章 办公室玩物(九)

  ——失禁—— 七月二十日 星期三

  「车董,有重大发现,冯可依的受虐磁石又引来新的牡兽了。」张真一脸兴
奋地对车钟哲说道。

  「你说什么?什么受虐磁石?」车钟哲不解地望过去。

  「哦……对不起,车董,我太心急了,没说清楚,做为冯可依的属性,也可
以称作是她吸引男人的能力,她体内的受虐因子像磁石那不断释放想要人虐玩
的磁力射线,又一个具有施虐性趣的男人被吸过来了。」兴奋之下,张真有些得
意忘形,卖弄地拽词,听得车钟哲心头一阵火大。

  踹了张真一脚,车哲忠笑骂道:「不要说这些文绉绉的话,一点也不男人,
张真,你说被磁力吸过来的牡兽是谁?」

  「大学的老师,现为州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名誉院长,这个老家伙隐藏得
很深,看起来一副德高望重的子,其实是西京的SM俱乐部王国俱乐部的资
深会员。更妙的是,老家伙明明是个不能勃起的性能,偏执于用手掌拍打未
成年女孩的屁股,滴蜡和肛交什么的也不在话下。冯可依非常尊敬他,是除了父
亲和寇盾外最亲的男人,嘿嘿……她一定没想到磁石引来的竟然是她的恩师。」

  「哼!大学时代的老师,世界知名大学的名誉院长,SM的嗜好是拍打未成
年少女的屁股,这个老不死的是在幻想对教过的学生体罚吗!连教书育人的老师
都人格扭曲到这种程度了,医生、护士、老师……所有社会的精英都一个德行,
这个国家变成什么子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吗!」一听被冯可依的受虐牝味吸
引过来的是她的老师,车钟哲顿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起来。

  「车董,您说的对,物质丰富了,不再存在生存的压力,又没有教的教化
和制约,人们都堕落得不成子了,的确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不敢做的,就像美
国战后的性自由时代,内心世界空虚得很,才给了SM之道可乘之机。可是,正
因为人们的堕落,我们俱乐部才得以蓬勃发展,吸收到那么多内心变态的社会精
英啊!」

  在张真振振有词的劝慰下,车钟哲逐渐恢复了平静,自嘲地冷笑一声后,说
道:「我们就是伦理的破坏者,竟然心起崩乐坏,真是可笑啊!」

  褪下愤懑的表情,车钟哲出神地想了一会儿,脸上布满淫秽的笑容,「嘿嘿」

  一笑,说道:「大学的老师,俗称禽兽的教授,对冯可依来说是多么好的题
材啊!

  冯可依一定会非常愉悦的。摆出淫荡的姿势被尊敬的恩师淫戏,在恩师面前
暴露不想被人知道的暴露癖,想想就受不了了。张真,你去安排,给他们制造见
面的机会,让冯可依在心慌慌、魂荡荡的虐辱快感下,尽早觉醒受虐的本性。」

  「放心吧,车董!王国俱乐部的雪儿妈妈是从月光俱乐部养成的,有她忙,
我想冯可依很快就会觉醒的。」拍拍胸脯,张真信誓旦旦地保证。

  车钟哲挥挥手,满意地驱走了张真,然后拿起内线电话,把私人助理刘裕美
叫进来。

  「脱衣服!该给你喝今早的牛奶了。」车钟哲一边从裤裆里掏出肉棒,一边
指指办公桌底下,示意站在他身边的刘裕美钻进来。

  「可是车董,马上要去拜访发银行的南行长了。」上身穿了一件性感的露
胸大翻领粉色衬衣、下身只有肉色丝袜的刘裕美用文件夹护住赤裸的阴户,恭敬
地低头弯腰,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又怎么?」车钟哲斜睨过去,嘴角上勾,浮出意味莫名的笑。

  「对……对不起,车董,请让我喝你的牛……牛奶吧?」脸上浮出羞耻的红
潮,刘裕美轻轻地把文件夹放在办公桌上,开始解衬衣的纽扣。

  ×××××××××××××××××××××××××××××××××
××

  今天,冯可依比平时早了十多分钟来到办公室,准备趁大家没来前,处理昨
天遗留在办公桌底下的丁字裤。可是,桌子底下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冯可依
皱紧眉头,忧地想道,难道,昨晚张维纯过来取走了……

  冯可依从桌子底下爬出来,靠在椅子上,一边心事重重地想心事,一边随
手打开计算机电源。随WINDOWS的动,桌面右下方弹出有邮件的提醒
消息,冯可依打开一看,是张维纯发过来的邮件。

  邮件上写:可依,今天一天,你都不许离开办公室,午饭和排泄全部在这
里解……

  呀啊……在办公室待一天,午饭还好说,可以不吃,可以叫外卖,可是排泄,
说得这么难听,在这里上厕所,不行,不行,如果不上的话,十个小时啊!怎么
受得了……冯可依触目惊心地看,脸色越来越白,可是,邮件后面还有更加令
她惊恐的事情。

  ……没什么可心的,不用心排泄时被人发现,我特意给你准备了纸尿裤,
就在你的储物柜里,要是憋不住,想小便了,你可以穿上纸尿裤尿个痛快。不过,
换纸内裤时,一定要在你的座位上换,我想,不止是我,做为暴露狂的你一定很
兴奋吧!被我用远程视频直播看你下流地换尿裤的子。

  邮件到这结束了,冯可依就像被踩了尾巴的一跳起来,奔到储物柜。昨
天下班时明明锁上的储物柜被打开了,冯可依打开柜门一看,里面放几个花花
绿绿的塑料袋包装的小包,上面印成人用(内裤型)M号纸尿裤的标签。

  要我在桌子底下的摄像头前换……不要啊!好羞耻……冯可依连忙把柜门关
上,锁好储物柜,随后,又怕真要是尿急了,在众目睽睽下不好去取纸尿裤,只
好羞惭不已地重新打开锁,把包装撕掉,取出一条内裤型的纸尿裤,以防万一地
放进办公桌的抽里面。

  天气很热啊!可依,口喝了吧!去饮水机接杯水喝……每隔半小时,张维纯
便发过来一封相同内容的邮件。

  中午明媚的日光通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微小的尘埃在阳光下所遁形,而心
中的阴霾越来越重,灌了一肚子水的冯可依按照邮件上的指示,又去饮水机接
了一纸杯纯净水,然后回到座位上,在摄像头对面的张维纯的监控下,不情愿也
确实喝不下去地慢慢喝尽。

  不行了,我憋不住了,要尿出来了……至少喝了八九杯水,尿意旺盛比,
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冯可依用力夹紧双腿,身体禁不住地颤抖起来。

  冯可依再也顾不得办公桌底下对准下身的摄像头了,明知道摄像头对面的张
维纯正瞪大眼睛观看、等自己出丑,只好忍耐烈的羞耻,一边留心地观察
前面的李秋弘和右面的王荔梅,一边小心翼翼地撩起裙子,轻挪臀部,趁他们
没发现前,把丁字裤脱了下来。

  冯可依刚打开抽,把丁字裤放进去,还未等取出纸尿裤,这时,李秋弘突
然站起来,对冯可依说道:「可依,一起吃饭去!」

  「你们先去吧!还差一点就完成了,下午就要汇报了。」冯可依了一跳,
连忙找个理由推辞掉,心说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哦,那你忙吧!我们先去了。荔梅,走吧!」只是节性的邀请,见冯可
依不去,李秋弘便不再理会,向王荔梅招招手。

  「组长,好的。可依姐,我给你带午餐回来吧!你想吃什么?」王荔梅走到
冯可依身边,热心地问道。

  「谢谢你,荔梅,给我捎份三明治吧!」赤裸阴户的冯可依又是紧张又是
羞耻,臊得头也不敢回,装作全神贯注地看计算机屏幕上的文档的子,随口应
了一声,期盼王荔梅快点走开。

  「好的。」瞧冯可依好像害羞一的潮红脸庞,王荔梅的眸中充满了不解,
感觉冯可依这几天怪怪的。

  随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确认李秋弘和王荔梅已经离开了,到达极限的
冯可依急忙打开抽,取出纸尿裤,急不可耐地穿上。纸尿裤又厚又紧,窄窄的
裤口紧紧勒大腿上滑,要不是穿了长筒丝袜,有真丝的润滑,还真难提上去,
冯可依不适地扭动臀部,成年之后还是第一次穿纸尿裤,有些怪异,像是被小
一号的紧身内衣束缚的感觉。

  好凄惨啊!我竟然被逼穿上了纸尿裤,还要在尿裤里小解……冯可依按
作痛的膀胱站起来,双腿稍稍劈开,两手扶桌子,开始试探性地慢慢放尿。

  这款纸尿裤的性能怎么,冯可依一所知,只是依稀记得以前在电视告
里看见过款商品,据说是采用类似卫生巾的高分子材料,有很的吸附性能,但
是究竟能吸收多少水分,不得而知,毕竟憋了一上午的尿液很多,不是那一点月
经可以比的。

  一次性接受这么多尿液,不会渗出来吧……冯可依生怕尿快了,纸尿裤不能
吸收大量的尿液而渗出来,便忍耐烈的尿意,辛苦比地一点点尿。

  本该湍急的尿流被控制成一小溜,慢慢地尿出去,冯可依用力地收缩尿
道口,一溜溜尿液好像穷尽似的,没完没了地摩擦娇嫩的尿道口,尿在纸
尿裤里面。一面是心尿液太多、会渗出去,胆怯不安的心情,一面是忍耐到极
限的放尿,肉体上腾起一阵期盼了许久的畅快淋漓,心灵和肉体两种不同的感觉
混合在一起,冯可依感到一种超出生理上的快感正越来越烈地向她袭来。

  在激荡起伏的兴奋心情下,被张维纯通过摄像头窥视已不是那么羞耻得法
忍受了,冯可依心尿液会从纸尿裤的什么地方渗出来,便鼓起勇气撩开裙摆,
低头去看。被丝袜裹住的大腿没有一丝湿迹,冯可依不放心地摸了摸,没有一点
湿濡的感觉,心中不由对这款纸尿裤大的吸收能力大为赞赏。

  尽管没有任何泄漏,但冯可依还是心继续尿下去会超过纸尿裤的承受能力,
正好储物柜里不止一条纸尿裤,而且王荔梅随时会回来给自己送午餐,等她回来
再取就来不及了,冯可依便一边尿,一边来到储物柜,取了一条新的出来。

  拿新的纸尿裤回到办公桌旁,尿意已不烈的冯可依忍住尿意,把饱吸
尿液的纸尿裤脱了下去。

  太大了,我尿了这么多,竟然一点没渗出来,现在还剩下一点点,应该不
会渗出来了……冯可依摸摸屁股和阴户,只有阴户上稍微有些湿润,屁股干燥清
爽,一点都没有湿,心中不由腾起一阵狂喜。

  就在冯可依坐在椅子上,把新的纸尿裤套上脚踝,刚刚拉过膝盖的时候,计
算机里突然响起有新邮件的提示音。冯可依吃了一惊,打开一看,还是张维纯发
过来的,上面写:把计算机的音量打开,不许用耳麦,用话筒和我说话。

  因为冯可依的计算机自带内置音箱,平时都是调成静音的,冯可依先把静音
框的复选勾去掉,然后把耳麦套在脖子上,从计算机里拔出声波输出线,只留下
话筒的输入线,心里不安地想道,不仅是我这里,整个办公室他都能看到啊!他
是看到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才想用音箱和我说话的……

  「可依,憋了一上午,尿了很多吧!哈哈……」应该是看到办公室里没有其
他人,张维纯通过音箱,毫顾忌地羞辱冯可依。

  狂肆的声音在办公室里环绕,幸好是中午,走廊里空一人,没有人会听
到,冯可依紧紧握住双拳,不停地颤抖,忍耐似要把心搅碎的羞愤。

  「可依,回答我!」

  张维纯的声音变得冷厉起来,冯可依得一缩脖子,连忙答道:「是……是
的,尿了很多。」

  「这才过了半天,剩余的时间还很长,嘿嘿……可依,一定要乖啊!不能尿
裤子啊!」

  「是……是的。」听张维纯发出像哄小孩一的声调来狎戏自己,冯可依
不禁一阵恶心,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似乎感觉到冯可依厌恶的情绪,张维纯不悦地哼了一声,责怪道:「怎么,
可依!对我有什么不满吗!我的母狗奴。」

  「没……没有不满。」冯可依停顿了一下,才颇为不愿地说道。

  「当我是傻的吗!你脸上的表情我看的清清楚楚,即使你想瞒也瞒不过去,
是不是因为快感不足,而对我心存不满呢?」

  张维纯阴测测的话令冯可依不寒而栗,连忙否认道:「不是,不是……」

  「打开最下面的抽,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

  「啊……」冯可依依言拉出办公桌最下面的抽,顿时发出一声惊叫,只见
里面空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塑料袋里装一个粉红色的卵形跳蛋。

  「只是憋憋尿,实在忍不住了便尿在纸尿裤里,这么玩没什么意思,难怪你
会心存不满,的确是快感不足啊!这个力跳蛋是我特意为了满足现在这种状态
下的你准备的,是心心相映的物。可依,在换上新的纸尿裤之前,把它塞进你
下流的小屄里面,这你就不会心存不满了吧!哈哈……」

  张维纯耻的狂笑再次在办公室里响起,冯可依好想把计算机的音量关掉,
又怕惹来残酷的报复,只好苦苦忍耐他颠倒黑白的羞辱。

  「怎么又不回答了!可依,我要你做什么都明白了吗?」笑声戛然而止,张
维纯对冯可依没有马上迎合很不满意,不悦地叫道。

  「明……明白了。」冯可依屈辱地答道,然后猛一咬牙,从塑料袋中把跳蛋
取出来。

  上面没有开关,不会又是用线信号控制的吧!如果突然动,我就成了案
中肉,只能任由宰割了……瞧手中看起来小巧精致的跳蛋,冯可依像是见
什么恐惧的东西似的,脑海中不由回忆起审批第二次方案的说明会上,被锁在阴
户里的电动假阳具突然动而搞得高潮迭起、不停出丑的惨状。

  「看来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可依,你都看呆了,是不是兴奋得直咽口水啊!

  还不赶快塞进去,小屄都迫不及待了吧!嘿嘿……」

  在张维纯充满下流话的催促下,冯可依认命地把跳蛋抵在濡湿的阴道口上,
慢慢地推了进去。

  「啊啊……」

  听到冯可依发出低沉绵软的呻吟声,摄像头对面的张维纯「嘿嘿」淫笑,
问道:「可依,舒服吗?」

  冯可依羞红了脸,暗怪自己不该情难以控、发出淫荡的声音,抖颤嗓音,
嚅嗫地答道:「舒……舒服。」

  「把纸尿裤提上去!」

  「是……」眼眸里闪烁点点泪光,冯可依屈辱地把新的纸尿裤提了上去。

  「穿上了纸尿裤,就不怕尿裤子了,现在总算可以努力工作了吧!淫乱的母
狗可依。」张维纯肆意地用下流的语言羞辱冯可依。

  「是……是的。」能预想得到,从今往后的两个多月,为了丑事不泄露出
去,只能在张维纯非人的凌辱下渡过了,冯可依一阵悲从心来,一边哽咽地答道,
一边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来了,冯可依拿起来一看,液晶屏幕上显示的是父
母家的宅电。

  「谁给你打电话了,寇盾先生吗?」计算机里传出张维纯询问的声音。

  「不……不是,我父母家的电话」看熟悉的电话号码,冯可依突然感到很
温馨、很想家,好想扑在母亲怀里大哭一场。

  「接!」

  「是……」冯可依抹去脸上的泪水,稳定一下情绪,按下了通话键。

  「可依啊!我是妈妈,最近好吗?」

  电话里传出母亲慈祥的声音,冯可依鼻子一阵发酸,连忙忍住哭意,尽量让
母亲听不出异地说道:「妈,我很好,你和爸爸身体好吗?」

  「我和你爸好呢,不用为我们心,可依啊!这次来电话,有件事想跟你
说。俊浩考完试了,想去州玩,就在刚才,甩过这句话就跑了。听他说,大概
两三周吧!也不全在你那里住,州他有朋友,有时,他会住朋友家。可依,要
是不影响工作,这段时间,你多照顾照顾他吧!」

  「跑了?他怎么这么不懂事啊!」冯可依皱起了眉,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唉!自从脚受伤后,本来谈好的去美国去不了了,他一直没有从打击中恢
复过来,变得自暴自弃,迷上了旅游……」

  「啊……」冯可依连忙捂上嘴,就在倾听母亲说话的时候,阴户里的跳蛋突
然震动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令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怎么会突然动呢!一定是张维纯搞的鬼,不要啊!饶了我吧!不要在这个
时候啊……冯可依马上明白了张维纯的险恶用心,不由得花容失色,苦于正在
接母亲的电话,不能开口恳求,只能在心中祈祷张维纯别那么过分。

  「怎么了,可依?」电话那头的母亲感到不对劲,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天气热,嗓子有些痒。」冯可依一边紧握手掌,用指甲用
力掐掌心,抵御想要呻吟出声的快感,一边随便编个理由,糊弄母亲。

  「州是有名的火炉啊!可依,平时记得多喝水。俊浩去你那住,不会影响
到你吧!如果不方便,我要他住朋友家。」

  妈妈还是那么善良,轻易地被我骗过去了……天知道张维纯会怎欺凌自己,
这段时间,的确是不方便有人住在自己家里,虽然有这些顾虑,可是冯可依不忍
让母亲操心,只好作欢颜地说道:「妈!没什么不方便的,俊浩在我这住,我
还能有个伴儿,放心吧!我会用最高规格,好好款待他的。」

  「那我就放心了,俊浩不像你,都这么大了,还让人不省心。不过可依,其
实,妈妈也挺心你的。一个人在州生活,习惯吗?你这孩子从小就报喜不报
忧。」

  见母亲操心完俊浩,又心起自己来,冯可依感觉一阵暖流通过,不禁流下
了声的泪。

  「可依,你在听吗?」

  电话里又传出母亲心的声音,冯可依连忙稳定心神,抹抹眼泪,哽咽安
慰道:「妈!我在听呢,只是被感动了,我挺好的,不用为我心。」

  「还说要我不心,可依,别怪妈妈唠叨,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结婚没
多长时间,就把老公扔在西京,自己一个人跑来州工作半年,寇盾能高兴吗?

  现在的社会这么复杂,诱惑那么多,你还真放心,不怕他变心啊!我和你爸
爸都认为你做为新婚妻子,抛下老公,一个人到州工作不对……」

  早知道到州会遭遇这些非人的凌辱,我是绝对不会来的,可是世上哪有后
悔药啊……冯可依不想打断母亲的唠叨,可越听,就越悔恨,心潮一阵翻滚,实
在是听不下去了,只好抢说道:「妈!你别说了,你答应过我不再谈起这个话
题的。还剩下两个月,我就能完成工作回到寇盾身边了。」

  「还是尽快吧!可依,两个月可以改变很多事的,没事时,你要经常给寇盾
挂电话,虽然寇盾的为人我信得过,可男人都是受不了诱惑的……」

  心情变得突然烦躁起来,母亲的话令冯可依生出一种不安,她法想象自己
为了和寇盾团聚后能幸福地在一起生活而忍辱负重,可寇盾在自己饱受欺凌时
与别的女人在一起。

  不会的,只是我妈瞎操心而已,寇盾不会那么对我的……冯可依用力地摇动
脑袋,似乎想把母亲给她的不安和惊恐甩出脑外,然后,有些不耐烦地对母亲说
道:「妈,我知道了,我还有工作,先挂了啊!」

  「可依,别那么辛苦,注意身体啊!」

  似乎听到母亲的叹息声,冯可依用力地点点头,饱含感情地说道:「妈!谢
谢你,我知道怎么做的,你和爸多保重啊。」

  随电话的挂断,阴户里的跳蛋一下子增了,冯可依不由呻吟起来,「啊
啊……啊啊……部……部长,求求你,把……把它关掉,啊啊……啊啊……」

  「一边和母亲通电话,一边被小屄里下流的玩具搞得发出淫荡的声音,嘿嘿
……可依,你可真骚啊!」

  张维纯刺耳的淫笑声又开始在办公室里响起,冯可依难堪地扭动身体,羞
愤说道:「太……太过分了,啊啊……啊啊……不要,快停……停下来……」

  跳蛋真的停下来了,自己的央求头一次管用了,冯可依法置信地瞪大了疑
惑的眼睛,同时听到计算机里传出张维纯戏谑的声音,「既然你说停,那就停下
来好了,可依,不要用那么不满的眼神看我啊!」

  「我……我哪有不满……」阴户里燥热难耐,更加难受了,似乎不舍跳蛋就
此停下来,冯可依感到自己的口是心非,不由越来越小声,羞臊得低下了头。

  「哼!看你的骚!可依,你说的俊浩是谁啊?他从你父母家跑过来了?」

  「嗯……我的弟弟,是个大学生,打算暑假到我这住几天。」冯可依老老实
实地交代事情的原委。

  「咦!亲弟弟?可依,你有弟弟吗?」张维纯似乎很感兴趣,追问道。

  「是的。」

  「既然流同的血脉,可依,只怕你弟弟也和你一是个受虐狂吗吧!哈
哈……」

  张维纯狂肆的笑声、下流的语言碰触到心中不容侵犯的地方,冯可依怒视
隔板左上方的摄像头,斥道:「你胡说,不许你那么说我弟弟。」

  「我的小母狗发怒了,嘿嘿……喝一杯水镇静一下吧!」

  惨了,又要我喝……听到张维纯阴惨惨的命令,冯可依就像被戳破的气球,
气势顿消,一下子软了下来,力地答道:「是……」,然后,去饮水机接了一
纸杯纯净水,在摄像头面前,苦涩地喝了下去。

  ×××××××××××××××××××××××××××××××××
××

  下午两点,冯可依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把利用两周的周末休息时间、视察
名流美容院州地区周边城市各分店的报告,向李秋弘做详细的说明。

  王荔梅给自己捎回午餐后便出去逛街了,李秋弘直到午后上班才回来,整个
中午,办公室里只有冯可依一个人。张维纯待冯可依吃过三明治后,便让她不停
地喝水,不断用跳蛋挑逗她,使她始终处在高昂的情绪下,但就是不允许她泄身,
也不许憋不住尿的她尿出来。

  冯可依一边端报告向李秋弘汇报,一边用力夹紧双腿,忍耐欲要喷泄出
去的尿意。

  「啊啊……」从午后上班时就停下来的跳蛋突然动了,而且一上来就是最
的震动,猝不及防下,正在汇报的冯可依不由呻吟了一声出来。

  看到李秋弘和王荔梅都奇怪地望向自己,脸唰的一下红了,冯可依连忙向大
家点头致歉,心中又是羞惭,又是惊恐,因为一直在用力收缩才导致不尿出来的
尿道口,在跳蛋的力震动下,渐渐失去了控制,随时都有可能尿出来。

  又是踩脚尖,又是扭身体,在话和话连接的瞬间咬嘴唇,冯可依千方百计地
尝试用各种方法延缓尿意,可是,烈的尿意如万马奔腾,根本不是靠意志可以
抗拒的。

  我实在是受不了,只能尿了……啊……好羞耻啊……到达极限的冯可依一边
在心头哀叹,一边在喷泄的瞬间,绝望地把夹紧的腿向两侧分开一些,在李秋弘
和王荔梅的注视下,开始屈辱的放尿。

  这次放尿与之前不同,尿道口都麻木了,根本控制不了流速,大量的尿液泄
洪般从尿道口力激射而出,打在纸尿裤上。

  一下子尿了这么多,还这么急,不会渗出来吧!不会把纸尿裤下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惊受怕的冯可依感到吸收了自己的尿液的纸尿裤越来
越重,好像要从臀部上掉下去了。

  憋到极限的放尿的确会产生性的快感,而且阴户里的跳蛋还在以最大的频率
震动,被羞耻的当众放尿刺激得兴奋连连的冯可依感到一阵烈比的受虐快
感,脑中越来越昏沉飘忽,整个人渐渐被带入到错乱的感官世界里,只是靠精湛
的业务水平,本能地做报告。

  啊啊……不要在这个时候泄啊……不知尿了多久,尿液开始变少了,稀稀拉
拉的,可火热的阴户开始不规则的收缩,冯可依心中腾起一阵即将飞上天的感
觉,不由惊恐地在心中叫道。

  先是羞耻的放尿,再是淫荡的泄身,泄身之后,阴户里的跳蛋开始以一种令
人舒美的频率震动,在曼妙的高潮余韵的抚慰下,冯可依渐渐恢复了清明。清
醒之后,令冯可依尤为羞惭的是,此刻,一阵神清气爽,似乎充满了精力,思维
也异常活跃,张维纯羞辱她的话在脑中不断盘旋,「我只是你解变态的性欲,
来让你充满干劲地工作……」

  我不是那的女人,那些话是他乱讲的,只是用于羞辱我,可是……现在的
我不就是像他说的那,尿也尿过了,身子也泄了,得到满足的我,变得精力充
沛,才能充满干劲地工作吗……冯可依验证自己,不想相信,不得不信,得
出了令她悲哀惊悚的结论。

  不会挤出来吧……终于汇报完了,冯可依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敢就那
坐下去,生怕纸尿裤里的尿液被自己的体重挤压得渗出来。

  「可依,可以了,坐吧!」李秋弘不解地望向冯可依,不明白为什么做完报
告了,还不肯坐下去。

  「嗯……」应了一声,冯可依只好慢慢地坐下。

  呀啊……不要啊……到底还是渗出来了……臀部还未落实,大腿内侧便升起
一阵热腾腾的感觉,冯可依羞耻地低下了头,心中悲戚戚的,眸中一片模糊,控
制不住地流出了泪水。

  ×××××××××××××××××××××××××××××××××
××

  晚上九点,冯可依又被张维纯命令,出去买衣服。张维纯通过手机彩信发过
来的示范图片上,衣服有四款,分别是胸襟开得很大的吊带衫、距离膝盖二十厘
米以上的超短裙、没有内衬的三角胸罩和像晚服那坦胸露乳的抹胸紧身连衣
裙。张维纯要求冯可依大量买入,越性感,越暴露,越好。

  除了三角胸罩,冯可依从来没有买过这类轻浮的衣物,而且还不知道州什
么地方卖这些衣物,只能一边在繁华的商业街溜达,一边找路人询问。

  就在冯可依好不容易找到卖这些衣物的商店,像购物狂似的装满了整整一个
购物车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冯可依拿起来一看,是应该已经到达州的冯俊
浩的电话。

  「姐,咱妈跟你说了吧!好高兴啊!又可以和亲爱的姐姐一起住了。」

  听冯俊浩开心的声音,冯可依也被感染得心情好起来,脸上浮起关切的笑
容,说道:「俊浩,已经到州了吗?」

  「嗯。」

  「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姐,不用了,我正在去朋友家的路上。」

  「咦!你不过来?刚才不是说喜欢和姐姐一起住吗?」

  「呵呵……只是表达一下想念的心情啦!其实我是想看看结过婚的姐姐是不
是还像以前那么疼我,现在放心了,姐夫并没有完全夺去我心爱的姐姐。我跟妈
说去你那住,是让妈放心的,这次去州玩,我打算一直住在朋友那里的。」

  从小就对这个精灵古怪的弟弟很奈,总是被算计,冯可依苦笑说道:「
俊浩,好不容易来州,真的不打算来看看姐姐吗?我也挺想你的。」

  「一定会去看姐姐的,而且,姐,我还得去你那儿一起哄妈呢!给她制造我
们住在一起的假象,呵呵……那天,姐姐可要好好地款待我啊!」

  「休想我和你一起骗妈,哼!我一定会戳穿你的!俊浩,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冯可依也就是嘴硬,从小,她就很宠爱弟弟,在弟弟的指使下,可奈何地
一起哄骗妈妈的事简直数不胜数。

  「现在还不确定。」

  「真拿你没办法,还是尽快过来吧!等你定好日期,一定记给我来电话啊!

  我好去接你。嗯……如果是临时定的,我要是赶不回来,你就直接过来,
找一楼的门卫开门,一会儿,我就去跟门卫说,我的地址是……」

  「知道了,姐,我要上车了,先挂了,拜拜。」

  冯可依把电话放回手提包里,不禁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感到一阵轻松。虽然
很想见弟弟,但今天母亲的电话给了她很大烦恼,要和弟弟一起生活两三周,以
她现在身不由已、随时会被张维纯凌辱的状态,实在是很不适宜。

  和冯俊浩通完电话,冯可依继续购物。本来被迫出来、乏然趣的采购,
不知什么时候起变得开心起来,冯可依取过一条带有细微的褶皱、轻薄透明的乔
其纱材质、特意突出胸部轮廓的吊带衫放在身上比量,脑中不由想象自己穿
这件性感的吊带衫在办公室里的子,心儿忽然激荡起来,感到一阵莫名的兴
奋。

  当冯可依推购物车,把一大堆性感暴露的衣物拿到交款台付款时,收款员
恰好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小伙子难为情地翻动一件又一件简直像情趣内衣
一的衣物,在上面扫码,红脸根本不敢直视自己的窘态,冯可依兴奋极了,
身体里腾起一股刺激的暴露快感,感到阴户深处一阵收缩抖动,就像白天劲的
跳蛋在阴户里震动似的,大量的爱液像溃堤的洪水一,涌地溢了出来。

            【未完待续】

[ 本贴最后由 13542322969 于 2017-11-03 01:2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