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五章 办公室玩物(十)

  ——赶赴机场—— 七月二十二日 星期五

  冯可依拥有E罩杯的巨乳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记得初时,论做出什么动作
都会感到乳房有沉甸甸的质感和烈的摇动感,与之相伴的是巨大的满足感和愉
悦兴奋的心情,还有一些不协调的感觉,仿佛这对引以为豪的巨乳不是自己的。

  而现在,不协调感业已消失了,冯可依完全适应了这具崭新的身体。

  可是,刚拥有这对巨乳时的感觉又重回了身体。今天,冯可依按照张维纯的
命令,换上了没有内衬、像比基尼泳衣一又小又轻薄、只能勉遮住乳头的三
角胸罩,外面穿一件低胸袖的吊带衫去上班。清晨,冯可依像往常一,快
步向地铁站走去,每当迈开脚步,沉甸甸的乳房剧烈地摇晃,搅动得吊带衫一
阵晃动,引得路上的行人纷纷看过来,使冯可依又是羞耻又是禁不住的兴奋。

  敏感的乳头在乳房不停的摇动下,不住摩擦三角胸罩,渐渐的,身体里升
起一种甘美酥痒的感觉,乳头很快翘起来了,胀硬得像一颗红樱桃,顶在胸罩上
面,透过轻薄的乔其纱吊带衫,可以看到微微凸出的圆点。与冯可依擦肩而过的
行人和在电车里比邻而站的乘客,一不把视线集中在她的胸部上面,搞得冯可
依一阵脸红心跳,就像绽放的海棠花一娇艳动人、艳光四射。

  电车里非常拥挤,穿袖吊带衫的冯可依高举手臂,用力地拉住吊环站立
。虽说经过了激光脱毛处理,腋下光洁细嫩,不会因为暴露乱蓬蓬的腋毛而羞
惭,可腋窝是冯可依的第二性感带,是她身上不能看也不能摸的地方,只是露出
敏感的腋窝,再加上乘客们意的触碰,冯可依在烈的羞耻下,竟然感到了性
的快感,溢出了淫荡的爱液,把火热的阴户染得津湿一片。

  而且,肛门里还插一根下流的淫具,每当电车颠簸一次,随身体的剧烈
摇晃,被淫具搅动的肛门里便腾起一阵像排不出便时那难受的感觉。这种苦闷
感、不适感也刺激逐渐旺盛起来的受虐心,冯可依紧紧抿住嘴唇,压抑想要
呻吟出来的动,做贼心虚地感到身边的乘客都在看她的臀部,不禁羞耻地低下
头,脸上升起一阵火辣辣的热。

  ×××××××××××××××××××××××××××××××××
××

  冯可依从手提包里取出兼有房卡性能的出入通行证,在特别行动小组室大门
上的卡槽里轻轻一划,打开了门。每次划卡开门,冯可依都很纠结,不想看到通
行证的背面。之前,通行证背面喷涂的是冯可依在月光俱乐部的吧台前自慰的图
片,现在,换了一个新的图案,上方印红色的文字——失禁的母狗奴可依,
下方则是由隐藏在办公桌底下的摄像头拍摄的前天在办公室里换纸尿裤的照片。

  「早上好,咦!好漂亮啊!可依姐,你这身打扮,真的,真的好性感啊!我
还是第一次看你穿这的衣服呢!」王荔梅看见推门进来的冯可依像自己一一
身清的打扮,不由眼中一亮,绕冯可依转了一圈,欣赏露出大片肌肤、薄
如纱娟的吊带衫,口中不住发出赞叹声。

  「早上好,荔梅,真的好看吗?这类衣服都是小姑娘穿的,我看起来是不是
不协调啊?」被王荔梅一个劲地夸,冯可依有些害羞地问道。

  「怎么会不协调呢!简直好看得一塌糊涂啊!可依姐,你以前总爱穿职业套
装,虽然也很美,是那种成熟的美,但太庄重了,不欢快,现在这多好,又
清新,又性感。组长,你说可依姐还是这打扮好看吧?」

  「嗯,光彩夺目,我都看入迷了。」胸前的吊带衫高高隆起一团,随呼吸
微微耸动,李秋弘借机仔细打量冯可依,不住偷瞄从低胸吊带衫的胸襟处
露出来的深邃的乳沟和一小半雪白润泽的美乳。

  「谢谢,承蒙夸奖,咯咯……不过,穿成这,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外
面太热了,这打扮能快一点……」一直对自己冷淡的李秋弘也加入进来,夸
奖自己美丽,这里也有王荔梅不痕迹地调和的成果,意识到李秋弘正在偷瞄自
己胸部的冯可依不好破坏好不容易有缓和迹象的关系,只得含羞地任他看了,又
耐不住羞耻心,调似的解释一下穿吊带衫上班的原因。

  「这倒也是,可依姐,我想主要的原因还是不把花院长精心为你打造的美白
肌肤露出来让大家欣赏欣赏,未免太浪费、太暴殄天物了,咯咯……」

  「我哪这么想了……」仿佛被王荔梅说中了要害,冯可依的脸突地红了,心
潮开始激荡起伏,感到一种暴露身体的兴奋。

  把手提包放在办公桌上,冯可依打开计算机电源,登录视频会议系统。与她
预料的一,张维纯的图标亮,正在等她上线,于是,冯可依在心里发出一声
哀叹,把耳麦戴在头上。

  「可依,早上好,这么早就来了,看来不是很累嘛!嘿嘿……」

  「早上好,老……老公。」冯可依小声地说,唯恐被不远处的李秋弘和王
荔梅听见。

  「可依,今天很乖啊!不用我提醒,就主动地这么称呼我了。」

  「是……是的。」冯可依抖颤声音答道,感到一阵屈辱。

  「昨晚的你,那么羞耻,那么狂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火辣淫荡的小妖精,
我还以为你睡一觉后,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呢!嘿嘿……」

  顿时,在月光俱乐部里发生的事如幻灯片一在冯可依的脑海里回映起来。

  就像张维纯说的,昨晚,冯可依被贯穿身体的受虐快感占据了身心,淫荡地
扭动蛮腰,陷入到忘我的境界中,一边羞耻地沐浴张维纯的嘲讽讥笑,一边
兴奋地痴狂、迷乱。

  「可依,你要是想泄出来的话,那就不停地叫我老公,从今以后都这么称呼
我,现在,叫一叫让我听听!」

  「啊啊……啊啊……老……老公,啊啊……老公,老公,啊啊……啊啊……
求求你,让我泄吧!老公,老公……」肛门紧紧地收缩,用力夹深陷在里面
的张维纯的手指,冯可依一边被张维纯粗暴地搓揉裸露在外的乳房,一边狂乱
地叫只有寇盾才能享受的称呼,堕进了黑色的快感漩涡中。

  冯可依痛苦地摇头,想要把自己淫乱不堪的子从脑海里驱除掉。她法
相信,自己竟把深深爱的寇盾完全抛在脑后,在张维纯充满恶趣味的狎戏下,
哭求他允许自己泄出来,一遍遍的叫他老公,信誓旦旦地宣称张维纯不仅是她
的主人,还是她的老公,以后,都以老公的称谓来称呼他。冯可依回想自己沉
浸在肉欲里的下贱子,不禁对毫底线的自己充满了厌恶感。

  「到单位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可依,没忘记吧?」

  「没……没忘。」

  「说说看!」

  「涂……涂香水。」嘴唇不住抖颤,冯可依艰难地说出令她倍感屈辱的话。

  「为了把自己打扮得更像母狗,让身上散发出母狗的味道,这是你每天早上
的必修课。赶快做给我看!」

  「是……」安装了照明装置的办公桌底下光明瓦亮,下半身藏在桌子底下的
冯可依撩起裙子,褪下了丁字裤,然后分开双腿,分别贴在左右的侧面板上,让
赤裸的阴户暴露在桌子底下的摄像头前。

  冯可依偷偷瞄了周围一眼,见李秋弘和王荔梅没有注意她,便快速向下伸出
手,把食指滑进濡湿的阴道里面,掬出一手指爱液,不为人察觉地抹在颈部。

  「嘿嘿……看到了,可依,真是个听话的好女孩儿!插在菊花里的是我昨晚
给你的肛门塞吧?」

  「是……是的。」一直欠屁股坐在椅子上的冯可依羞耻地答道。

  这个肛门塞是昨晚从月光俱乐部离开时,张维纯交给她的。在雅妈妈的要求
下,朱天星给冯可依上了锁,把阴户保护起来,张维纯只好把兽欲发泄在冯可依
的肛门上。又是用手指,又是用珍珠穿成的肛门棒等淫具,张维纯随心所有地玩
弄敏感程度不亚于阴户的肛门,整整玩了两个小时,最后,以不在客人们面前
浣肠为条件,胁迫冯可依翌日戴满一天肛门塞。

  第二天清晨,冯可依起床后,先是如厕,然后与平时一进行日常惯例的浣
肠。洗净了肛门,冯可依把昨晚张维纯交给她的肛门用润滑油涂在手指上,一边
轻柔地揉紧紧聚在一起的菊花瓣,一边在入口处抹。

  抹好了肛门,冯可依又挤出一些润滑油,涂在肛门塞上。随后,羞耻得身子
直抖的冯可依努力做到全身放松,深吸了一口气,将流线型棒状肛门塞的前端对
准肛门,用力一按。顿时,在双层润滑下,肛门塞畅通阻地滑进肛门深处,只
在外面留下一个薄薄的圆形底座。

  虽然刚刚如厕,但肛门里突然纳进一个棒状的东西,冯可依感到一阵不适,
肛门被塞得满满的,腾起一阵便意和又痛又痒的压迫感。

  肛门里塞肛门塞的冯可依呼吸车厢内污浊的空气,站在拥挤的电车里面,
耳里不断钻进乘客们喧嚣的说话声。一时间,冯可依有一种在大庭众之下暴露
下流的体姿的错觉,肛门里忽然变得好热,火辣辣的。下意识地收缩了几下肛门,
肛门塞在肛门里面微微地蠕动,一股甘美舒畅的快感飘了出来,冯可依不禁迷
离朦胧的眼眸,紧抿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嘿嘿……舒服吧!可依,昨晚我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你这么喜欢被我玩
弄肛门。」

  「是……是的,老……老公,求求你,别再羞辱我了。」听张维纯刺耳的
淫笑、下流的话语,好不容易驱散的受辱画面又回到了脑海里,冯可依带哭音,
凄婉地求道。

  「我是在满足你,让你能心旁骛地为我工作,可依,别光涂脖子,还有
腋窝!」

  「是……是的。」冯可依做贼似的窥探下周围,然后抬起胳膊,用湿亮的手
指在腋窝上抹了一把,便快速地落下、夹紧。

  ×××××××××××××××××××××××××××××××××
××

  下午四点钟,冯可依眉头紧锁地接起了张维纯挂过来的电话。

  「跟我出趟远门,紧急工作,马上到州机场!」

  「咦!州机场?现在就出发吗?」冯可依疑惑地问道。

  「对,直接去机场三号航班楼,南北航空。」

  「要……要去哪啊?」冯可依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来了就知道了」

  「那个……」见张维纯不说,冯可依更加不想去了,吞吞吐吐地正待拒绝,
便听电话里传出张维纯不耐烦的声音,「别问这问那的,叫你来就赶快过来。」

  「知道了,可是,我还没准备出差的物品呢!」冯可依只好不情愿地应道,
心想,既然是出差,当总得带些办公用品和个人物品吧……

  「出差的物品嘛!嘿嘿……只需要带一个,就是你下流的身体。好了,你跟
李秋弘说有事去分公司,然后乘出租车过来,可依,明白了吗?」

  「明白了……老……老公。」冯可依终于明白过来,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
出差。

  「出发之前不要忘记往身上涂香水,乘上出租车的时候,马上给我打电话!」

  「是……」挂掉电话后,冯可依便趁李秋弘和王荔梅没注意到这边时,偷偷
地把爱液往身上涂去。明知自己是被逼的,干的还是自己羞辱自己的事,可冯可
依就是感到兴奋,大量的爱液止也止不住地溢出来,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涂好香水后,冯可依拎起手提包,对李秋弘说道:「组长,张部长让我回分
公司一趟。」

  「走吧!大周末的,瞎折腾什么啊!可依,我真同情你,美妙的周末过不成
了,要对张维纯那张讨厌的嘴脸了。」

  李秋弘好像和张维纯矛盾很深啊……在李秋弘深表同情的语言下,冯可依一
边想,一边走出了办公室。

  拦了一辆出租车,冯可依坐在后排座位上,貌地告诉司机去州机场,便
掏出手机给张维纯挂电话。

  「老……老公,我是可依,现在已经坐上车了。」每次叫张维纯老公,冯可
依都感到一阵屈辱,需要鼓起很大勇气才能叫出口。

  「可依,把内衣全部脱掉。」

  冯可依用力抓手机,心中羞愤难当,沉默了一会儿,咬牙问道:「在…
…在车里吗?」

  「明知故问,快点!脱完后告诉我。」

  「是……」冯可依把身体向左挪了挪,为了不让司机看到她稍后羞耻的脱衣
行为,移到驾驶位的正后方,然后,把电话放在触手可及的座位上。

  司机是个老年人,戴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蛮老实的,这多多
少少令冯可依感到心安。冯可依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在后面观察了司机一会儿,
见他只是专心开车,不像其他出租车司机,一见乘客是个孤身美女,便厚脸皮
搭讪。于是,觉得不会被司机发现的冯可依猛一咬牙,鼓起勇气,把手反伸到背
后,放在从吊带衫露出来的三角胸罩搭扣带上。

  轻轻地拨下搭扣,失去束缚的两座E罩杯巨乳顿时在吊带衫里跳动起来,把
薄薄的三角胸罩撞向一边。一只手扯三角胸罩细细的肩带缓缓下拉,掠过裸露
在外的肩头,冯可依小心翼翼地褪下一侧的肩带,然后是另一侧。肩带全部褪下
来后,冯可依撩开衣摆,把手伸进吊带衫里,抓住三角胸罩的罩杯,慢慢地拉出
来,不发出任何声音地塞进手提包里面。

  这几下简单的动作用不了多大力气,令紧张比的冯可依出了一身汗,她
屏住呼吸,唯恐正前方的司机听到自己发出急促的喘息声,胸前两座圆球般的巨
乳在吊带衫里波澜壮阔地起伏。冯可依低头一看,只见深深的V字形领口上露
出两大团雪白耀眼的乳肌,轻薄的乔其纱面料被翘起的乳头顶,浮起两个小手
指指尖大小的凸点,如果细细打量过去,能隐隐约约看见乳头的形状和颜色。

  乳头翘起来了,好羞耻啊……冯可依连忙抬起头,不敢去看胸前,乱跳的心
儿激荡难平,羞惭地感到自己已经兴奋起来了。

  车租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等待十字交叉路口的信号灯变绿,冯可依见周围没
有并排的车辆,便把手伸进裙子里,拨开卡扣,将黑蕾丝吊袜带的吊带从长筒丝
袜上取下来,然后,慢慢地弯下腰,把肉色的丝袜褪到脚踝上,再脱掉高跟鞋,
依次抬起脚尖……

  长筒丝袜脱下来后,接是吊袜带,冯可依揪住腰上魅惑性感的吊袜带,转
了半圈,将搭扣转到前面,轻轻一拨,吊袜带便轻飘飘地脱离了身体,落在座位
上。随后,冯可依拈起腰际两侧的蝴蝶结系带,向下一拉,将系带式的丁字裤解
开,薄如纱娟的丁字裤也和吊袜带一,脱离了身体,轻飘飘地落在座位上。

  冯可依瞄了司机一眼,看他正忙动车子,便飞快地将裙内的吊袜带好丁
字裤取出来,和之前褪下的丝袜一起装进手提包里。

  「都脱……脱下来了。」冯可依拿起身边的手机,吁吁带喘地说道。

  「太慢了,干什么都慢吞吞的!」

  「对……对不起。」见张维纯等得不耐烦了,冯可依连忙道歉。

  「把裙子卷起来,两只腿最大限度分开,让你的小屄全露出来,然后自慰。

  不许敷衍我,一定要泄出来!等你泄了时,用手机给我拍段视频发过来,我
要检查。如果我没看到小屄发洪水的骚,哼……我就让你在机场接做!可依,
明白了吧!」张维纯淫笑说完,便把挂断了电话。

  在出租车里自慰,还要把我的……我的屄都露出来,这好……好下流啊…
…冯可依放下电话,在心里默念张维纯的要求,心跳猛然加快了,一张脸羞得
通红,一边忍不住发出刻意压低的呻吟,一边明知道张维纯听不到,还是羞答答
地答道:「是……老公。」

  出租出已经离开了市区,驶上高速公路,冯可依提起臀部,把压住的裙摆撩
起来。不知道是冷气开得太大,还是因为刚才在车里下流的脱衣行为,身体太过
燥热,浮出细汗的臀部刚一接触到皮革座席,冯可依便感到一阵冰,不由剧烈
地抖颤了一下身体。

  放下臀后的裙摆,冯可依把手移到前面,揪起落在腿上的裙角,慢慢地撩起
来、卷在腰上,露出赤裸的阴户。冯可依用力地向两侧分开腿,摆成V字形,在
从车窗透进来的阳光照射下,雅妈妈赠与的银环穿在阴蒂上,一圈圈细钻闪闪发
光,发出妖艳的光芒。

  冯可依观察司机,见没有什么异,便伸出左手,放在小腹上。手指一触
到被奢华的银环装点得分外娇艳的阴蒂,冯可依便像触电似的颤抖起来,感到身
体里腾出一股甘美得法形容的快感,不由羞耻地想道,我在做什么啊!竟然在
出租车里做出这的事,我现在这副子好下流啊!可是,这种感觉,怎么那么
刺激呢!真的好舒服啊……

  左手的食指画圈,轻柔地抚弄已经充血变红、肿胀起来的阴蒂,冯可依
又伸出右手,搭在阴户上,食指缓缓地滑入濡湿的肉缝里,一点一点沉进紧的
阴道。阴道里好热,冯可依感觉手指就像被一汪温暖的温泉浸泡,柔软的阴道
不住蠕动,像是吮吸一,把手指向深处吸去。

  我怎么一做下流的事,就会这么兴奋呢!受不了了,好舒服啊,我要忍不住
叫出来了……冯可依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出来,深入阴道里的手指只是
缓缓地律动,但爱液「咕噜咕噜」地流出来,好像泉涌似的,连被肛门塞塞
住的肛门都感到一阵暖流淌过,股间的真皮坐席已变得亮晶晶的,尽是顺大腿
流下来的爱液。

  窗外,一辆又一辆跑车疾驰而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冯可依看到开车的年
轻人似乎在向自己笑,不由一阵惊悚,下意识地佝偻身子,可耽于自慰中的手
指还在兴奋地动,根本停不下来。

  感到自己就要泄出来了,沉浸在刺激的暴露快感下的冯可依拿起手机,在极
度的昂扬兴奋下,将摄像头对准汁水淋漓的阴户,用力按了一下摄像键。

  啊啊……好舒服啊……我要飞了……握手机的右手怎么也保持不了稳定,
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揪起阴蒂,夹在指腹间又快又重地来回搓捻,出租车的后排座
上,双腿大大劈开的冯可依暴露阴户,在心中快活地呻吟,一双雾霭般朦胧
的眼眸飘忽闪烁,完全看不出一丝理性,有的只是狂的淫欲。

  好像意识到自己现在做的事是多么下流、多么令人不耻,冯可依的手慢慢停
了下来,脸上浮起羞惭的表情。迷茫的眼眸看看正前方专心开车的司机,再看看
窗外优美的风景,冯可依想起车内淫乱的光景,一种似要眩晕过去的羞耻窜上心
头,身子不受控制地抖颤。

  定定地瞧手上的手机,瞧自己湿得一塌糊涂的下身,淫靡的银环凌乱地
搭在一丝毛茬也看不到的粉嫩阴户上,染上了晶的爱液,闪出点点水光,看起
来是那么凄美绝艳。冯可依幽叹一声,眼眶里滚动颗颗圆滚的泪珠,左手又开
始动起来,用力地摩擦亟待抚慰的阴蒂。

  不久,身体就像瑟糖般抖起来,在自暴自弃和兴奋刺激的受虐快感下,冯可
依一口气登上了快乐的顶峰。紧紧咬嘴唇,冯可依苦苦忍耐想要高声呻吟的
动,等待浪潮般击打在她身上的快感狂澜落下去,可是,急促的喘息声怎么也
压不下去,还是落在了正前方司机的耳里。

  「女士,不舒服吗?是不是晕车了?」

  冯可依见司机好像要回过头来,急忙合上腿,把裙子撩回去,一边整理凌乱
的衣服,一边叫道:「没……没有,我没事。」

  【未完待续】

[ 本贴最后由 13542322969 于 2017-11-07 01:1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