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五章 办公室玩物(十一)

——水手服套裙—— 七月二十二日 星期五

  手机突然响起来了,不用说肯定是张维纯的电话,浑身酥软、力地靠在靠
背上的冯可依慵懒地举起手,按下接听键,把握在手里的电话放在耳边。

  「泄了吗?」

  「泄……泄了。」恢复平静的巨乳又开始波浪般起伏起来,敏感的乳头摩擦
乔其纱,刚刚到过一次高潮、还很火热的身体里重又生出一股曼妙的快感,被
张维纯的下流话搞得心儿荡漾起来的冯可依吁吁娇喘地说。

  「真是个淫乱的女人啊!论什么环境,一转眼的功夫都能泄出来,可依,
你这么淫,不觉得羞耻吗」

  「对……对不起,我……我感到好……好羞耻。」冯可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
要向张维纯道歉,好像他真的是自己的老公似的,一时间,不由呆住了,朦胧的
眼眸里闪疑惑,心想,他不是我老公,我是被逼才这么叫的,我的老公是寇盾,
只有寇盾才是我真正的老公……

  「司机发现了吗?」

  冯可依连忙打断思绪,答道:「没有。」

  「看来这个司机是个呆头鹅,竟然没有发现,嘿嘿……真遗憾啊!要是发现
就好了,一边被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一边自慰,你肯定会更起劲的。」

  我才不会呢……冯可依按照张维纯形容的光景想象,就像被燎了一,
身体顿时火热起来,不禁感到自己心中的否定是多么可笑。

  「泄身时的骚都录进去了吗?」

  「录……录进去了,不过,可能……」冯可依想起泄身的刹那儿,握手机
的手好像抖得很厉害,摄像头不知对准哪儿了,又有些不确定了。

  「不过,可能?可依,看来我要小小地惩罚一下你了,现在,让司机听到那
,大声地说舒服!」

  锁紧的眉头充斥不愿,冯可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难为情地张开嘴,声音
不大不小,颤声说道:「舒……舒服。」

  「太小声了,谁能听见?再说一遍,大点声!」

  「是……」冯可依紧张地吞咽了几下唾液,然后,仿佛豁出去了似的大声说
道:「舒服。」

  司机的头动了动,好像被惊动了,冯可依看老年司机竖起耳朵倾听的子,
不由一阵羞耻,顿感脸上火辣比。

  「嘿嘿……载你的司机真是倒霉啊!平白故地被惊扰了,可依,你是不是
应该表达一下歉意呢!这,做为来自母狗的致歉物,你就把之前脱下来的内
衣当做落下,放在座位上、送给他吧!」

  「不要啊……老……老公,饶了我吧。」冯可依一听,顿时慌了,连忙哀声
求道。

  「不要!嘿嘿……既然这么不情愿,那么你就把刚才拍的视频给他看,向他
道歉,诚恳地承认错误,不应该在他的车里,做那么下流的事。」

  「呀啊……我做不出来……老公,求求你了……」一番苦求效后,冯可依
只好哀羞地答道:「好……好吧!我把内……内衣放在那儿。」

  冯可依从手提包里取出方才脱掉的长筒丝袜、吊袜带、丁字裤、三角胸罩,
整整齐齐地好,放在身边的座位上。这时,车租车终于驶进了州机场第三航
班楼,缓缓地停了下来。

  递给司机车费后,羞耻至极的冯可依连找钱也没要,像逃一般从出租车里跳
出来,向航班楼快步疾走。一边走,冯可依一边听到身后传来司机的呼喊声,「
女士,你有东西落在车里了……」,不由一阵惊慌失措,拖酥软力的双腿,
跌跌撞撞地跑起来,感到阴道开始不规则地抽搐,大腿内侧湿淋淋的,好像到达
了一次小高潮。

  奔进航班楼,冯可依这才惊魂初定,看了眼手表,已经五点钟了。呼哧带喘
地来到南北航空接待台,冯可依看到张维纯在不远处向她招手,迟疑了一下,便
走了过去。

  「怎么这么慢,给你这个,马上去办登记手续!」张维纯等得不耐烦了,训
斥了冯可依一声,递过来一张卡片。

  「对……对不起。」冯可依脸一红,连忙致歉,接过来一看,是一张今晚六
点由州飞往东都的一等舱机票。

  领过登机牌后,冯可依重新回到张维纯身边,只见张维纯指指脚旁的旅行拎
包,说道:「这里面装的是你的衣服,母狗的旅行应该有般配的衣服不是吗!你
去洗手间换衣服,然后把换下的衣服都扔到垃圾桶里。」

  「是……」冯可依应一声,便提旅行包向洗手间走去。一边走,她一边想,
里面装的会是什么衣服呢!不会是那些很暴露的下流的衣服吧……

  州机场的洗手间非常多,虽然客流量很大,但平均下来,每个洗手间没有
多少人。冯可依走进空荡荡的洗手间,进到最里面的封闭小室,把门反锁上,然
后,打开旅行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打印好的A四纸。

  致淫乱的可依:

  换上旅行包里你喜欢的衣服,想必看见了吧!旅行包里还有两个用来满足你
的玩具,分别插进小屄和肛门里。肛门用的玩具比你现在用的更粗更长,把它替
换过来。怎么?现在什么心情呢!一听要做这些下流的事,心里是不是欢喜雀
跃、兴奋不已呢!如果你肯心甘情愿地服从我的命令,对你这个变态的暴露狂来
说,这次刺激的东都之行会让你爽不停的。明白了吧!暴露狂可依。

  和之前料想的一,旅行包里装的尽是令她既羞耻又兴奋的物品,冯可依放
下A四纸,低头望去。旅行包的最上面放一个还未开封的包装盒,透过盒子上
的透明塑料,冯可依看见里面卧一大一小两根黑色的电动假阳具。

  好粗啊!……冯可依倒吸了一口气惊叹道,哪怕是小的假阳具也很粗,足
有现在肛门里的肛门塞的一倍。

  装有假阳具的盒子下面便是一些鞋帽衣物了,没有内衬的透明红纱连衣裙,
纯白的半袖水手服衬衣,与水手服一套的深蓝色的百褶短裙,同颜色的高筒袜。

  衣服下面还有两个鞋盒,小的鞋盒里面装一双黑色的平底皮鞋,大的里面
则是红色亮皮的过膝长靴。

  怎么没有内衣呢!这条连衣裙是透明的啊!里面没有内衣遮掩,根本穿不出
去啊!那么,我只能穿这套不透明的水手服套裙了……没有选择余地的冯可依拎
起水手服套裙,发现百褶短裙短的惊人,竟然是超迷你的,大约三十厘米长短,
不由呆住了。因为工作的关系,需要经常出没州机场,难免机场里会有认识自
己的人,冯可依法想象穿超短的水手服套裙的自己被人认出来时的窘态。

  穿连衣裙?不行,太透了,跟没穿一,水手服?太短了,而且是小女孩穿
的,我要是穿成那,被熟人看到很羞耻的,我该怎么办啊……冯可依蹲在洗手
间的封闭小室里,愁眉苦脸地想穿什么衣服好,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离登
机时间只有十五分钟了。

  快来不及了,不能再犹豫了……随张维纯温水煮青蛙般的调教,冯可依陷
得越来越深,抵抗本能越来越弱,感到只能听从张维纯的摆布了,深知违逆他的
后果是自己万万不能承受的。

  猛一咬牙,脸上升起然的表情,冯可依豁出去了,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儿,
一具美得令人法直视的胴体赤裸地暴露在洗手间的封闭小室中。

  「好热啊……」不知是在不透气的洗手间小室里待的时间太长,还是身体已
经起了淫荡的反应,冯可依忽然感到很热,一阵口干舌燥,好想喝杯冰的水。

  半袖的纯白水手服是在前面系扣的,领口开得很低的海军领蓝白条纹相间,
下面配一条暗红色的领巾,看起来性感诱惑,很像日本女学生的校服。水手服
明显是小了一号,紧紧贴在赤裸的身体上,在低胸的海军领间,大半个乳房露在
外面,晃出深邃的乳沟和白花花的乳肌,而且,不仅百褶裙是超短的,上面的衬
衣也很短,连肚脐都遮不住。

  好短啊!太暴露了,屁股都要露出来了……穿好水手服套裙的冯可依羞耻地
向下用力拽百褶裙,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道,没事的,只要我不弯腰,就不会
走光的……

  微微撅起臀部,冯可依开始穿高筒袜,超短的裙摆几乎滑到了腰间,一座雪
白浑圆的臀部全部露了出来,紧紧贴在肛门上的黑色肛门塞底座在黑白相映下,
格外醒目。

  穿上平底皮鞋后,冯可依打开包装盒,取出电动假阳具。大的假阳具似乎与
之前第二次方案审批会时插在阴户里的那根一模一,只是没有圆形的底座,冯
可依坐在坐便器上,将假阳具的龟头抵在阴道口上,慢慢地向深处挤入。

  「啊啊……啊啊……」虽然假阳具很粗,但阴道里早已蓄满了爱液,进入得
不是那么困难,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呻吟,假阳具的前端龟头摩擦紧的阴道,
不算费力地陷没进去。

  巨大的假阳具分量不轻,冯可依心掉出来,为了保险起见,想了想,还是
把假阳具全部推了进去,顶在子宫口上。其实冯可依过虑了,不住蠕动的阴道紧
紧吸住了假阳具,根本掉不出来。几乎都要被撑裂了的阴道口弹性极佳地恢复了
原状,又变成一个紧缩在一起的小洞,冯可依低头望去,要不是阴道被塞得满满
的,传出一阵充实的鼓胀感,根本就看不出来里面吞进了那么大的一根假阳具。

  冯可依把身子转过来,臀部高抬,一只手杵在坐便器的水箱上支撑身体,
另一只手绕到臀后,掐住今早插进去的肛门塞底座,慢慢地向外拔去。就在流线
型的肛门塞脱离肛门的瞬间,肛门里发出「噗」的一声,听那卑猥的声音,在
深感羞耻的同时,心中猛地一颤,冯可依突然感到一阵激昂的兴奋感向她袭来,
阴道里随之一热,大量的爱液涌地溢了出来。

  爱液滴滴答答地落下来,在大腿上留下一道蜿蜒的水痕,高高撅起的臀部上,
原本致密的菊花瓣全部缩进肛门里面,露出一个红艳幽深的圆洞。因为戴了一天
肛门塞,弹性赶不上阴道的括约肌还没有回复原位,肛门还保持被扩充的状态,
冯可依在阴户上掬出一汪爱液,涂在比刚拔掉的肛门塞要粗得多的假阳具上,然
后,不心地把比肛门大了一圈的龟头顶在肛门上,慢慢地往里面推进。

  好辛苦啊……假阳具的龟头进到一半便进不去了,冯可依只好加大力气,幅
度很小地在肛门口来回律动,试探性地往里面挤。

  「啊啊……啊啊……」随龟头一点一点地深入,在胀痛感袭来的同时,冯
可依兴奋地发出一阵愉悦的呻吟声。

  为什么会这么兴奋呢?心都要跳出来了,那里是肛门,不洁的排泄器官啊!

  可是,感觉好烈,好想自慰啊……最粗的龟头进去了,剩下的部分就容易
多了,冯可依一边羞耻地想,一边把假阳具推到底,只在外面留下一圈薄薄的
塑胶底座。

  扩音器里开始放送准备登机的播,冯可依心中一惊,连忙把脱下的衣服和
高跟鞋装进旅行包里,准备出发。

  我这副子,怎么出去见人啊……冯可依低下头,瞧海军领领口间半露的
乳房、被没带胸罩的E罩杯巨乳顶得高高隆起的水手服、清晰可见的两颗小手指
指头大小的凸点、露在外面的肚脐和腰肢,两截齐根部的雪白大腿……不由羞耻
地娇喘起来,被性感的水手服套裙紧紧裹住的火爆身体一个劲地颤抖。

  播里又开始催了,再不出去就真的来不及了,冯可依想象得到要是自己没
赶上飞机,张维纯肯定会暴跳如雷,非得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给寇盾不可。就像
上刑场似的,冯可依深吸了一口气,猛的把洗手间小室的门打开。

  冯可依低下头、佝偻身体走,与几个迎面而来的女人擦肩而过。察觉到
她们向自己投过来的奇怪的目光,冯可依感到脸好烫,好想飞奔出去,离开这个
令她羞耻得都要昏厥过去的地方,可洗手间外面的人更多,哪里有躲避的地方。

  在经过洗面台的时候,冯可依想看看自己穿上水手套裙后到底是什么子,
便鼓起勇气停了下来,装作洗手,向镜子里望去。

  呀啊……我这副打扮好下流啊……只见镜子里的自己,脸是二十七八岁的女
人成熟美丽的脸,而且满脸潮红,眉宇间、眼眸里充斥浓浓的春情,一副发骚
的子,可身上穿小女孩才会穿的好像日本女高中生校服一般的水手服套裙,
套裙还不是常规的那种,更像是情趣装,低胸、露脐、超短,令人很轻松地就能
判别出里面没穿任何内衣。

  想到自己就要以这么下流的装扮出现在人头滚滚的机场里,面对卫道者们
的指指点点和各种奇怪的目光,冯可依羞耻得直摇头,可心儿在急骤地跳动,
简直兴奋得不能自已,身体就像通电似的,不住颤抖,感到一种比烈的暴
露快感,阴道里忽然开始抽搐起来,大量的爱液泉涌般宣泄出去,大腿内侧升起
一阵向下流淌的暖意。

  冯可依不敢再看下去了,猛的扭过身子,疾步向出口走去。也许是走得太急
了,阴道和肛门里的电动假阳具不住摩擦敏感的肉洞,心中陡然升起要泄身的
感觉,冯可依连忙把脚步慢下来,一边发出压低了的娇喘,一边蹒蹒跚跚、羞惭
不安地走。

  洗手间的出入口附近放一个垃圾桶,冯可依打开旅行包,趁人不注意,一
把把方才换下来的衣服和高跟鞋扔进去,然后,垂下潮红如血的脸,尽量迈大步
伐,揣一颗激昂荡漾的心,跌跌撞撞地向登机牌上标注的五号登机口走去。

【未完待续】

[ 本贴最后由 13542322969 于 2017-11-14 01:52 编辑 ]